第18章 只有你才能生这个孩子救阕儿!
A+ A-

第18章只有你才能生这个孩子救阕儿!

一看小奶包这样,戚景微的心就像是刀割一样。

  一边跟着小奶包哭,一边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然后就蹲在小奶包的病床前,一个劲儿的安抚他:“阕儿乖,不痛了啊。一会儿萧叔叔就来了,他们会给你止痛的。”

  这么小的孩子,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就这样看着他,戚景微觉得比痛在自己身上都还难受。

“好,阙儿乖乖的。妈咪不要走,不要趁阙儿睡着了就走了。只要妈咪在,阙儿会努力不死的。”不管有多痛,小奶包都紧紧抓着戚景微的手。

说出这样令人心碎的话!

  看他这副模样,戚景微的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珠子,一个劲儿的砸落下来。

  因为太难受,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不大会儿的样子,蜂拥而来的医生和护士,就取代了戚景微的位置。

  把戚景微请出了病房,开始对阙儿施救。

  在病房外看着这一切,戚景微急得团团转的时候。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夜御深,眉头紧锁,就站在了她的身旁。

声音沉沉的,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现在知道心痛了吗?你是不是还要装作不记得我们?”

不管顾梦白如何给她催眠,但是他和阕儿是她的亲人,而这个女人总是拒他于千里之外。

  每天看着阙儿那么痛苦,她这个做妈咪的怎么忍心?

  “夜御深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你吵架,你要是算是一个好爹地的话。你就应该想办法救他,而不是在这里来找我的茬!”

  眼下的戚景微心痛的要死,面对夜御深也不太客气。

  就那么红着眼睛瞪着他,满脸泪痕。

  “是,你说的对。我确实不是个好爹地,不然我怎么会犹豫?”说完了这话,脸色阴沉的夜御深,直接就拉住了戚景微的手。

  然后想都没想,直接就拖着戚景微离开了医院。

  “你想要干什么?你放开我!”夜御深力气太大,抓着她的手就像是坚硬的镣铐。

他把她从医院拉出来的过程中。不管戚景微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他的桎梏。

  而夜御深却脸色阴沉的,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直接将她拖到了停车场。

  然后拉开了车门,把她推进了车内。

  “啊!”夜御深突然的举动,让摔在后座上的戚景微,忍不住就惊声尖叫。

然后反应过来又大吼:“夜先生,你又想做什么?”

  “你说我要做什么?明知故问!”

  说话的同时,夜御深就压下来。

  一把扯开了她身上穿着的粉色女士西装外套,露出她皮肤柔滑白皙的香肩。

  “夜御深,你……!”他突然的举动,把戚景微吓得大惊失色。

  一边扯回自己的衣裳,努力的将自己的身子卷缩在后座的一角。

  一边满面惊恐的看着他:“你这个疯子,你不要过来,这里是停车场!”

  她是舍不得小奶包,所以这些天才会答应在医院陪着他。

  但这并不代表她默认了,要接受夜御深这个大恶魔去和他生子!

  所以戚景微惊慌失措的同时,就随手在车厢里抓了能抓到的东西,对着他就扔过去:“给我走开,你给我走开!”

  “戚景微!”她这个样子,近乎让夜御深抓狂。

  闪烁在她眼中的恐惧和惊慌,就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扎进他的心窝子,让他痛得难以言喻。

  可他还是只身上前,两只大手紧紧的捉住她的手腕

  咬牙说:“我们现在就生个孩子,阙儿已经等不及了。你不是喜欢他吗?你难道忍心看着他痛吗?”

  阙儿病得那样严重,戚景微这个女人却依旧不愿意认他。

所以这些天他对这个女人的怨恨,就越发的深沉了。

可是那天顾梦白找到他,告诉他当初微微生下的孩子死后,这女人经受不住痛苦,顾梦白就给她催眠了。

所以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他,也不可能记得阙儿!

  “你疯了!你要救阙儿的话,你应该去找他的妈咪生,为什么要来找我?”戚景微看着眼前的夜御深,觉得他就是像个魔鬼似的,双眼通红又嗜血。

  戚景微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开始逆流。

  躲在后座里颤抖着身子,带着委屈的愤怒:“夜御深,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我是觉得阕儿可怜,才留下来陪他的,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好不好?”

  她真的怕他,直觉告诉她,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她会比以前更加痛苦万倍!

“不纠缠你?做梦!”她这么楚楚可怜的哀求,夜御深的心更加的痛了。

但是他不可能放弃,这三年他找她很辛苦,也很后悔他当初做的一些事。

他直接上前,霸道的将她压在身下。

黑眸泛出无边的痛,伴随着逐渐失控的理智。

  无视她眼中的泪光,几乎是一字一句从嘴里说出:“除了你,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我硬起来!所以戚景微你别逃了,只有你可以生这个孩子!”

说完了这话,夜御深就埋下头来,直接堵住了戚景微的唇。

他凶猛的吻,如狂风暴雨一样袭击着她的感官。

  大手不客气的在她身上四处Y走,然后用力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唔……”那熟悉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涌入她的鼻息。

  霸道又令人迷醉的吻,几乎让戚景微都忘记了拒绝。

  被动又无力的承受着他的索取,大脑当中一片空白。

“微微……”她的味道令他着迷,犹如三年前那样一碰就无法收拾。

他想要的更多,更想无时不刻疼爱这个女人一百次!

就在两人都快要无法呼吸之时,夜御深终于放开了她。

  温柔的在她耳边呢喃着,大手抚上她的SH腿,手伸向她身上仅剩的一条N裤!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18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