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为男人夜闯男生宿舍
A+ A-

四年前的那场车祸后,很多人都会用讽刺挖苦的语气叫她白眼狼。

然而没有一个人知道,当年怀着孩子被囚禁的她一直受得是怎样的折磨?

雨势并没有减弱,黎向晚敛起内心那种撕扯的疼,理智上却依旧挂着淡淡的温婉色。

“如果陆大少是来挖苦我的,我很忙恕不奉陪。”

俯身将花放下,男人转身,高大的身影让她处于一片压抑的阴翳里。

“不就是结个婚,你还打算昭告天下?让死人都不得安息,黎向晚你可真能耐。”

黎向晚心口顿疼的厉害,明明早已经习惯了他们给她扣上的恶名。

为什么从陆庭深的嘴里说出来,就让她感到格外锥心。

一定是他和庭风太像的缘故吧。

望着面前这张冷峻的脸,她慌促地转身,不想再继续忍受内心那种撕扯的煎熬。

亲眼目睹她避他不及的神色,陆庭深脸色更加阴沉。

伸手一把握住她的皓腕,质问,“你这是心虚了?”

手腕被桎梏后传来的暖意让黎向晚蓦地一怔,这两兄弟不单单长得像,连体温竟也这么相似。

她扯了下唇角压住混乱的心跳才开口,“陆总握着我的手怕是不雅吧?”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一秒,就被毫不留情的甩开。

“不雅?为了追一个男人夜闯男生宿舍被记大过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不雅这两个字?”

黎向晚温凉的神情几近皲裂,当年那件事闹得风风雨雨,从艺术楼到财经系全校闻名。

旧事重提,又是从庭风大哥口中说出来,让她脸上染了恼色。

“就算是这样,也和你无关。当年是我犯蠢,你们陆家的人我再不想惹上半点干系。”

她仓皇般地转身就走。

而他站在她身后,看她利落转身的身影,森冷的薄唇又勾勒起嘲弄的弧度。

她向来如此,想走就走。

狠心又绝情。

就算把整颗心血淋淋的掏出来给她,她都不会为此驻留半步。

看着她越走越远,陆庭深抑制住想掐死对方的冲动,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缄默地抽着烟。

……

雨还在下,黎向晚神情恍惚。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不然怎么总是把陆庭深看成庭风。

就算他们是双生子,以前她常去陆家,也不会把他们弄错。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深一脚浅一脚地踩过泥泞的小路,直到陆氏墓园外的公路上,她握着车钥匙神情恍惚地走向自己的车。

并没有注意到,此刻有辆大型重载货车正穿过盘山公路,一路俯冲般地朝她汹涌而来。

“黎向晚!”

一声惊恐的怒吼合着雨声,让她不由得回神看向陆庭深,这才意识到自己身陷囹圄的危险绝境。

重载货车急速驶来,碾压她仅在分秒,根本来不及躲开。

这样也好,很快就能和庭风碰面了。

指甲嵌入掌心,她闭上眼静默等待死亡的降临。

却在下一秒被死死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额头撞在那人胸膛上的那一刻,她的心脏几乎就要停止跳动。

重载货车呼啸而过,她被大力推开摔在地上。

忍着疼痛睁开眼的瞬间,入目场景让她的瞳孔骤然紧缩。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