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对他女儿却纵容到娇宠
A+ A-

钟灵在外面打了无数通电话,对方才接通。

“钟小姐。”男人有些意外。

“裴少你既然把向晚带回国了,那她的死活你还管不管?”

“她怎么了?”男人的语调即刻阴沉了下去,“现在她在哪儿?”

一连两次发问,让钟灵都开始怀疑裴少对向晚用情至深。

如实报备了医院的地址,还有病房的楼层,她刚想挂断电话就听对方冷冷道,“把你的手机给黎向晚,我要和她说话。”

“哦,那你稍等。”

握着手机跑到ICU那一层,钟灵望着依旧跪在地上的女人,简直愕然。

俯下身,她无奈道,“就算陆庭深救了你,你也没必要为了他死在病房外面吧?”

跪着的女人眉心紧蹙,腿已经没知觉了,苍白着一张脸还来不及说话,就听钟灵举着的手机里传出一声冷腔。

“黎向晚,你现在在干什么?”

肩膀忍不住一抖,她就差被吓掉三魂七魄。

不得不说裴修远和她哥黎司南是同一类男人,平时温文尔雅的装得比谁都善良,真要动怒完全翻脸不认人。

看着钟灵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将手机丢给她。

黎向晚直接瞪了她一眼,“告状精!”

钟灵也不否认,微微一笑后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看戏’。

……

“我——我在医院。”

既然都被自己人背叛告发了,她也没必要对裴修远藏着掖着,索性老实交代。

对方很久不回应,让黎向晚因为今天隐瞒行踪骤然心虚。

“我没事,其实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森冷的男音直接打断了。

“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却要从旁人的嘴里知道。黎向晚,你到底拿我当什么?”

“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她也许是失血过多,脑子一抽回了句,“当爸爸。”

谁让他平时对她管东管西的。

钟灵:“……”

裴修远比她们想象的淡定,语调不急不缓,“好,很好。黎向晚你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好好待在医院,如果到医院见不到你人影,你爸爸我把你往死里打。”

黎向晚:“……”

被挂了电话,她长舒一口气丢手机给钟灵。

谁知长椅上摆着淑女良好坐姿的女人,开口就嘲笑她,“哟,这才几天不见就认了个钱多颜好的爹?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福气。”

“……”她仰起脸望向她,“烦都快烦死了,你还有闲心说风凉话。”

“我看你啊,是命里犯桃花。倒下一个陆庭深,又来一个裴修远,多少女人羡慕都来不及。”

“呵——”黎向晚冷笑一声,“他们看重的应该不是我这个人吧。”

四年前,北城黎家盛世,董事长黎远山曾许下重诺:成为黎二小姐丈夫的男人,能获得ANT10%的股权。

四年后,黎家虽倒,ANT易主后依旧昌盛繁荣。

股权还在黎家手里,只等二小姐结婚的那一天。

钟灵对于她的说词并不苟同,“向晚,有时候别人对你有所图未必是件坏事,至少他必须掏心窝子对你好,管他真情假意。”

“也对。”她眯着杏眸浅笑,这笑苍白到没内容。

……

半个月以后,医院病房。

傅西洲坐在沙发上摆弄着iPad,病牀上的男人头上依旧缠着纱布,面无表情地打着点滴。

商颂推门进来,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手续单说道,“出院手续都办好了,陆总,医院的环境相对来说差点,等明天回水云间,您就可以好好静养了。”

病牀上的男人用空着的手翻文件,头都没有抬。

“不用了,就住在这。”

沙发上的傅西洲生生怔住,他不信这是向来洁癖成瘾的陆庭深说得话。

毕竟,这人出趟远门连酒店都很少睡。

把iPad丢沙发上,傅西洲戏谑着问他,“怎么,住医院还能住上瘾?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翻开的文件夹被合上,男人觑了他一眼,“她呢?”

这个她是谁,傅西洲自然心知肚明。

懒洋洋地靠在病牀前的椅子上,他眯着眼回答,“从你醒过来到现在整整半个月,终于忍不住打算问出口了?”

是,半个月了。

陆庭深面无表情的俊脸,顿时阴沉下来。

半个月转眼即逝,那个女人连句道谢的话都没来对他说。

不过,他不是早就知道她是个多没心没肺的人了,何必抱有幻想?

“庭深。”傅西洲把玩着手里的水果刀,多情的桃花眼却显得锐利无比。

“陆庭风已经在四年前被那个女人害死了。你是陆庭深,盼陆家点太平就离黎向晚远点。毕竟,农夫和蛇的故事上演一次就够了。”

商颂听得云里雾里,病牀上的男人却勾着薄唇,冷笑了一声。

让病房内的气压瞬间低了好几个度。

“放心,四年前犯贱的事情已经做得够多了,找她自然因为有账要算。”

傅西洲神情恢复向来的温雅,动手削起苹果来,“这破医院哪有家里舒服?一一在我那儿也快待烦了,小不点儿天天吵着要见你,你也该回水云间休养了。”

“商颂,明天出院。”

“好的老板,已经办好了。”

傅西洲听着两人的对话,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笑得眯起来。

他就知道,陆庭深虽然冷漠无情油盐不进,可对他女儿却纵容到娇宠。

用陆家小公主当借口,傅西洲百试百灵。

……

夜很深了。

病房外的人花了很大功夫,才收买护士小姐引开了商颂。

其实黎向晚每天都来,但是没有人会放她进去。

病房的门虚掩着,白皙的手指按在门把手上,她知道不管怎样欠对方一个‘谢’字,可真要进去,她反倒紧张起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