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决斗
A+ A-

虚无归见孟慷转身,脸上顿时泛起了一阵不正常的红晕,笑得好生灿烂。

他费了这么多口舌,就是要逼得孟慷和自己动手,只要打死打残了这个少年医生,再把虚步行身患隐疾的消息传播出去,自己就剪除了府中最大的竞争对手。

一个十岁的小小孩童,竟然能在片刻功夫想清楚这么多的弯弯道道,实在是有些诡异,不过一联想到他的将门出身,还有他身后的那位乌师爷,也就顺理成章了。

“好啊!那我们开始吧!在场的诸位做个见证,我与孟慷做生死斗,拳脚无眼,伤残勿论! ”

话说间,虚无归扭动肥腰,胸前的大金锁一晃一晃的,走到了两人中间。

虽然只是破甲境界,可是这个虚无归的架势却四平八稳,颇有将门之风,而且最要命的是,他居然还从后腰摸出了一把短剑捏在掌中,寒光闪闪。

有刀剑在手的破甲境武者和空手对敌的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所谓破甲境武者,要求的标准是身与意合,力与气合,气力合一,凝神屏息之下,将全身气劲灌注刀身,以全力施为,一刀斩落,可以斩开一具军中制式铠械,所以被称为破甲境。

因为有了这等力气,才有了和人动手的基础与资格,不然的话破不了防,根本就是挠痒痒。

拥有了破甲之力,代表有习武的资质与天赋,而锻骨境界,则是进一步锻炼筋骨皮肉,为了向蕴神境界展开冲击。

而武者一旦修炼到了蕴神境界,则随手一击都能打出双倍破甲的效果,那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强大。

虚无归虽然才十岁,却已经拥有了破甲境界的修为,可算得上是优才中的优才,虽然无法和慕容冰雪这样的天才比较,但已经是少有的人才了。

当一名破甲武者手持利刃的时候,等于是动了杀心,危险性相当高。

孟慷的个子虽然比虚无归高了一个头有余,可是任谁都替他捏了一把汗。因为全城的人都知道,孟慷未能破甲,就是这么简单。

“你未能破甲,凭什么跟我打?要不要我站着不动,让你打几下?”虚无归脸上的肥肉抖动,嬉皮笑脸道。

孟慷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紧守门户,一动不动,他知道这个胖子虽然年纪小,眼中却全都是诡诈之道,绝不能大意。

“你不动手,那我来了哦!”虚无归挥舞着短剑,迎头刺了过去。

剑光闪动,直逼孟慷的胸口。

没想到这名稚童竟然如此心狠心辣,四周的百姓们纷纷惊呼了起来,有些胆小的甚至闭上了眼睛。

孟慷闪电般的脚下向左疾移半步,选择了侧身闪避。

他并没有后退,因为这一退就失了气势,对方又有利刃在手,退让不得。

虚无归一剑刺空,哈哈大笑,右手握紧了拳头,凌空一拳轰出。

这一拳的劲道凝而不散,破拳而出,拳劲流动在半空中,居然发出了一丝尖锐的呼啸声。

砰!孟慷的左胸中了一道拳劲,身体晃了一晃,痛得他差点闷哼出声。

这是虚家的碎云拳劲,同时也是大戟朝少有的一种偏门武技,能够无视境界差距,将任何境界的武者体力爆发出来,形成破空拳劲。

好在虚无归的境界只在破甲,刚才这一道拳劲虽然能够隔空伤人,但力量却只是和普通人一拳相差不了多少。

这一拳挥出之后,青州七虎的老大,虚步行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很难看了。

这碎云拳劲是虚家的高级武学,连自己这个长子都还没学,就已经在三弟手中出现了!

这个消息背后代表的意义非比寻常,难道三弟已经得了父亲的真传?这怎么可能!

就在虚步行脑中一片恍惚的时候,孟慷与虚无归已经动起手来了。

这是青州百姓第一次看到孟慷少爷和人打架,原来这位全城闻名的废柴少爷,其实身手也没有那么差啦。

孟慷吃亏在境界未能破甲,力量不足,速度一般,但是他所学的招式繁多,反应奇快,见招拆招,虽然连连中拳,却也不曾被击倒。

虚无归不断以剑锋逼迫对方,却是打的以拳劲击倒对方的主意。

因为虽然是公平决斗,可是手持利器当街杀人总是麻烦,像他这样的聪明人,当然不会落人口实,他要以暗劲伤人于无形之中,这才符合他的心性。

虚无归连着抢攻了几次,都被对方用极巧妙的方式卸力,甚至是借力打力,化解于无形,一时间有些烦躁了起来。

“弃剑!无须与他斗招,直接以力压人!三招之内拿下!”那位蕴神境界的大高手乌师爷看出弟子有些急躁,直接出言提点道。

他的眼力何等的高明,场内的两个少年打架,在他眼中估计连嬉耍都算不上,这一开口,立刻令虚无归士气大振,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

而四周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们则愤愤不平的大骂起来,本来境界就高,还有高手指点,这算哪门子的公平对决?太不要脸了!

说时迟,那时快,虚无归抛下短剑,双拳出击,一口气使出家传的碎云拳,一共轰出了六道拳劲,前后左右兵分右路,将孟慷笼罩其中。

眼看着孟慷避无可避,只能硬扛,虚无归抢身上前,拉动拳势,当胸一拳捣向孟慷的胸口。

这一拳去势甚急,如满弓射日,力道大得异乎寻常!

孟慷不避不让,沉着冷静,奋力一拳对轰了过去。

这一拳以攻对攻,在招式上是明显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孟慷的身材比虚无归要高大,还占了点臂长的便宜。

可问题是孟慷境界并没有破甲,他的拳头轰在对方身上有意义么?

虚无归狞笑着,挺起胸膛,就算挨上对方一拳又有什么关系,自己只要一拳轰中这家伙的胸口,拳劲内蕴不发,震伤他的心脉,最多七日,他就会呕血而亡!

果然是一寸长,一寸强!

砰!孟慷的拳头抢先一步击中了虚无归的肩膀。

而虚无归饱含阴劲的小拳头,也已经递到了孟慷的胸口。

“咦?“虚无归突然觉得肩膀一凉,就像是被虫子叮了一口,接着手臂竟然失去了知觉般,突然麻木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他慌了神,体内的真气涣散,拳劲立刻就泄了。

孟慷猛一蹲身,接着一个秋风扫落叶,顺势一腿将虚无归勾倒在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这一下变化实在是太突然了,就连那位乌师爷也没有提防,惊得他一下子飞掠到了两人中间,一把将地上的虚无归提了起来。

“我赢了!”孟慷毫不犹豫的宣布了决斗的结果。

对方有高手压阵,话不说得快一些,可是会要命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