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热血
A+ A-

徐庞的掌力行到中途,化为一支寒冰利箭破空而去,并且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尖啸声。

胡三不慌不忙,拧腰,摆臂,挥拳,砰的一拳,正面硬撼探花郎的寒冰拳劲。

蓬!两股劲力相交,胡三的身子晃了一晃,面色一红,却真的挡住了那道隔空拳劲。

“也不过如此嘛!探花郎的拳头,嘿嘿!若是我胡三去参加大朝试,说不定也能混个榜眼当当!”

胡三这几句俏皮话,顿时引得身后笑声一片。

坐在他身后的,就是孟家那群吃白食的,号称四十一门客的落魄武师们。

这群所谓的门客们老的老,丑的丑,论台型,论风度,所有人绑在一起也不如人家探花郎半张脸值钱。

可是不知为什么,当听到这些人爽朗的笑声时,在场的宾客们心中俱是一松,有一股很热血,很暖的感觉涌了出来!

这世上还是有人血仍未冷,还是有人肯仗义出头的!

“很好,你们这些吃白食的,居然跳出来反对我!还有谁不服?都一并站出来吧!”徐庞脸色发青,阴沉着脸说道。

“还有我!”

“还有我!”又有两人同时大嚷道,一齐站到了胡三身旁。

他们是孙丁和长河真人,一个曾经是街头卖假药的,一个曾经是画符驱鬼,招摇撞骗的穷道士,他们和胡三一起自称为孟门三客,平时和孟慷最是要好。

“徐庞,怎么说当年你也吃过孟府的饭,领过孟家的银子,你这种小人得志,恩将仇报,连猪狗都不如!你真好意思吗?”

长河真人缓缓从后背拔出他那柄从未出鞘过的桃木剑,平时那双昏花老眼竟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明亮。

“不错!你说我们这群人是吃白食的,你却连吃白食的都不如!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你虽是什么探花郎,我们孟门三客却也不怕你!”孙丁一改平时的猥琐,虽然眼小如豆,身上却多了一股凛然正气。

三人的气质大变,就像城里卖肉的小贩忽然摇身一变,成了微服私访的钦差,一时间,就连孟慷也瞧得呆了。

这孟门三客虽然平时没个正形,如今一朝爆发,看起来却都有接近蕴神的境界,难怪敢和探花郎叫板。

徐庞眉头紧皱,招了招手,仿佛自言自语道:“什么来路?”

一直站在徐庞身后没有动静的那位女剑侍突然开口道:“刚才挡你一拳的那人,用的是大力疯虎拳,他的火候未够,境界差了些,应该是燕赵白虎门的人,像那种不入流的小门派,回头禀报宗门一声,灭了就是!”

“还有那个瘦皮猴,站姿不丁不八,双肩下垂,手臂松而不垮,将一身劲力藏于肾经关元,使的是下九流盗门的手上功夫,此人身上多半背了案底,拿下他应该能换些赏银!”

“这个老道士倒还有几分看头,他已蕴神,可惜受过重伤,气舍、俞府两处经脉不通,神识不强,不难对付!”

这名来自上清明月宫的女剑侍侃侃而谈,口气虽然平淡,却极为自信,一番话下来,说得胡三冷汗直流,孙丁吡牙咧嘴,长河真人更是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原来还是三个废柴!给我杀了他们!”徐庞面露狞色,一挥手道。

说时迟,那时快,站在徐庞身后的那名女剑侍展臂、拔剑,出剑,动作一气呵成,一道雪亮的剑光如同惊虹疾电,瞬间就照亮了整个庭院。

女剑侍站在原地,身形未动,可是这一剑的剑势却已经一分为三,化为三道电光剑影,疾刺向孟门三客。

能够在二十步之外,以剑势斩人,这已经是先天高手的手段了。

这一剑斩出,用的不止是女剑侍自身的力量,还引动了四周的天地元力,令剑势威力大增。

孟门三客齐声大吼,三人各出绝招,再无任何保留,全力拼上了那三道剑光。

砰!

蓬!

咔嚓!孟门三客面前的大圆桌被剑光一分为二,满桌子的酒水菜肴弹跳起来,溅洒了一地。

同时溅洒出来的,还有壮士们的热血!

胡三保持着出拳的姿势,从眉心到胸口,却出现了一道骇人的血线,他被剑光斩灭了生机,眼看不能活了。

孙丁的腰腹被剑光横切出了一道恐怖至极的大伤口,几乎将他一剑切为了两截,大量的鲜血喷溅出来,场面惨不忍睹。

长河真人手中的桃木剑断了,和桃木剑一起被震断的,还有他的心脉,虽然拥有蕴神境界,可他毕竟老了,伤了,而且对手的实力远超出了想象。

“明月剑侍,果然名不虚传!”长河真人喃喃说出这句话之后,砰的一声倒在了椅子上,气息全无。

从看破三客的来历到一剑秒杀三客,只在须臾谈笑间。

这名女剑侍的实力太强大了,而且手段凶残,杀人连眼都不眨一下,绝对是心狠手辣的狠角色。

一时间,全场都被她这股杀人如麻的凶厉狠劲给镇住了!

孟慷呆呆的望着三名长辈倒在血泊之中,他很想呐喊,很想痛骂,却发觉嗓子无论如何都叫喊不出声来!

如师如友,如兄如伴,他们既是师长,又是伙伴。

和孟门三客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刹间纷涌上心头,无数画面划过脑海,孟慷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他们全都死了?为了我,全都死了?

“还有谁敢管闲事的?这三人就是下场!”徐庞得意洋洋的大嚷了起来。

人多又怎样?蕴神境界又怎么样?只要有明月剑侍在身边,就算是慕容雄关翻脸,老子都不怕!这就是天下第一大宗门的底蕴和实力!

徐庞越想越得意,心想着只要自己正式入了宗门,苦练几年,实力一定会比这名剑侍更强,到时候才是真正的纵横天下,快意驰骋!

“孟少爷,快走!我等替你挡住他!”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从孟门三客倒下的地方,同时站起了数十位汉子。

这些人全都是孟府的门客,也就是青州城百姓所说的那群吃白食的。

他们当中不乏老弱病残,长相恶形恶状的,也有脚步虚浮,根本就只靠嘴皮子吃饭的,还有鸡鸣狗盗之辈,平素没少偷鸡摸狗的,大伙全都凭着一腔热血,纷纷挡在了孟慷面前。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