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A+ A-

道魔走上前,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两眼紧闭的他,却见此刻的任重远已经昏厥过去了。

“小子!小子你醒醒?”

道魔呼喊着他的名字,他却恍如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在沉酣中。

·······················································

天空射出一道微弱的光亮,四周寒风呼啸,在这高高的山崖上,冰冷砭骨。

他缓缓睁开眼睛,抬头看了一下远方,遂又低下头沉思片刻,方道:“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昨晚?我明明被一团黑云包裹?又怎么会这么风轻云淡?”

他想着,不忘看了一下身后,却见身后的那一个巨大而且光滑的石板还存在着。再看石板上的那一个拂尘,正是昨日那个老道手中紧握的。在这块石板四周零星的点缀着一点点散落的石块,这些石块仿佛是被一道极强的内息震碎的。昨日他正是在高速旋转,自己身上无比炙热。那炙热的火焰化作一团黑火,打在了墙壁上,瞬间将这坚硬的墙壁打出一粒粒碎石。

“那个前辈去哪里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任重远思忖着,惆怅的叹了口气。却见自那石崖远处走来一人,那人身着一身黑袍,步履威严,而且行动有素,俨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只不过他的身着和打扮,却让人一点也联想不到神仙。

不多时,这人就走到任重远身边,轻轻拾起光滑石壁上的拂尘,笑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岳阳山岳阳教道魔的关门弟子了!”

“道魔?道魔是什么?”

任重远好奇的问道,眼睛看着他,似乎心下一点也不了解。

道魔却只是微微一笑,手中把玩着拂尘,道:“我就是道魔,以后你就要叫我师傅!”

听闻此言,那任重远脸上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冲着道魔使劲的摇着头道:“我不能拜你为师,我母亲自小教育我,只能学习我们任家的狩猎术,不能学习他家的妙法!”

“你不说,我不说,这世上会有谁知道呢?况且,以你的资质,别说学习我们岳阳教的魔法,单单是你们的狩猎术,你也未必可以修习得了!”

道魔不屑的看着此刻的任重远,但见他低着头,手挠着后脑勺,尴尬的笑着。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说他笨,似乎这是一个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不过,我可以让变得聪明······”

道魔清了清嗓子,眼睛看着拂尘,故作一番镇定的样子。

但任重远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却是抚弄着自己衣服,嘟囔着嘴道:“聪明了有什么用呢?聪明的人想的也很多,费脑子,我还是喜欢我这样子,自由自在······”

“胡闹!世上怎么会有人喜欢自己笨?你是不是傻了?”

道魔生气的甩甩拂尘,怒视着面前的任重远。他的眼睛面带威严,但是却没有丝毫杀气。不知道为何,在此刻的任重远面前,一向邪恶的道魔却是没有了任何魔念。较之以往,但凡是这世间的凡夫俗子,都无法逃脱他的魔法幻术,有贪欲好惩治,有邪念好惩治,有私欲也好惩治。怕就怕在,面前的这一个人没有任何欲望,心如止水,而且善良本分。

这任重远正是此人,心中没有任何杂念,一向以自己的心念为基准。他自幼就沉寂在善果的意念中,任何邪祟都无法近身的。这也是道魔为什么要收他为弟子的原因,因为假若将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度化成妖魔,那么他的魔力又会再升一级,达到超尘脱凡的境界。

“我就想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哪个人不如意,我就帮他一下,哪个人心情不好,我就开导一下。别的想法我什么也没有,只愿这样安安静静的就好·····”

任重远嘴角微扬的说着,眼神中充满了些许无所谓。在他看来,帮助别人也好,救济别人也好,反倒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没有追求的人也便没有欲望。所以,他这般无所谓的样子,恰恰是他超凡性格的累积。

道魔咬咬牙,啐道:“我不管你在想什么,反正自今日起,你就是我岳阳教的人,假若你出了这座山,江湖武林,各路仙家都会追杀你,都会认为你是邪祟!即便是你好事做绝,也不会有人怜惜你,这就是道魔殊途!”

任重远莞尔一笑,解释道:“他们愿意杀就杀吧,反正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只野猪都可以撞死我,莫道是一位仙家了,我不介意,只当是狩猎的时候被野猪撞死了!”

“你······你······不可理喻······”

道魔甩了甩拂尘,但见地面上掀起一层层沙石,瞬间变得尘土飞扬,黄沙遍天。任重远被这迷茫的煞气所团团包围,睁不开眼睛,而且也感觉不到外面任何温度。只能听到耳畔风声呼啸,还有一粒粒飞沙走石在刮着脸颊。

看来道魔当真是心下怒火了,似乎要好好惩戒一下面前的这个小儿。瞬间,只见风沙骤起,狂风怒卷,任重远被活生生的抬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似乎正要摇摇欲坠了。

“你害怕吗?”

道魔冷哼一声,望着面前的任重远,但见他紧闭着双眼,一声“哎呀”的叫着。这道魔似乎隐隐约约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小子有妥协的欲望,不禁心下自豪了一番。

“不害怕!不害怕!”

任重远捂着嘴巴,挡住席卷过来的狂风,而后大声呼喊着,在这一刹那,道魔似乎感觉到自己又一次失败了,就连那一道道魔气,也开始逐渐衰减了。

望着任重远那一双眼睛,充满了坚定和不移。而且面容镇定自若,似乎任何威胁对于他来说都没有用。

“嘭!”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