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刺术八篇
A+ A-

今夜,孟园之中的血气浓郁得化不开,空气中到处都是血腥味,孟慷伏在地上,眼前一片茫然。

“让我数一数,今晚杀了多少人!咦?不多不少,正好四十个!你们孟家不是号称门客四十一人么?还有一个哪里去了?哈哈!一定是见势不妙,逃走了吧!”

徐庞狂笑着,真的将遍地的尸体认真的数了一遍,他身上的这股疯劲,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游戏快结束了!现在,你可以去死了!”徐庞俯下身子,对着孟慷说道。

孟慷被他践踏在脚下,动弹不得,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咆哮,“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徐庞将身子凑得更低了一些,在孟慷的耳边轻声道:“真不好意思,凑巧而已。杀你是我的入学任务,这是宫里的旨意,你可莫怪我咯!谁叫咱们都是青州人氏,唯有来世再见吧!”

说罢,徐庞脚下一勾,将孟慷的身子勾得凌空飞起,全力一掌轰在对方的胸口。

只听到喀嚓几声脆响,孟慷被轰飞出了四丈之外,一落地就俨然已经没气息了。

徐庞以蕴神之境全力出手,用的又是极残忍的重手法,一掌拍出去,先震断对方的百脉,再伤其内腑,就算是神仙也难救活。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探花郎徐庞仍没有罢手,而是笑眯眯的对着四周的乡绅们说道:“各位青州的乡亲父老,劳烦你们替我做个见证。孟府上下,通敌叛国,私蓄死士,已经被我就地正法。慕容城主既然已知悉此事,且并没有反对,我会让人把事情经过写清楚,然后送到各位府上,请各位画押作证。”

“如若有谁不愿意的话,哼!孟府的下场各位都看清楚了吧?”徐庞一声冷哼,孟园内的乡绅们全都吓得浑身颤抖,只得如木偶般连连点头。

这个人是恶魔!不,是比恶魔还要凶残的魔中之魔!

孟府对他如此客气,却落了个满门尽灭的下场,如此凶焰滔天,谁又敢得罪!

一夜之间,孟府由青州第一积善之家变成了幽冥鬼域,几十具尸体堆在孟园之中,无人敢去收尸。

夜凉如水,冷月高悬。

四更天,静悄悄的孟园中,突然有了一阵极轻微的响动。

一条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孟园中,行走在遍院尸骸当中,状如幽灵。

“孟慷,孟慷,魂归来兮!”随着这条黑影低沉的喝声,仿佛有一种诡异魔力在孟园中弥漫开来。

被呼唤名字的孟慷,此刻正处在一种极为特殊的状态之中。

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明明听到了这呼声,却又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那是一种毫无知觉的感觉,非常可怕。

“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我不能死!”孟慷拼命的在梦噩中挣扎,用尽全力,不顾一切的挣扎,终于,他的右手小指微微动了一动。

那道黑影连忙将孟慷一把抱起,几下起落,跃过了孟府的高墙,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孟慷只觉得自己仿佛在一处漆黑的水底,无知无觉的浮沉了许久,终于,头顶出现了一道光,于是,他拼命的向着那道光游了上去。

“啊!”孟慷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

然后,清晨的第一缕晨曦照在了他的脸上。

他连忙猛眨了几下眼睛,努力适应着眼前这并不算太强烈的光线。

自己明明被徐庞一掌击杀在孟园中,怎么到了一片树林里?孟慷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心中有些惊讶。

“少爷,你醒了!”旁边传来一个温暖的声音道。

就在孟慷身旁的树桩上,坐着一位黑衣老人,岁月的沧桑在他脸上留下了许多皱纹。

孟慷一见这老人,回想起昨夜的情景,心中一酸,差点就哭出声来。

面前的这个黑衣老人,同样也是孟府的门客,他是四十一位门客中的最后一位,而且也是年纪最长的一位。

在孟慷的印象中,这位年岁最长的老门客,平时极少出声,除了和长河真人偶尔下盘棋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在孟园里发呆打瞌睡。

一看到此老,孟慷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晚慷慨赴义的门客们,想到了被探花郎杀害的老父,悲从心中来,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

“孟慷少爷,你可是怪我没有跟大伙同生共死?”黑衣老人淡淡说道。

孟慷一怔,连忙摇头,“不会!老师救了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看到您活着,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唉,死容易,活着却不容易!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活着才有重来的机会!你可明白?”黑衣老人道。

“我明白!多谢老师救命!”孟慷拱手道。

“孟慷少爷,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可选,第一,我可以帮你改头换面,隐姓埋名,换个身份继续生活,你觉得如何?”黑衣老人道。

孟慷迟疑了一下,拱手问道:“那第二条路呢?”

“第二条路,拜我为师,成为刺客盟的弟子,老夫会传你刺客之道!不过,在正式传授之前,你要完成一个考验才可以入门!”黑衣老人说道。

孟慷早年读过史公所著《刺客列传》,对刺客义勇羡慕不已,心中热血,为之滂湃!只可惜自己从小体弱,连破甲境都破不了,更别提什么效仿刺客了!

机会在眼前,孟慷毫不犹豫的冲着老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头,道:“愿老师教我刺杀之术,我要杀徐庞!”

黑衣老人却面如铁木,傲然道:“要入我刺客盟之门,第一条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为的是天下大义,而非私仇,必须先斩灭心中仇恨,所以你的入门考验就是刺杀探花郎徐庞,你可敢一试?”

“什么?杀徐庞是入门考验?”孟慷一下就愣住了。

他很清楚,徐庞身为当朝三甲探花郎,一身武功已经达到了蕴神之境,青州城内除了城主大人,无人能敌,而且他还有那名先天境的女剑侍护卫,就凭自己这块全青州出名的废柴,想杀徐庞,简直比登天还难。

“呵呵,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选第一条路,从此隐姓埋名,做个普通人好了,至少还能延续你孟家的香火。以你现在的能力去杀徐庞,九死无生!更何况,就算你杀了徐庞,也要被天下第一宗门追杀,不死不休,你要想清楚!”黑衣老人神色平静的说道。

孟慷点点头,真的蹲下来,抱着脑袋,慢慢的想,用力的想。

孟府中的血腥画面历历在目,亲人伙伴们的鲜血,探花郎徐庞视人命为草芥的丑恶嘴脸,还有那句杀你只是入学任务而已的怪话,都深刻的印在孟慷的心中,不敢忘怀。

徐庞为什么要杀害孟府上下?他所谓的入学任务,还有那句宫中的旨意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在做决定的时候,一瞬间的冲动是很容易的,可是真正的深思熟虑之后,才会下定决心,做出真正的选择。

“老师,请问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孟慷想了一会,突然抬起头来,问道。

黑衣老者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答道:“我只救了你一半,其实是你自己命硬!你前几日服用了不少回春丹,药力在你体内没有散尽,护住了五脏六腑。徐庞的震脉掌虽然厉害,可是你本来就是经脉不通的废物,自然也就没什么效果了。至于老夫,只是替你镇魂和推宫过血而已。”

“老师,我已经想清楚了,这条命反正是捡来的,大不了还给阎王爷好了!我愿意接受考验,刺杀徐庞!”孟慷很认真的点头道。

“先说好,我可不会出手帮你!”黑衣老人冷酷的说道。

孟慷定了定神,正色道:“没事!来去不过一条命而已,老师给了我重生复仇的机会,多谢了!”

“不谢!”面对如此坦荡的孟慷,老刺客也不由得肃然起敬,回了一礼。

“那么老师,您能跟我讲讲刺客盟的事情么?”孟慷问道。

老刺客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意,如果孟慷立刻就抱头冥思苦想,如何杀仇人,那他就是蠢木一块,想破头也想不出法子。

果然如在孟府里观察的那样,孟慷这孩子冷静聪慧,这么快就能从灭门大难之中清醒过来,已经知道开始收集情报了。

“刺客之道,乃是侠义之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刺客之道,乃是勇气之道,轻生死,抛荣辱,替天行道!”

“有刺客者,歃血为盟,则上位者为之惴惴,不敢胡为!帝君为之顾忌,不敢鱼肉!肉食者为之寝食难安,不敢胡作非为!”

“这,便是咱们刺客盟的宗旨!”

“刺客盟是天下八大隐门之首,上古时代曾经代天监管天子,以正社稷,造福万民。如今虽然名声不显,但只要你入了刺客盟,便可学习《刺术八篇》,将来还可以打造专属于自己的刺具,进一步提升境界。”

黑衣老人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肃然,满怀敬畏,虽然老态龙钟,却自有一股凛然生威的风度。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