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A+ A-

他说着,冷哼一声,转过头看了一下面前的任重远,喝道:“小子!我且问你!假若你也掉进了一片沙漠里,陪着你的还有一位你最好的朋友!不过,你那朋友奄奄一息了,这时候你饥渴的要命,你是否会杀了你朋友,喝他的鲜血呢?”

任中央听闻此言,心下立刻一阵发毛,仿佛感觉到阴气逼人的恐怖。再看四周的那些伙伴,都以诧异的眼光望着他。在这座村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最善良的,同时也是最通情达理的。邪道突然这样问他,他想都没想的说道:“不会!绝对不会!”

邪道捋了捋胡须,嘴角微微一笑。只见他挥了挥衣袖,瞬间一道黑烟漫卷过来,扑面洒落在任重远的面前。他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而且面前瞬间灵光一闪,一片沙漠赫然出现。

这片沙漠炙热难耐,四周望不见边际。热气自那滚烫的地面上飘渺升起,化作一股股热流往上直窜。这样的天气让人喘不过气,吸进去的恍如是炼钢炉的热气。任重远猛然间,感觉到脑袋里的血液仿佛在蒸发,不一会的功夫,嘴角干燥,饥渴难耐。

他蹒跚的往前行走着,也不知行了多久,但见前方有一个木屋,那木屋很小,而且破旧不堪。不过,却是能够抵挡住如此炙热的烈日,他也没有多加考虑,一股脑往前走去。

忽地,只见在木屋屋檐下躺着一个人,那人枯瘦如柴,脸色发黄。再细看去,但见头发凌乱,身着一身黑衣褂,盘曲着躺着,呼吸频率很小,似乎已经将要死去了。

任重远走上前,上下打量了这个人一下,眉头微微一蹙。又往屋子里走去,却是没有找到任何水。

正值中午,阳光毒辣,而且由于缺少水,导致他嗓子都快张不开了,连说话几乎都带着血渍。无可奈何的任重远失望的走出屋子,一屁股蹲在地上。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就感觉一股钻心的疼席卷全身。

“哎呦!好烫的地!”

任重远摸了摸屁股,不禁感觉到一种钻心的疼痛。

原来这毒辣的阳光已经将这地面烤的无比炙热,别说是隔着衣服的肉,即便是一块木板,恐怕时间一长,也会被烤燃烧了。

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突然开始呻吟起来,恍惚间,任重远似乎听到那个人在说渴。想想也是,在这样一个如此荒凉,而且如此冷寂的荒漠里面,假若口不渴,当真是一件让人称奇的事情。

“水······水······”

那个人期期艾艾的说着,手颤颤巍巍的在地面上画着圈,任重远心下一阵恐惧,却是不敢靠近这人。慢慢的,那个人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只见是一张焦黄的脸颊,嘴唇裂开了,还能看到红色的血印。他只不过是一位十几岁的孩子,看到面前这个人因为口渴,导致这样的面容,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但是任重远又是一个极其喜欢帮助人的人,在他看来,所有人都和自己的朋友一样,无高低贵贱之分。正是他的这种博爱的心理,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不适合做狩猎人。

“前辈,前辈你没事吧?”

任重远慢慢走上前,他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动着,而且速度很快,越是低头往下看,越感觉紧张,脸上憋得通红。那人猛然抬起头,一把拉起他的手,颤抖着说道:“你!可不可以给我水喝?”

“前辈,我也口渴!我也没有水喝啊!”

任重远勉强的答应道,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手莫名的冰冷。原来是面前这一位老者的手突然变得冰冷了,似乎一点热气都不曾有。他的手好像是死人的手一样冰凉,只要握住,似乎到能消解自己身上的炙热。

“你可不可以给我你身上的血喝?”

那老者突然开口,而且眼神闪耀着晶莹的光泽,那光泽不是泪滴,却像是一滴滴血迹。再看他憔悴的面容,似乎经历了极大地困窘。任重远突然一怔,心道:“这位前辈少说也有六十岁了,这么大的年纪,却无人照料,只能活生生的躺在这样一个空如一人的地方,当真是苦煞他了!”

想罢,他便伸出手臂,咬咬牙,将手臂伸到老者的嘴角前,说道:“喝吧!”

老者看了一下此刻的他,不禁抬起头淫邪一笑。任重远只是闭着眼睛,并没有看清这些。

“啊!”

他大叫一声,但见自己的手臂上出现了一个血口,鲜血在肆无忌惮的流淌着,染红了他的衣服。而那一位老者,却是悠然自得的在允吸着任重远手臂上的鲜血,无比惬意。

不多时,任重远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阵昏厥,身体上下不住颤抖,而且莫名间出现幻觉。那老者却还在不断地允吸着,似乎越喝越起劲。

心神具焦的他缓缓闭上眼睛,浅浅吸一口气,倒在地上不言语了。

“小子!却不曾想,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都要奄奄一息了。你饥渴难耐,却还将自己的鲜血给他喝,却不曾想过允吸他的鲜血。看来贫道当真是低估你了!”

邪道喃喃自语着,却是将任重远往肩上一扛,纵身一跃,跳到万米高空中。随即,但见一朵黑云紧紧跟在他的脚下,不一会的功夫就消失在天际了。远处黑云阵阵,时不时还能看到在那黑云里面暗藏的电闪雷鸣,样子分外恐怖。那个地方正是岳阳山山顶,现如今被一邪道把持,闲人无法靠近,即便是修行道法高的人,却也是很难逼近的地带。历来好多修仙之人想要去此地除魔卫道,但是只在半山腰,就被邪祟杀害,死的惨不忍睹。

此刻,那邪道扛着任重远正在往山顶飞去,他们越过雷区,径直奔向闪电区。却不曾想,那闪电对于这位邪道一点威胁都没有,居然没有作响,只是闪亮一下,就没了行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