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变故
A+ A-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

演武场中,林誉双目紧闭宛如一尊雕塑,月光如水,落在他的身上却诡异的被吸入体内,林誉体表仿佛氤氲着一层微弱的白光,在空旷的演武场中绽放着朦胧的光亮。

“咯咯咯~~~~”

雄鸡啼唱,天下大白。

林誉耳中仿佛一道惊雷划过,他浑身一怔,瞬间睁开双眼,通体充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感。

“嗖!”

急促的破空声自身后传来,林誉后心顿时升起一股凉气,对危险的反应让他本能的向一侧闪去,一截银色的铁棍出现在他视线之中。

铁棍仿若一道银色的闪电,没有任何花哨,径直指向林誉心口,林誉身形飞退,体内真气的运行速度却瞬间暴增,仓促之间已经摆出了天龙劲的起手式。

“着!”

林誉一声大喝,握掌成拳,凛冽的拳风喷涌而出,右拳瞬间撞上了闪电般袭来的铁棍。

“砰!”

一声劲响传来,以林誉为中心,四周空气鼓荡,地面顿时腾起一阵尘土,那银色铁棍被这一拳击退,顿时止住了攻势。

强大的反震之力从右臂传来,林誉面色骤变,浑身劲力迸发,却无法将其卸去,他身形爆退,脚下的石板被踩得支离破碎,直至五步开外,方才卸去这股力道。

“后天境第一层,仅仅三百斤之力,勉强还可以!”李伯拄着银白色的铁拐站在另一边,目光落在林誉身上微微摇了摇头。

勉强还可以?林誉听到这里,眉头不禁一挑,要知道,一般的后天境第一层修者,爆发出的力量也就是三百斤左右,如此成绩,落在李伯口中却是勉强可以?!

“怎么?我说错了么?”李伯瞬间便捕捉到了林誉眼中的不服,面色一沉接着说道:“天龙劲乃是我林家练力的顶尖功法,你父亲昔日凭借天龙劲之威,随手一掌便是两千斤巨力,后天境第一层,至少也要拥有一牛之力才算合格!”

一牛之力!五百斤!!林誉眼中浮现出一抹震惊,普通的后天境第二层修者,也不过六百斤之力啊!

“看好了,这才是后天境第一层的极致力量!”李伯一声大喝,周身气势大增,伸出右掌对着身后一块漆黑的巨石打去。

“嘭!!!”

巨大的炸响声传来,那巨石轰然碎裂为数块,林誉面色一颤,那块练力石,可是能承受一牛之力啊!就这么炸开了?

“刚才那一掌,我的修为压制在了后天境第一层!”李伯说罢,看了一眼面色呆滞的林誉,拄着铁拐缓缓离去。

李伯是何等修为,林誉不知道,不过对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来骗他,或许,这天龙劲真的是某种了不得的功法!林誉望向那块记载着天龙劲第一层的石碑,眼底的失落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火热。

“公子,公子,不好了,和亲王府的人来闹事了!”演武场上突然响起一阵火急火燎的呼声,林誉循声望去,却见林府管家一脸焦急,小跑着来到了林誉身旁。

“听说……听说是因为老爷兵败了!”管家看着林誉,吞吞吐吐的说着。

“和亲王府的人?熊阳!!!敢污蔑我爹兵败,好大的胆子!”林誉听罢,眼中的怒意一闪而逝,体内真气陡然间爆发,脚下发力,化作一道人影离开了演武场,向着和亲王府的方向跑去。

林府大堂之中,一众下人纷纷向后院跑去,几名侍卫被打倒在地,昏迷不醒,殷红的血迹自众人嘴角流淌出来,一个衣着光鲜的少年一脸傲气,跨坐在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之上,在他身后,三名面色冷峻的中年男子躬身而立,神情极为恭敬。

“怎么,偌大一个林府,本世子前来,连个招待的人都没有!”那少年一脸张狂,正是和亲王世子,熊阳!

在这蓟京城之中,谈及熊阳之名,百姓无不咬牙切齿。和亲王,乃是大楚国世袭王爵,身份尊贵,林天琅虽然身为大楚国上将军,比之和亲王却远远不如。

熊阳身为和亲王世子,仗着背后滔天权势,四处抢掠民女囚于自家府宅,供其淫欲之好。

曾经有一富商之女生得颇有姿色,出嫁当天被熊阳遇到,顿时勾起了熊阳心中淫欲。第二日,那女子夫家被残忍屠杀,没有一具活口,而那女子却自此不知所踪。

林誉天生嫉恶如仇,与熊阳这等奸邪之人自然是势成水火,二人积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熊阳突然来访,定然是有备而来,令人不可不防啊!

“哼,林天琅兵败南疆,堕我大楚国威名,林誉,还不前来领罚!”熊阳一声冷喝,踏了一脚座下的马鞍,整个人顿时飞身而起,照着大厅中放着的三丈铜鼎,抬手便是一掌。

“嘭!!”

一声闷响传来,熊阳脚尖踏地,轻轻一点,宛如一根羽毛轻飘飘的落回白色骏马之上,而大厅中那三丈铜鼎却应声碎裂,被熊阳一掌炸为两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