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致命的软肋
A+ A-

林月七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又听到李安然充满恨意的声音从齿间流出。

“林月七,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一个农村来的乡巴佬凭什么能得到斯明的爱,如果不是为了裴斯明,你以为我愿意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和你多说一句话我都觉得恶心。”

林月七颤抖着声音问道,“从一开始你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

“不然你以为呢?就你这样的下贱胚子也配做我李安然的朋友!林月七我告诉你,你最好离裴斯明远一点,别做什么破镜重圆的美梦,不然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你那个瞎子母亲的!”

李安然说着便把手机伸到林月七的眼前,林月七看着手机照片里瘦弱的母亲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满脸的泪水……

心就像被凿了一个洞一样,那里血流不止,“为什么我的母亲会在你手里,为什么她的眼睛会看不见?你们到底对她都做了些什么?”林月七用那种能杀死人的眼神看着李安然,冲她咆哮道。

自己还真是不孝啊!当初一场自以为幸福的恋爱到底毁了多少人?

“你母亲当然是想你想的每日以泪洗面,所以才变成瞎子的,为了不拖累你她还自杀过几次呢,不过我告诉她如果她死了,你也就活不成了,为了你她甘愿就这样屈辱的活着,你看你母亲多爱你……”

李安然一脸冷笑的说道。

母亲刚开始是在裴斯明母亲那里现在却到了李安然手里,不用想就知道两人之间早就达成了某种合作。

“你们到底要我怎么做,才会放了我的母亲!”林月七浑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样,瘫软在地。

“很简单,永远不能让裴斯明知道孩子是他的,并且让她更加的恨你直到你从他的心里彻底的滚出去……”

当初林月七的离开,对裴斯明的打击太大了,他几乎每天都会借酒消愁。

在一次醉酒回家的路上却出了车祸,伤的不算太严重但也绝对不轻,在医院住了整整三个月的裴斯明,每天心里想的却是那个狠心离他而去的林月七。

是李安然衣不解带的照顾着他,也许是因为出于感激,也许是想报复林月七,裴斯明居然接受了李安然的存在。

如今裴斯明好不容易接受了她,谁知道这个该死的林月七却又回来了,她怎么不怕他们会死灰复燃?

一抹算计的笑从李安然的嘴角划过。

“地上凉,别坐在地上啊,来,月七我们好好叙叙旧!”李安然一脸阴笑的拉起跌坐在地了的林月七。

林月七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打着什么算盘,却还是无奈的和她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李安然手里有她致命的软肋,她不得不从。

这时李安然用手机悄悄的发出去了一条信息随后便递给了林月七一杯酒,林月七却不敢接,她不知道这酒里有没有问题,在这里干这么久了,这点警惕性她还是有的。

“呵,林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在酒里下毒不成?还是我连和你喝杯酒的资格都没有了?”李安然的话透着半分怒气,半分威胁。

林月七倒不怕她在酒里下毒,但却怕她在酒里下药。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