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可以走了吗?
A+ A-

林月七还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李安然在裴斯明的怀里嘤咛了一声,她使劲的往他的怀里拱了拱。

继而艰难的说道:“斯明,你不要怪月七,她看到我们在一起了,心里起恨要报复我也是很正常的。求求你不要怪她……”

李安然说着声音便渐渐的弱了下来,好像不能再忍受似的,小手胡乱的开始要解裴斯明的衣服。

裴斯明用带着寒光的眼神再次瞪了林月七一眼,吩咐旁边的保镖将林月七一并带走了。

然而他们并不在一辆车上,保镖带着林月七向裴斯明的别墅驶去,而裴斯明带着李安然却开往了相反的方向。

应该是裴斯明亲自去为李安然解药去了吧!

想到这里,林月七的心里居然揪疼的厉害。

林月七一个人被关在了裴家别墅,她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泪流满面,裴斯明抱着李安然时那心痛着急的样子不停的在她的脑海中晃动。

他对她真的是一点信任,一点爱意都没有了吗?

想到这里,林月七便心痛不已。

而这边……

裴斯明开车直接将李安然送去了医院,虽然一路上李安然都央求着他,救救她,求他要了她……

可是,裴斯明除了那一颗烦燥的心,却对她一点身体的欲忘的都没有……

没错,这就是李安然的一石二鸟之计。

一方面嫁娲林月七,而另一方面,想要趁此机会献身于裴斯明。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裴斯明居然一点都不为所动,这时候她才明白,原来裴斯明一直都放不下林月七。

想到这里,李安然心里对林月七的恨意便又加深了几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月七哭着哭着居然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就在天刚蒙蒙亮时,一道欣长凌厉的身影站在沙发旁久久的打量着睡着的女人。

此时女人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微卷的睫毛像蒲扇一样随着她紧蹙的双眉时不时的颤动一下。

裴斯明多想将这个女人紧紧的拥在怀里,可是只要想到她的所做所为,他看向她的眼神渐渐的变的冰冷起来。

林月七睁开眼便看到了裴斯明一脸恨意的看着她。

“你,你回来了!我可以走了吗?”林月七起身小心的问道。

男人却是勾唇冷笑道,“走,走去哪里?这么喜欢你那份伺候男人的工作?还是你以为我裴斯明是这么好欺负的,动了我的女人,你居然还想着能从这里走出去?”

【我的女人】

林月七好像只听到了这一句话!

曾几何时他也这样说过,她是他的女人!只是现在……

此时林月七还穿着那一身女仆装,看着这样的她,裴斯明居然感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体内一股电流从头流到了脚。

她平常就是这样取悦男人的吗?

这样的她只能属于自己!别人休想享受她一丝一毫的美……

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偷去一样,一丝愤怒涌上心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