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逆袭
A+ A-

“啊!啊!嗷~~!”徐庞痛极,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声。

听到这不甘的吼叫声,那名女剑侍心中一惊,手上的剑招不由自主的慢了半分,被老练沉稳的慕容城关瞅准机会,一连三道拳劲连发,轰在了剑身的同一位置。

女剑侍手中的长剑几乎脱手,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收慑心神,情况危急,只能奋力收拾了面前这名大敌,再去支援探花郎。

战局进入了白恶化,两大高手同时发力,使出了全部功力,一时间,剑气纵横,拳劲如山,打得惊天动地,连整座坟山都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嗖!嗖!嗖!又是一连三箭疾射而出,如流星赶月,射向了中箭受伤的徐庞。

就在徐庞中箭的一刹那,孟慷的一颗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他并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伤,甚至丧命,不管怎样,他想亲眼看着徐庞死!

铛!铛!铛!

异事出现了,只见徐庞连连挥臂,射向他的那三支箭,居然被他成功挡下来了。

心房中箭,为何不死?而且还有余力挡箭?

徐庞虽然口鼻渗血,却将全副精气神都死死的锁定在百步外的小树林内,因为他知道树林中藏有刺杀高手,射术恐怖至极,反倒对面前的孟慷半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徐庞一边大口呕血,一边摇头狞笑道:“嘿嘿!想杀我?你们的道行不够!来啊!再射我一箭试试!”

孟慷大惊之下,凝神一看,原来这探花郎徐庞的半边身躯竟然变得毛茸茸的,特别是刚才挡下三箭的那条右臂,比左臂粗大了一圈,上面覆有妖族的鳞甲隐隐反光。

原来这徐庞本身就是妖族与人族混血,所以心房中箭仍不死,因为他还有一枚妖核长在右胸,发挥着和人类心脏类似的作用。

徐庞就是凭着这半人半妖之躯,才一举拿下了大朝试探花郎的名头,虽然中了一箭,受伤极重,却不致死!

三箭之后,小树林里再无箭射出!

老刺客暗叹了一声,没想到徐庞身上还有这等变化,他毕竟老了,精神气有限,刚才那一箭,已经消耗了很多心意,他再也发不出第二支附带绝杀箭意的箭矢了。

“可惜了!孟慷小子,对不住了!”老刺客冷静的拉开九石大弓,将下一支箭的箭尖,对准了孟慷。

与其被俘,被仇家慢慢折磨至死,不如让他一箭穿颅,死得轻快!

此刻的孟慷,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刺客的神箭锁定,他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面对血仇大敌,仍保持住一颗古井不波的心,因为现在他只能尽全力,要在不可能中寻找那唯一的可能!

报仇这种事,终究还是不能一直借助外力,要靠自己!

如果连自己都没有尽全力,以性命相搏,还谈什么报仇血恨!

“心意澄净,点燃血脉,才能蓄劲一击那么,要怎样才能点燃血脉呢?”孟慷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道。

而这个时候,徐庞的全副精神都锁定在百步外的小树林里,对他而言,那个隐藏在树林中的神射手,才是最大的劲敌!

一箭穿心之痛,他可不想再尝一次。

咻!未闻弓弦响,一支铁箭已破空而至!

徐庞全神贯注,气机牵引之下,身随意动,抡臂横扫,砸向了箭势来的方向。

就在林中老刺客松开弓弦的一刹那,微妙不可言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孟慷睁开眼睛,眼神无比明亮,抢身进步,一头撞向徐庞怀中。

老刺客铁箭破空、徐庞以妖臂砸箭、孟慷抢身进步,这三个人的动作几乎同时完成,场面微妙至极。

嗖!孟慷后脑一凉,几缕发丝被箭锋擦断,可谓险之又险。

徐庞一臂挥出,却是砸了个空,他的判断失误了,因为这一箭根本就不是射向他的!

眼前黑光一绽,探花郎突然觉得右胸好冷,好冷!

胸中的妖核正在熄灭,全身发凉,这一瞬间仿佛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因为孟慷已将手中的寸金匕首刺入了他的右胸,并且刺穿了他体内的妖核。

“不!这不可能!”徐庞用尽力气,满脸不甘心的大吼道!

因为他不敢相信,一个连破甲境界都没有的废柴,怎么可能刺杀自己!

以蕴神境的肉身之强悍,根本不是低阶武者可以破防的,就算对方手持利器也不行!

“这一刀是孟大富的!”孟慷的眼中闪动着炽热的血焰,动作快如闪电,一把抽出匕首,反手又是一刀扎了上去。

寸金匕首连柄没入了徐庞的胸口,抽出来的时候,混合着胸腔气体的血水一并也流了出来。

“这一刀是胡三叔的!”孟慷正手一划,在徐庞的胸腹开了个两寸长的大口子,露出里面粉色的肌肉。

“这一刀是孙丁的!”孟慷贴近半步,狠狠一刀捅在了探花郎徐庞的小腹上。

用力一搅,徐庞痛得连面孔都扭曲了,他的妖核被刺穿,浑身上下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就像一只被蛛网缠住了的可怜虫子。

“这是长河道长的!”

“这是老酒鬼的!”

“这是包子叔的!”

“这是小梁哥的!”

“这是”

孟慷每喊出一个人的名字,就在徐庞的身上狠狠捅上一刀!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下手越来越狠。

也就不过是一照面的功夫,探花郎的整个胸腹,已经被他捅烂了,刺透了,就像一颗熟透了烂番茄,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老刺客在树林中瞧见这一幕,一双老眼瞪得滚圆,简直不敢相信。

“宝,宝啊!这是天生的刺客苗子!老夫终于捡到宝了!”老刺客怪叫着,整个人化为一溜烟,蹿出树林,冲向了坟山上的孟慷。

孟慷还在捅杀着徐庞,一刀接一接,毫不手软,冷酷到了极点。

他的身体正在发热,血液在燃烧,越来越热,但是一颗心却很冷,始终保持着冰雪般的冷静。

“这一刀,是我的!”孟慷一刀刺出,顺势一划,在徐庞的右胸剜出了个大洞,将他的宝贵妖核生生的剜了出来。

“我知道你是枚棋子,背后还有指使者!不过你不用担心,总有一天我会去找到他们,一个都不放过!”孟慷说完这句话之后,将刀尖上的妖核崩碎,践踏到了脚下的泥土里。

妖核崩碎,心脏射穿,就算是大罗真仙出手,也救不了他!

探花郎的尸体砰然倒地,一切功名利禄,富贵荣华,都化为云烟一场。

远处坟山上的战斗还在继续,不过女剑侍的心明显已经乱了。

她感应到徐庞的气息消失了,心中震骇,剑势更急了!

招招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将狠辣发挥到了极致。

慕容雄关当然不肯跟她以命换命,一双铁拳运劲如风,守得稳若磐石,更加严密了。

女剑侍越打越慌,竟然使出了一招抛剑式,将一大半劲力灌注剑身,毅然抛剑出手,终于逼得慕容雄关以身法避让,退开了三步。

得到了这三步的空隙,那名女剑侍势若疯虎般的掉头冲向了徐庞所在的位置。

女剑侍的身法极快,且来势汹汹,虽手中无剑,整个人却仿佛化为一柄出鞘的凶剑,气势逼人。

孟慷眼眶中透着一抹艳红,抬起寸金匕首,再次屏息凝神,作蓄劲一击。

轰!

噗嗤!

没等女剑侍冲到近前,老刺客已经抢前一步,一把拎起孟慷,飞身后撤的同时,随手扔出了一颗雾弹。

大量的浓雾化开,里面还加入了青冥草粉末。

这种珍贵的草药炮制成丹药之后,可以有助术者的精神力提升,但是直接磨成粉末加在烟雾中,却是干扰神识锁定的好东西。

女剑侍一下子失去了眼前的目标,气得她胡乱射了几道剑气出去,却并没有斩中目标。

只是这一耽误的功夫,慕容雄关又追了上来。

这位青州城主老谋深算,他已经知道探花郎身亡,而今日之事是一个很大的局,既然身在局中,那就只能先为自己考虑了。

所以他要发狠杀掉这名女剑侍,才能死无对证,不然天下第一大宗门怪罪下来,自己这小小的城守可扛不住。

拳劲破空而来,形成八方风雨之势,并且比刚才还要雄浑凶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女剑侍心中一沉,性命悠关,只得以臂为剑,回身格挡,两大高手再度战作一团。

浓雾的另一边,老刺客拎着孟慷,一口气狂奔出老远,一直奔入了密林深处,这才放他下来,歇口气先。

孟慷大仇得报,胸口起伏不平,一颗心脏不争气狂跳不已。

爽!

爽到爆了!

我终于做到了!

我真的做到啊!

啊!啊!啊!

孟慷此刻很想放声大吼,直抒胸意,将刚才用寸金匕首刺入徐庞胸口的那种情绪再体会一遍,多体会一遍!

手刃仇人,替整个孟府上下报仇雪恨,这才是顶天立地的热血男儿所为!

痛快!怎一个痛快二字了得!

老刺客在一旁看着孟慷激动到难以自恃,也不多说什么,因为这是人之常情,该笑的时候放声大笑,该哭的时候长歌当哭,少年热血,理当如此。

过了一会儿,孟慷终于平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他心中想的却是徐庞当日在自己耳边说过的那几句话,“这是个入学任务,是宫中的旨意!”

也就是说,徐庞虽死,可是孟府上下的大仇却只能算报了一半,孟慷决定了,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宫中会有旨意要杀孟府上下?入学任务又是什么狗屁玩艺?

这一切,都要自己变得真正强大之后才能得知,但是这些事情,孟慷却只想深埋在心里,并不想现在说给老刺客听,免得老人家担心。

“嗯,这副表情就对了!小子,你以后的路还长,人还要朝前看!你的性子我很喜欢,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既有菩萨慈悲的心肠,也有金刚怒目的手段。你很好!”

“不过,老头有一事不明,你约慕容雄关来山上不难,可是徐庞为什么也会来?而且一来就发疯似的跟慕容雄关动手,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你怎么知道老夫会出手?”老刺客一脸好奇的问道。

孟慷低下头,踌躇了片刻才说道:“老师,我用的手段不甚光彩,我让虚步行买通看守驿馆的甲士,送了封信到徐庞桌上,说他倒行逆施,恶贯满盈,有人要挖他的祖坟!因为我知道,他父母的坟就在苍柏山上!“

“至于老师您,既然救了我,自然是不希望我死的!”

“要是我没出手,或者不在现场呢?”老刺客问道。

“总是要赌一手,无外生死而已!”孟慷淡淡道。

老刺客点了点头,孟慷小子平时光明磊落,能想出这等绝户计策,也是真心不容易,至于赌上性命,更是身为刺客的必备心态。

“小子,你不用介怀,像徐庞那种人上山未必是孝子,或许他只是担心祖坟被挖,坏了风水,又或将来入朝为官,留下话柄,被人诟病而已。”老刺客人老成精,替弟子开解道。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快点离开!”老刺客面色一紧,说道。

“去哪?”孟慷问道。

“黑狱森林!你已经通过了考验,老夫要在那里将刺术八篇传授给你!”老刺客满脸傲然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