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解围
A+ A-

在一旁紧紧盯着慕千瑶的赫荣涑,在听说她要皇上达成她一个愿望的时候,就已经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今日在瞧见慕千瑶这般风华绝代的跳出这样一出舞之后,赫荣涑就感觉有些不太痛快了,虽然说他们二人之间也并无什么感情,但是他还是忍受不了那些男人看着自己未来妻子的那种眼神!而现在皇上也答应了要许给她一个愿望,那她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回父王的话,儿臣并不想要这天上的星辰,儿臣只求父王能够解除与镇国大将军的婚约!”慕千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向皇上,眼中一片坚定之色。

她的话却如同一声惊天炸雷,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皇上在听见他这句话之后也收起了面上的笑容,目光幽深的看着慕千瑶却并不说话。

气氛一下子就冷凝起来,慕千瑶虽然看清楚了皇帝的眼光中有对她的失望与生气,但还是倔强的分毫不肯退让的直直看着皇上的眼睛。在场上的大臣也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昭阳,莫要胡闹!”皇上雄浑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响起,众人纷纷停下嘴中的话语抬头齐齐的看向上手的皇帝,见他虽面上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但是众人就是能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脚底往上直窜,皇上明显是要发怒的征兆啊!

慕千瑶却丝毫不畏惧皇上这略带了些警告的目光,还是如之前那样一般眼睛眨也不眨地瞪着看他,口中振振有词的说道:“父皇,您最疼儿臣了不是吗?儿臣与镇国大将军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他长年累月出去打仗,儿臣与他又怎会相处的好呢!”

“昭阳!”皇上狠狠一拍龙椅,半白的浓眉竖起眼中满是恼意。慕千瑶与赫荣涑之间的婚约,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也是由他亲口定下的,就如同已经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本以为昭阳已经懂事了却没想到还是这般的任性,让他在众位大臣面前失了面子!

眼见着父女二人紧张的对峙,赫荣涑却不知道为何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从座位上站起走到大殿跟前,与慕千瑶同排后跪下双手抱拳,看着皇上恭恭敬敬的说道:“回皇上的话,昭阳公主是之前与臣有了些误会,所以才说出这样的气话的,请您不要放在心上,臣与公主感情十分的好,她自是愿意嫁予臣的!”

慕千瑶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连忙偏头看向他,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意“你说什……”

可还没等她说完一整句话,皇上略带了些调侃之意的浑厚声音却又再次响起:“昭阳既然是这样,就莫要再闹小性子了。今日你给父王献的舞十分的特别。就赏你公主府一座,待日后你们二人成婚后便可搬去居住,再赏黄金十箱、珍珠十箱……”

事已至此,慕千瑶也不好再说话来打断皇帝,只能咬牙切齿的死死瞪着赫荣涑,就仿佛他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

终于等皇上念完了要封赏给慕千瑶的东西之后,她却显得有些失魂落魄,魂不附体的接旨。

今日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白白被浪费了,以后怕是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难道老天爷竟这样针对她,非要她嫁给那个讨厌的男人?

赫荣涑自然没有错过她这样失落的神情,明显心不在焉的谢恩,眼神顿时一凛心脏就像被人狠狠抓住了一般,骤停了片刻。

慕千瑶就这般讨厌他吗?

“昭阳公主。”想了想赫荣涑就在退场的时候开口叫住了慕千瑶。

他不知道心中这是怎么了,竟莫名其妙的想要跟慕千瑶解释一二。但是他该说什么该如何说?难道要说他坚持着要与慕千瑶成婚其实目的就是为了让皇帝对他不再那么戒备和猜忌?

赫荣涑不动声色轻轻摇了摇头,他又何必与那个女人说那么多,只要那女人安安心心嫁给他便是,虽然可能真的如同他所说自己长年累月在外征战,但也决计不会亏待了她去!

谁知道慕千瑶却根本不想搭理他,眼观鼻鼻观口的目不斜视向前走着。

赫荣涑见她这样,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心底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也在此时烟消云散,面上又恢复了那一贯的冷漠眸光不善的扫了一眼慕千瑶,沉默的与她分道扬镳。

慕千瑶简单的洗漱后换回之前的衣裳,正当她回到殿外准备返回宴会上之时,却突然瞅见赫荣涑那张可恶的脸中笑容满面的与皇上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一下子就没了兴致。

轻嘲的嗤了一声,慕千瑶回身就走。方才她已经受够气了,现在暂时不想见到那张男人可恶的脸!

殿内灯火通明歌舞袅袅,殿外却显得有几分萧瑟。

黑黑的夜幕中只有宫殿的外围点亮几盏灯,远远望去明明灭灭也是一片虚幻的灯影,叶片被夜风吹得沙沙作响树干高大的躯体犹如暗夜中的妖魔隐匿在这夜色之中,偶尔听见几声鸟儿的鸣叫却显得十分的落寞。

慕千瑶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久,只知道当她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是她陌生不认识的。

连片的木桥架在一片巨大的湖泊之上,倒映在湖面上的圆月清明无比,粼粼的波光因着倒影着月光显得无比温柔,纵横交错的莲叶在月光下吐露着点点的水珠,时不时传来几声蛙鸣却也将这一片平静不动声色的打破。

“为什么我就非要嫁给他不可呢?”慕千瑶的眼中罕见的带了几分轻愁,慢悠悠的晃到湖边坐下湖边的那颗柳树下轻声说着。

可是能够回答她的也只有今晚的月色和远处的蛙鸣,一阵夜风吹过带起她的衣摆,让她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虽然已经是夏季了,但是夜晚的寒冷却是让人不容小觑,更别说这可是古代不像城市般可以集聚起白天喧嚣的热气。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