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诬陷
A+ A-

慕容冰雪满脸讶然,正要开口说话,却被慕容雄关一把拽住衣袖,将她强压了下来。

“徐庞!你想干什么?”孟慷义愤填膺,怒极喝道。

虽然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孟慷仍然捏紧了拳头!

“我想干什么?哈哈!我也想知道我想干什么!你等一等,让我想个理由先!”徐庞歪了歪脑袋,笑声中杀机四伏。

“孟园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孟慷双目通红,大声吼道。

他这一声吼,声音之大,震惊四座。

青州的乡绅父老们第一次发现,原来老孟的儿子是有火气的,这个著名的废柴少年平时从不与人争执,今天为了老父居然敢跟探花郎叫板了!

就冲他这一声滚!就知道他是个不畏强权的孝义好儿郎!

徐庞的脸色阴郁了下来,冷笑道:“你不过是个经脉不通的废柴,居然敢叫我滚?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说罢,徐庞的眼中闪过一丝厉狠之色,将蕴神境界的气势爆发出来,化为汹涌杀意,如浪奔,如潮涌,狠狠扑向了孟慷。

蕴神境界,已经初步将精神融入了武道,犹如脱胎换骨,再世为人,攻击方式也与普通武者截然不同,是真正的可以一眼杀人的大人物。

这股杀意有若实质,如同巨浪拍岸,以最猛烈的方式,一波接一波的向孟慷拍击了过来。

坐在对面的慕容冰雪只是稍稍放出气息感知了一下,立刻变得俏脸煞白,心神受到的冲击不小。

“给我跪下!”徐庞断喝一声,这喝声中蕴含了极强的精神冲击,这是蕴神境界的攻击方式之一,通过声打和目击之术,将精神冲击波蕴含其中,压制比自己境界低的对手。

孟慷被这一声喝,迫得口鼻同时流出鲜血来,他连破甲境界都没有达到,更别说经受蕴神境界的强大精神冲击了。

众人眼看着孟慷的身子摇摇欲坠,可偏偏就是没有倒下,更没有跪下。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我身自有浩然正气,只跪天地,不跪小人!”

孟慷昂着头,念念有词,虽口鼻流血,却夷然不惧,这少年的硬气与骨气,让在场所有人都心惊不已,且心存敬意。

青州的乡绅们被孟慷身上爆发出的浩然正气所染,纷纷为这对父子鸣不平。

“他们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探花郎实在欺人太甚了!他当年在青州也不过如此,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就是,就是!人家好酒好菜的招呼他,金银财宝双手奉上,他不帮忙也就算了,为何要羞辱人家!”

一时间,青州的乡绅们群情激昂,纷纷七嘴八舌的乱嚷了起来,更多人则将目光投向了城主慕容雄关,此间以城主的身份最大,他不能不说话的!

慕容雄关感受到了乡绅们的愤慨,终于也决定表态了。

只见慕容雄关端起酒杯,轻轻晃一晃杯,杯中酒液腾空而起,唰的一下子在半空中铺成了一道极薄的晶莹冰墙,将徐庞压向孟慷的杀意隔断在冰墙之外。

神通秘境高手,已经达到了力量可在虚实之间转换的境界,化气为冰,隔开徐庞的精神冲击只是举手之劳。

“探花郎,孟氏在青州城向来是积善之家,你前程远大,又何苦为难他们,事情闹大了,恐有损声望吧!”

虽然武学境界高于徐庞,但是很明显慕容雄关并不愿得罪对方,大朝试前三甲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徐庞是上清明月宫的真传弟子,身份实在太显赫,无论是谁都要掂量掂量。

所以慕容雄关用的是商量的语气,他估摸着,徐庞多半是和孟家有旧怨,所以才以有损声望来点醒他一句。

可徐庞却毫不领情的回瞪了慕容雄关一眼,恶声道:“慕容城主,孟家父子通敌叛国,莫非你想包庇他们?””什么?“慕容雄关惊悚道。

不只是他,整个孟园里的宾客全都惊呆了!一片茫然!

通敌叛国,这个罪名可是要抄家灭族的啊!孟氏父子?怎么可能!

徐庞阴阴笑道:”证据就在箱子里!刚才大家都看到了,他们父子想用金银财宝来贿赂本人,被我断然拒绝!还有,那口箱子里有一件魔兵,那是魔族战器,他区区一个商人,怎么可能拥有这种东西!分明就是私通魔族的奸细!“

徐庞这番罪名一扣落下来,整个孟园里顿时一片哗然。

魔族战刃虽然稀少,但一直都是人族权贵的珍贵藏品,现在居然被探花郎说成是通敌叛国的证据,这实在实在有些指鹿为马,分明是胡说八道。

“放屁!那把战刃是我爹用三千两黄金从草原部族买来的!我们孟家跟你到底有什么仇怨?你要陷害我们!” 孟慷气愤道。

徐庞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格外肆意,格外疯狂。

“我就是要陷害你们!那又怎么样?有人要管么?我是堂堂的大朝试前三甲,是天下第一大宗门的真传弟子!你们是什么?区区一个富得流油的贪财商人,一个经脉尽废的废柴少爷,谁敢指证我陷害你们,谁?有人吗?站出来!”

徐庞说每一句的时候,都冷笑的盯着慕容雄关,气焰嚣张到了极点。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慕容雄关不插手这件事,剩下的那些乡绅之流不过是土鸡瓦狗,谁又敢多事?

众目睽睽之下,慕容雄关身为一城之主,面子实在有些拉不下来。

他冷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却被徐庞抢在了前头。

“慕容城主,你是贞越十六年的大朝试三甲吧?你可记得入宫的那夜?”

徐庞这一句话,说得慕容雄关浑身一震,如遭雷击,脸色大变。

慕容雄关当然记得,每届大朝试三甲在放榜的第一夜,必须入宫谛听圣后教诲,而圣后除了教诲之外,还会给三甲每人颁发一个秘密任务,只有完成了任务的考生,才会受到朝廷进一步的重用。

“所以,城主大人一定会支持我的,是吧?”徐庞露出邪性的一笑,淡淡道。

慕容雄关左右为难,只得长叹一声,拉起女儿的小手,恨恨道:“走!我们走!”

说罢,慕容雄关拉着女儿,一路扬长而去,迅速离开了孟府。

他这一走,孟府中立刻乱作了一团。

宾客们纷纷离席,连城主大人都不敢趟这池混水了,大家还留在这里找不痛快啊!

“等一等!”

“我让你们走了吗?青州城的父老乡亲们,戏还没唱完呢!你们现在离开就是心虚,就是和叛党同罪!”徐庞仰天大笑道,疯狂之状一览无余。

“现在我宣布,孟氏父子私通魔族,就地正法!所有家产一律充公,你们有意见吗?”徐庞笑眯眯的说道,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玩得很开心。

“我有意见!”谁都没想到,酒席左侧的角落里,居然有人高声嚷道。

人群仿佛恐惧感染一样,唰的一下子分开了,露出了里面说话的那人。

说话的这个人穿着一身黑布衣服,衣着简陋,貌不惊人,却站起身侃侃而谈道:“徐庞,你私自定罪,不经公堂,既无原告,也无被告,居然还敢判人死罪,天下间绝没有这样的道理!”

徐庞眯起眼睛,淡淡道:“你是何人?”

那黑衣人朗声道:“俺是孟府的门客,人送外号孟门三客,姓胡名三,你想怎地!”

徐庞皱了皱眉,道:“哦!原来是孟府里那群吃白食的,我知道你们,你想替孟家出头?”

胡三大声嚷道:“世间自有公道,你想只手遮天,那是办不到的!我胡三才不怕你!”

“哦,那你可以去死了!”徐庞狞笑着,对着胡三遥遥一掌拍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