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A+ A-

言罢,但见一道黑光直射而来,那道黑光化作一片雾霾,慢慢零落下来,盖在面前这一位男孩头上。其余的男孩恐惧惊怕,纷纷往后退却,有一个孩童妄图逃跑,竟然被那个老道用胡须缠绕过来,将这个逃跑的孩子与刚刚那一位被雾霾环抱的孩子绑在一起。

众人目光恐惧,都两眼炯炯的望着面前的一切。但见此刻的两个人身上开始冒汗,脸色红晕,而且居然发紫。少顷,但见二人嘴角干裂,俨然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

“啊!”

听闻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但见其中一个男孩狠狠的咬了一下旁边的那个男孩一口,而后疯狂的喝着面前那个人的鲜血。随即,另外一个男孩也转过头,疯狂的允吸着旁边人的鲜血。他们以为喝的都不是自己的鲜血,所以更加肆意妄为,每一口都咬的大大的,而且鲜血好像是奔腾的泉水。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傻傻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有几个小孩子居然被吓哭了,不禁呜呜咽咽起来。邪道回头看了一下任重远,只见他面容悄怆,靠在两个鲜血淋淋的孩童面前,扯下自己的衣服就要勒住鲜血奔涌的二人。哪知那鲜血流速很快,而且不一会子的功夫就染红了任重远的整件衣衫。

邪道捋着胡须大笑道:“小少年!你不必作力了,你是止不住他们的血的,要想止住的话,就要看他们个人的造化了。假如他们果真都像是你一样善良,两个人都会因为虚脱而死。假如他们互相喝食鲜血的话,或许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小少年,你可知道?”

任重远蹙眉紧锁,也不多加听劝,反而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叫善良,我只知道杀人是不好的,尤其是这么残忍血腥的杀人行为。我只知道,杀人的人就是坏人,救人的人就是好人!”

那邪道听闻此言,心下莫名的一阵晃动,好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自己感叹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很多人都见过,很多事情也都遇到过,唯独没有见过这般傻里傻气的孩子。猛然间他的脑海忽然闪现一道亮光,却是找到了一件切实可行的方案。

“小少年!你想不想让他们不要这么痛苦,你想不想我拯救他们?”

邪道低下头,笑盈盈的看着面前这一位十几岁的小孩子。但见任重远顿了顿,追问道:“你当真可以拯救他们?”

邪道默不作声,只是捋着胡须。那任重远会意,遂跪在地上,磕着头求绕道:“请大仙大人有大量,拯救一下我的伙伴吧!”

邪道转过身,不屑道:“他们刚刚还欺负你,对你又打又骂!你干什么还要替他求情?”

任重远浅浅一笑,解释道:“我相信他们不是真的想欺负我,只不过是闲得无聊,摆脱一下气氛得了········”

邪道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这样吧,假如你答应做我的徒弟,跟着我到岳阳山上,我就答应你不残害他们,你看可好?”

他说完,也不忘转过头看了一下任重远。只见任重远使劲的咬着牙,而且面容分外纠结。不多时,但见他使劲咬着嘴角说道:“可以!只要你放了这几个人!”

邪道心下突然一阵开心,不禁感觉到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内游走。在他看来,找到一个内心不存在任何邪祟的人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尽管在孩提时起,大多是人都是相对于成人比较干净的。但是,在他们的内心,多多少少也留有祸根,只不过有些人表露,有一些人没有表露罢了。对于任重远,他的身上确实当真没有这么多的彼端,反而高出一般人不少。

这也是邪道为什么要找他的原因,因为这样的人太纯洁,反而自小培养他成为天下第一邪祟,更具有杀伤力,而且更具有蛊惑世间千万正道人士的作用。那邪道自小就有一个宏愿,便是要征服天下所有疆域,让所有人都臣服于他,不论是正道还是邪道。

“嘭!”

但见自那邪道手中闪耀一道黑云,那黑云化作一根根细丝,飞到被捆绑的两个孩子身边。猛然间,细丝飞进这些人的眼睛里面,瞬间使他们血脉膨胀,嘴角大张。

平时坏事做绝的人称不上是世界上最坏的人,这世界上最坏的人,便是看上去恍如是一个好人,但是事实上你早已经被他伤害的千疮百孔了!

这邪道正是想到了这一点,不禁心下埋藏祸根!

“吱!”

两个紧紧相拥的二人突然猛地推开对方,使劲的摇摇头。他们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觉并没有什么异样,反而一如往常一样,血痕也一点也看不到了。一个孩童惊叫道:“我明明是被人咬了一口,为什么没有流血?”

那个孩童也应声问道,不禁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这一位邪道。

“相由心生,无形无踪。魔由心念,此为大乘!心魔作乱,如此而已·······”

邪道低头信口说着,也不忘看了一下此刻的任重远。但见他适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立刻转悲为喜,笑容嫣嫣的看着众人。

猛然间,但见众人都眉头紧蹙,尤其当面前的那两个少年纷纷抖了一下肩膀后,他们眼睛却是瞪得大大的,上下打量着这两个人。此刻,他们一如往常一样,面容俊逸,洒脱自然。邪道一面捋着自己的胡须,一面莞尔一笑,扫视了四周的那些孩童,方说道:“世人只道是人之初,性本善!我看是,人之初,性本恶!”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