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证据口供
A+ A-

“王,王爷。”阴森的宁王府刑堂内,即使在白天,里面依旧幽森恐怖,以至于被带过来的喜儿和周管家看到上面坐着的是墨南宸本人之后,吓得腿一软,直接一下子跪了下来。

“你们两个混账,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啊,本王会亲自过来审问你们两个孽障?”墨南宸冷笑道:“这几天的日子不好受吧?我告诉你们,不跟本王说实话,我保证让你们体验什么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

他“咣当”一声,直接扔出了无数的刑具,转而看着两人颤抖的眼神之后怒喝道:“怎么?是觉得本王的开场白过于啰嗦了?那好啊,吴欢,给周管家上刑,本王来看看喜儿的反应。”

吴欢本就站在一旁,闻言直接拉起来一片镶满了无数锋利脚钉的铁丝网,扔在地上,转头就带人将周管家强行按住,从上面暴力拖过之后,鲜血开始流成一片。周管家整个后背上面衣裳被刮成了一条一条的,而且皮肉翻卷,被锋利的脚钉硬生生的刮出了无数条血沟。

这种疼痛几乎没人能抗得过,那一瞬间凄厉的哀嚎声迅速响起,直接吓得喜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墨南宸犹如看见了魔鬼一般。双目之中全都是一片惊恐交加的神情,整个身体更是颤抖不止,嘴唇开阖之间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

“怎么样?你说不说?”墨南宸捏着喜儿的下巴,俊逸的脸盘上带着残忍的笑容和报复一般的畅快,声音低沉道:“还是你也打算在上面滚一遍?”

“我,我说,王爷您想知道什么?我为什么都说。”喜儿颤颤巍巍的样子让墨南宸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转而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暴虐之色,声音也一瞬间变得异常暴戾:“那好,楚梦溪那个贱人是如何从宁王府偷跑出去,又是如何潜入乔家下毒害了他们一家上下十几口人的?若是有一个字是假的,我一定把你这身细皮嫩肉剐成一条一条去喂狗。”

“是,是,是,我说。”喜儿瘫坐在地上,看着那边被吴欢拖到一边生死不知的周管家,只觉得身体一瞬间都不是自己的,说话话语声也情不自禁的变得结结巴巴的,但是在墨南宸的目光注视之下,她却不敢有任何的迟疑,或者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这么说,是你和周管家开门,放楚梦溪出了王府是吗?那乔家那边呢?她怎么进去的?深更半夜,康仁坊早就关闭了,她怎么过去的?你在干什么?是不是也跟着助纣为虐?”墨南宸怒喝一声,直接砸翻了眼前的案几,转而怒喝道:“还敢不说实话,是想让本王亲自动手行刑是吗?”

“王爷,王爷息怒啊。”喜儿颤颤巍巍道:“奴婢只是一个奴仆,如何敢不听命行事?更何况,那时奴婢也不知道王妃她,她是要下毒害人,所以就,就跟着一起到了乔家门口。奴婢,奴婢还以为王妃是打算找乔家姑娘炫耀一番,所以,所以就——”

“所以呢,你是觉得本王会相信你有本事绕开康仁坊的守卫,有本事帮着那个毒妇进入乔家是吗?你是觉得本王和你一样蠢是吗?”墨南宸怒喝一声,转而指着对方道:“你还不说实话是吗?也好啊,今日我就打死了你,让你知道知道,在本王面前说谎的后果!”

“王,王爷,奴婢不敢说谎,都是,都是真的。”喜儿眼神之中满是慌张,结结巴巴的语气让墨南宸更加愤怒,随即上前一脚枪其踹翻在地,转而怒喝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人?给我说!”

“是,是。”断断续续不成连续的声音在喜儿重新挣扎着爬起来之后重新想起,但是此时愤怒之中的墨南宸不清楚的是,喜儿那原本惊慌的眼神在这一刻忽然出现了一丝奇异的神采,似乎是就等着对方询问这句话一般,只不过这种神情转瞬即逝,随机恢复如初之后,战战兢兢的重新跪在一旁。

“是少公子,在王府角门外面,用马车,用马车带着王妃出了康仁坊。”喜儿磕磕巴巴的话音一落,一下子让墨南宸霍然回头,转而怒喝道:“小贱人,在这个时候你还敢说谎,真打量我不会打死你吗?”

他越说越气,直接抽出一根粘着盐水的鞭子劈头盖脑的直接抽的喜儿满地乱爬,哀嚎声甚至于一下子直接传的整个刑堂都跟着回音不断。

“奴婢,奴婢不敢说谎,奴婢亲自跟过去的,就是,就是少公子的马车。”墨南宸暴虐的鞭子之下,喜儿的气息逐渐微弱,但是声音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有那一双眼睛此时虽然目光涣散,却露出了一丝奇怪的放松。

“王爷,周管家那边审问过了,说是当夜,楚家少公子的马车确实是从王府门口经过,而且出了康仁坊就朝着乔家所在的京都坊而去。”此时,吴欢满身是血匆匆而来,低声道:“周管家重刑之下,性命垂危,但是却死咬着不松口。属下觉得他不像是在说假话。”

“哼,一对狗男女,倒是心齐得很。”墨南宸扔下鞭子,扫了一眼被打的奄奄一息,眼神都开始涣散的喜儿冷哼一声之后怒吼道:“我不管是谁,都给我抓起来。去找宋南云,让他去给我把楚梦河抓到王府,本王倒要看看,这个楚家少公子到底有多大的胆子,敢助纣为虐,残害无辜。”

“这!”吴欢脸色一垮,还试图说点什么,但是暴怒之中的墨南宸根本没理会对方,反倒是一脚踹出,直接将对方也给踢翻了,转而怒喝道:“还不快去,告诉宋南云,抓不到楚梦河,我就要他的脑袋。”

“启禀王爷,城外暗卫送来书信,说是十万火急,让王爷必须马上拆阅。”吴欢刚刚走后,李十三就匆匆闯了进来,甚至于对于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直接匆匆从怀里掏出一份火漆急信递给了对方。

“好,当真是天助我也,暗卫这回做的漂亮,立即让他们带着所有的证据和证人马上进宫,本王这回倒要看看这个老匹夫该如何抵赖。”墨南宸只是看了一眼就随即拍掌笑道:“你马上去禁军之中传令,严阵以待,封锁城门,防止有人走漏消息逃走。”

“王爷,我们亲自动手啊?”李十三一呆之下,试探着道:“不是说好了让御史台顶在前面吗?王爷您如今的身份可不适合?王妃她如今可是众人亲眼见到被带回王府的。”

“都被这两个混账给气糊涂了,去找御史中丞,让他带人进宫,但是禁军那边一定要提前准备。”墨南宸一怔,随即道:“进宫送罪证我们不能出手,但是楚家那边不能等,另外你马上随南云出手,要提前一步给我把楚梦河抓回来,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本王不能再假手他人,知道吗?”

“领命。”李十三躬身接令,但是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不忍,他的心思和宋南云差不多,但是在这种时候,没有人能够劝服暴怒之中的墨南宸,所以只能随即起身往外走。

“算了,这不是我该管的。”李十三出来之后没来由的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转而暗自叹了口气,目光也一下子变得极其深远。

“让墨南宸给我滚出来。”只不过,很明显李十三这边还没采取动作,康仁坊宁王府门口,伴随着一队身穿甲胄的护卫迅速将王府门口团团围住,中间,一他所要抓的楚梦河就已经自己出现了。

“少公子,你想干什么?”宁王府门口一阵大乱之后,里面镇府常兵在吴欢的率领之下也随之冲出,盯着眼前这个长相和楚梦溪有几分相似的少年人冷笑道:“王爷尚未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敢辱我姐姐,今日我断然不会放过他,让他给我滚出来。”少年人就是楚梦溪的弟弟楚梦河,此时长剑怒指吴欢,冷笑道:“你一个小小的侍卫焉敢拦我去路。”

“不好意思了,少公子,今日你来了,那就走不了了。”吴欢和宋南云等人不一样,对于楚家人根本不屑一顾,长刀一挥,随即冷笑道:“给我将他们全都抓起来。”

“你敢!”楚梦河尚且没来得及动作,吴欢手下已经倾巢而出,一下子将楚梦河带来的护卫反包围在府门口,长刀雪亮,冲锋上前,瞬间厮杀声快速响起。

“给我纳命来!”吴欢的话语让楚梦河一呆,但是随即手中长剑极速挥舞,直接朝对方而来,楚梦河年纪虽幼,但是此时却卯足了全身的气力,出手之时根本没有容情。

“你牙都没长齐,就想着英雄救美?就你那三脚猫的本事,还是给我乖乖呆着吧。”一声冷笑之后,吴欢身形犹如闪电般直接扑到了楚梦河跟前,手中长刀连续猛击,和楚梦河瞬间战在了一起。

“当当当”清脆的金铁交鸣声迅速传出,不过三招,吴欢直接将楚梦河手上的长剑击飞,紧接着人影一闪,一击手刀迅速敲在了楚梦河的后脖之上,后者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身形一顿,迅速倒地。

吴欢等人都是跟着墨南宸在沙场上滚过几遍的铁血将士,面对楚梦河带来的这些护卫,从一开始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将来人尽数击杀,送到巡防营,就说,有贼人冲击宁王府,被镇府常兵全数击杀。”吴欢根本没有理会外面的厮杀,摆了摆手,朝着外面冷笑一声,转而提着楚梦河大摇大摆的入府。

“快,快去通知相爷,少公子被宁王府的人抓了。”这一下变故让楚梦河的护卫一阵大乱,随即怒吼声快速响起,不断有人往外冲出包围圈,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而同一时间,宁王府的镇府常兵当街追杀,竟是于肆无忌惮,直接吓得康仁坊周围的行人四散而逃。

而在同一时间,已经回府的吴欢却拎着楚梦河直接来到前厅,将其扔在了墨南宸跟前,躬身道:“人已经抓了,外面是否——”

“杀过去就是,现如今大内谕旨应该已经在路上了,通知南云,立即带禁军包围楚相府,上下人等一个不留,敢于顽抗者,杀无赦。”墨南宸冷笑道:“今日,便是楚家灰飞烟灭之时。”

“那他呢?”吴欢转头要走,但是随即回身,指了指地上依旧未曾醒来的楚梦河问道。

“送进地牢,待我了解了楚家,自然回来亲自审问这个小崽子。”墨南宸霍然起身,边往外走边冷笑道:“去后院看看那个毒妇,别让她死了,我倒要看看这姐弟当堂对峙,到底是谁在说谎!”

宁王府前面发生的事情没有起到半点波澜,也根本没有影响到此时尚且在恭事房内艰难求存的楚梦溪,甚至于此时的她尚且不知道,伴随着她被带回京城,一场围绕着她的变故此时已经展开。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楚家。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16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