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来者不善
A+ A-

卿如晤连忙起身,给老夫人顺了顺气,然后端起茶水服侍老夫人喝下,老夫人这才平静下来,继续道:“管理奴才哪有主子亲自动手,你身边也没个得力的人,待会儿把我身边的荷风和竹露领走,荷风心思玲珑,能帮你管教下人,竹露从小学武,不仅可以保护你的安危,还可以帮你震慑那群不安分的奴才。”

卿如晤心头一跳,卿彧一心想攀龙附凤,所以为每个女儿都准备了两个悉心调教的丫头,以备不时之需。

荷风竹露正是特意为她准备的,前世直到她嫁入太子府才被送到她的身边,一直是她得力的助力,哪怕到最后一刻,也能随她从容赴死,没想到今生却提早了几年被送到她的身边。

本来她将卿怀璧留在淑清院睡下,故意让院里的丫头看到,是为了让老夫人知晓淑清院的丫头玩忽职守。

荷风和竹露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有了荷风和竹露,王氏放在淑清院的丫头,成不了气候!

卿如晤顺势搂住老夫人的脖子,亲昵地道:“这么说,祖母不生孙女的气了?方才可把孙女吓死了,要是祖母不理孙女了,孙女会伤心死的。”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慈蔼地道:“看到你这么可怜,我心都酥了,还生什么气?”

听了老夫人的话,卿如晤内心五味杂陈,前世她母丧弟亡,被二皇子未嫁先休,正是老夫人把她带在身侧,才让她得以活着嫁入太子府。

想到这里,卿如晤又往老夫人的脖子上蹭了蹭,眼睛却忽然红了:“谢谢祖母,您真是个活菩萨!”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头,痛心地道:“你母亲白氏执掌中馈十数年,从未让我老婆子操过心,我是怎么也不相信,她会做出这种糊涂事,可惜我正要问个清楚时,她已经去了,祖母能为做的,也只有及时封锁消息,给你母亲一个体面。”

“但无论真相如何,这毕竟是不光彩的事情,为了你们姐弟的清誉着想,把你母亲的事忘了,开始新的生活才是最要紧的。”

卿如晤不忍驳其心意,郑重地点了点头,应了声“是。”

卿怀璧留宿淑清院一事算是揭了过去,卿如晤又和老夫人说了会儿话,便领着荷风和竹露离开。

却不知顾妈妈看着她的背影,小心地向老夫人道:“老夫人,大小姐的行为总归不妥,不到一年大小姐就及笄了,若是这时传出和弟弟同处一室的流言,轻则有碍大小姐的名节,重则有碍相府的清誉……”

老夫人想了想顾妈妈的话,道:“严令下去,谁要是敢乱嚼舌根,我绝不轻饶。”

“老夫人,您这样会不会太放纵大小姐了……”顾妈妈继续小心翼翼地道。

“放纵?”老夫人一瞬不瞬地盯着顾妈妈,道,“方才你没有听清吗?白氏一走,淑清院那些狗奴才竟敢蹬鼻子上脸,若是我还去惩罚如晤,岂非助长了那些刁奴的歪风邪气?!”

“奴婢明白了。”顾妈妈连忙低下头,掩住眼底的失望,小声地道。

此时的卿如晤,已经走到花园。

忽然间,她的手猛地被捏住,一道娇嫩的声音随之响在身侧:“卿如晤,你莫不是聋了?!我叫了你几声都不曾听见!”

卿如晤不着痕迹地甩开捏在手腕上的手,抬眼打量眼前之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