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宫宴之事
A+ A-

“你说的这些本宫也知晓,我想知道的是其他有关于他的事情。”

------------------------------

“这……”那宫娥此时已经收起了眼泪,听着慕千瑶这般问话却还是带了几分惊疑不定的偷偷看了一眼她,见她目光炯炯满是探究之色,心知必然是要给公主说出些什么的,这才给自己壮了壮胆慢吞吞的说道:“公主殿下,奴婢倒是知道有关于一个关于大将军的小道消息,听说大将军在没有发迹之前在老家是有一个未婚妻的,但是当大将军到了现在的位置后,他那未婚妻却离奇的失踪了。知道这消息的人都暗自在传是不是大将军将他那未婚妻给怎样了。”

“还有什么,你且继续说。”慕千瑶紧紧的拧着眉头,眼底闪过一抹深思之色。

宫娥偷偷地咽了咽口水,见慕千瑶似乎无什么不悦,这才又继续小声的说道:“奴婢还听说这赫荣涑不仅对待战场上的敌人残暴无比,连对待他府中的女人也是这样,奴婢曾听小道消息传过有些从大将军府中出来的女人曾经说过这大将军对待她们也是十分的粗暴野蛮,更有甚者被大将军打的遍体鳞伤的,听着十分的可怜。”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更不能与他成亲了!”慕千瑶狠狠的一拍床榻,咬牙切齿的说道。

原本她还还没有什么,但是在听说到赫荣涑竟然打女人的时候一下子就不淡定了,若真是嫁给了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她岂不是天天要受他的折磨!

“公主殿下,您小声一点!这些只是奴婢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不能当真啊!”宫娥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可怜巴巴的望着慕千瑶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慕千瑶紧皱的眉头拧得更紧了,心中对那个男人愈发不满起来,难道她要说些什么话还用得着回避惧怕那个男人不成?他可是堂堂一国之公主,那男人说通天也只是个镇国大将军,先前他对自己的那些不礼貌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让自己嫁给他?呸!白日做梦!

“你不要害怕,这是在我的寝殿,他不能奈你怎么样的!好了没事了,你下去吧!”慕千瑶眼中划过一丝冷芒,挥手示意那宫娥退下。

那宫娥又欲言又止的偷偷瞧了一眼,见慕千瑶再没了反应,这才怯怯的行礼退下了。

慕千瑶一个人躺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之中,看来这赫荣涑还当真是个不好相与的,连她宫里的宫娥都畏惧他,这凶名已经不只是在外了,而是十分的显赫?可那又如何她是绝对不会害怕的!

她放在身侧的小拳头紧了紧,眼神一片坚定,无论再如何的困难她是一定要将这婚给退了的!

日子就这样不急不缓的过了几日,皇后也日日来探望她,慕千瑶却也不敢再轻举妄动,要是再一次被逮了回来,后果就不知如何了。

而就在某一日慕千瑶的高烧已然退了,正十分无聊的躺在花园中的贵妃椅上纳凉的时候,皇后却带给了她一个好消息。

“瑶儿,再过半个月就是你父皇的六十寿诞了,可有想好给你父皇送什么礼物?”皇后笑眯眯的从花园外款步走向慕千瑶,面上一派慈爱和睦的神情。

这个女儿这几日也叫她稍微省着点儿心,不再做出那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安安静静的就呆在自己的寝宫中。

虽然皇后还是有些担心女儿,这样是否太过于文静了,但是日日都去探望他慕千瑶,见她并没有想不开也就放心了。

“母后,容女儿好好想想!”慕千瑶古灵惊怪的弯眼璀然一笑,心中立马就有了些想法,这次父皇的寿宴着实是个好机会将那门糟心的婚事给退了!

“好,瑶儿慢慢想,母后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皇后却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眼含了几分忧愁和担忧的又看了一眼慕千瑶,见她还是一脸无忧无滤的看着自己,心中有几分不忍,但是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别过眼去这才狠下心说道:“瑶儿你父王要你好好准备一个节目,用来讨得大将军的欢心。前几日你地两次出逃已经令大将军心存不满了,这一次你父王说一定要让你好好在他面前表现一番。”

皇后知道这样的说法,其实对女儿来说是十分的不公平但是她也是无可奈何的,即使她贵为一国之皇后却仍旧改变不了自己的女儿要被用作政治联姻的结果,只能在身后为女儿出谋划策,让他的日子过得不要那么难!

“母后,父王怎么能这样做!父王…他明明知道女儿很讨厌那个男人,却还是要女儿在她面前献媚!难道父王不知道这样只会让女儿无地自容吗!”慕千瑶细细咀嚼着皇后口中的话,心中陡然升起一阵悲哀来他的父王真的是他的亲生父亲吗?为什么一点都不为女儿着想!自己在那个什么鬼大将军面前都出丑两次了,他这个做父亲的,却还要让自己讨好那个男人!

皇后像是早已料到她会有这般的反应,便走到她跟前轻轻抚摸着她带着细小绒毛的额头,眼中满含无奈地长叹一声叹息道:“瑶儿,母后知道让你做这些着实是为难了你,但是这也是形势所迫啊!”

慕千瑶不明白她的国家根基稳固,人民安居乐业,那为什么还要牺牲她一个小小的女人示好那什么鬼大将军?

“母后,瑶儿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不选,偏偏就选中了我呢!”慕千瑶此时有些崩溃,双眼通红,眸子中满是质问的看着皇后想要给让她给自己一个答案。好不容易她来了这古代刚刚体验了一把母爱,却又让她面对这残忍的事实让她怎么不难受!

皇后刚刚绷起的冷面却霎时间垮了下来,现在女儿这一副委屈受伤的模样,她的心中也是十分的不好受,本来那天冷面扔下那句话走后,她就十分的后悔不该对女儿这般的严厉苛责,即使事后再怎么说服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国家、为了大义,她的心中却再难平复下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