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就是下地狱,我也跟着你
A+ A-

他的视线寒的像冰。

-----------------------

山谷幽寂,女人的嗓音夹杂着潇潇雨声,让车内男人的瞳孔骤然一紧。

只因为,她说得是,“庭风,我要结婚了。”

结婚?

掐灭烟,陆庭深的唇角扯开一抹嘲讽的弧度,岑森寒意汹涌而上。

四年荏苒,她一声不响的消失了整整四年,现在一句‘我要结婚了’,就妄想将过去的恩怨一并斩断?

黎向晚,凭什么?

凭什么用血肉之躯换了你,你却能心安理得地继续在我心口上插把刀?

……

雨越下越大,车内人不知道的是,此刻站在墓碑前的女人是那么颓唐。

撕掉故作掩饰的傲慢,她脆弱的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

她说,“庭风,我要结婚了。我真的要嫁给别人了,你还能容忍吗?你回来带我走好不好?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跟着你。”

凄厉嘶哑的女音被湮灭在空中炸开的惊雷里。

雨水落在唇角,竟然是咸的。

傲慢如黎向晚,她这才反应过来,落在脸上的不单单是雨水,还有眼泪。

“庭风,我真的要结婚了。”

她的嗓子已经哑了,却还是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

只因她固执的以为:只要和四年前一样,多说几次惹他动怒的话,他就会气急败坏地回来找她。

可是,望着眼前的墓碑她心死如灯枯:他是真的不在了。

“黎向晚!——你到底在做什么?”

背后男人的冷斥声合着空中炸开的惊雷,让她在转身的瞬间忽然迷茫。

视线模糊间,是男人迈着长腿由远及近的步伐。

雨水顺着他的黑发倾泻而下,滑过他染着岑然寒意的五官,浸透了他身上的墨色风衣,使他整个人都湮灭在一种阴郁的氛围里。

大雨滂沱,他从萧瑟的雨幕中,从冷寂的寒风中而来。

朝着她的方向,深邃暗沉的眼瞳如同寒泉里浸透的黑玉,冷冽夺目到让她避之不及。

“庭……庭风!——”

她独自呢喃着,像是魔怔般几近失控地冲过去扑到他怀里。

却被对方一把攫住精巧的下巴,开腔冷淡讽刺,“黎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廉耻心?”

她不知廉耻?

这句话像是寒彻如冰的水浇在了她滚烫的内心深处,让黎向晚瞬间清醒不少。

男人怀抱里除了淡淡的烟草味,还有清新的白菊香。

手里捧着花,原来他也是来祭奠故人的。

怎么可能会是庭风?

黎向晚讽刺的苦笑:当年她抱着奄奄一息的他,亲眼目睹挚爱死在自己怀里。

那种绝望,每到深夜就像骨髓深处的毒素一样如影随形地纠缠着她。

“你打算抱到什么时候?”

男人面色沉郁,明明和庭风一模一样的脸,嗓音却薄凉到让人心寒。

黎向晚蓦地反应过来以后,兀自将手抽回来背到身后,佯装镇定地开口道,“好巧,陆大少也来祭奠庭风?”

“庭风?”他转过身,冷漠的眉宇紧皱着反问,“这么叫他,你也配?”

黎向晚心口蓦地一疼,绯色的唇静默的绽开徐徐浅笑,“配不配得上,大概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男人面色一冷,旋即讥讽,“是和我没关系,我只是为庭风不值,用命换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