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和裴修远分手
A+ A-

午后,秋池抱着手里巨大的乳白色盒子追到宾利车外,费力去拍车门,“黎小姐,你的婚纱!”

“丢掉!”

秋池:“……”

车窗半降,车内的女人温婉无害地望向她,“秋特助是不是打算从安盛跳槽陆氏了,还是说陆庭深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恪尽职守地抱着他选的婚纱追我一路。”

饶是秋池这个受过特训的高级助理,在面对黎向晚的时候也彻底没辙,“黎小姐,你这是说得什么话啊?我们当助理的就是混口饭吃,哪儿得罪得起你们这些大人物。”

裴修远是老板,她惹不起;那陆庭深她就更不敢惹了。

助理这个行业,向来最没人权。

不过,回国短短几天,一个他们老板还不够,竟然连LUC的陆氏集团老总她都认识?

眼前这个姑娘,明显不是一般人。

黎向晚单手撑在下巴上静静地望着秋池,忽然问,“市中心医院离这儿应该不远吧?”

这个话题跳跃地太快,依旧在黎向晚身份上纠结的秋池难得反应慢半拍。

只听车门“砰”地一声打开,坐在驾驶位置上的人主动让位到副驾驶,“上来。”

“祖宗,你又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去医院。”

“去医院当然是因为有病啊。”

“……”

确实有病,傲娇病能治吗?

不知道路就直说,干嘛摆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脸。

下午,秋池陪着她做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体检结果表黎向晚却一样都没拿走全部交给了她。

“把这些拿给裴修远看。”

婚前体检?难道不应该他们两个人一起来?

秋池莫名,不知道黎二小姐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

罗森酒店。

黎向晚在停车坪泊好车,解开安全带刚要下去,却被车后位置上精致的婚纱盒吸引住了。

陆庭深接了电话离开前的话依旧萦绕在她耳边:“和裴修远分手,不然我会让你后悔。”

到底是庭风的一母同胞的大哥,连动怒前说话的语调都拿捏的一模一样。

黎向晚神情恍惚,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拧着黛眉把车里的婚纱盒子抱了下来。

算了,欠他们陆家的。

她一边用房卡开门,一边预计着裴修远的电话。

果不其然,还没来得及换拖鞋对方的电话就打到了她的手机上。

“已经回酒店了,阿黎?”男声嗓音暗哑,带着丝丝缕缕的疲惫。

黎向晚盘腿坐在沙发上,绯色的唇似扬非扬,“看来裴先生家的那朵白莲花让你很累。”

“是前女友。”对方纠正,“我和她现在没关系。白雅自杀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不会让你为难。”

“没关系?”黎向晚好整以暇的浅笑了下,“和她没关系,你为了她那么对我。还一把把我推开现在后背都撞得青紫。不过也可以理解,女朋友自然比恩人的女儿重要,你是下意识的本能,我不怪你。”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看着办公桌上摊开的体检表,清一色的皮外伤记录。

让他不由得无奈,又拿她没办法,“说了不怪我,还让秋池把这些送来给我看,明摆着是敲诈勒索来了。小阿黎你的戏感再足一点,我都快相信你是真的为我吃醋了。”

真可惜。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