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十六章 纠结
A+ A-

说完抬起头,眼眸中带了些哀伤,带了些期许,又带了些鼓励。他从小就喜欢“昭阳公主”,而且他们二人就是天作之合,为什么就是不能够在一起呢……

慕千瑶有些不忍直视,别过脸去不去看他,袖中的手指紧张地捏了捏,放下心中那些不忍,语气冷漠的说道:“柏哥哥,瑶儿之前说的那句话全都是真心的发自肺腑。何况我是公主之尊,绝无任何人敢威胁我。”

“瑶儿!我不信!”徐云柏松开抓着胸前衣料的那只手,神情激动的喊出声,脚下又跌跌撞撞地小跑了两步,来到慕千瑶的面前,身体之间的距离几乎不到一厘米。

慕千瑶听到动静转过脸去,却用力过猛,与徐云柏的面庞差一点就撞在了一起。

心惊胆战,屏住呼吸地打量了下二人现在的情况,慕千瑶脚下不动声色的悄悄向后退了一小步,与徐云柏拉出了写距离来,这才又头疼的想着该如何应付他。

“瑶儿,你看看我,告诉我你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徐云柏见慕千瑶还是默不作声,眼神乱瞄着却不看他,心下一激动,便上前一步双臂紧紧箍着慕千瑶的肩膀喝问道。

“疼!柏哥哥你松手!”慕千瑶原本已经恢复红润的面容霎时间一白,忙不失的叫唤道。

被徐云柏这突如其来的一箍,搞得肩膀有些疼,心中却更是不满,这些男人一天到晚就会欺负她身娇体弱的!一点都不体谅一下自己,而且她是公主诶!怎么就这样一直随意被人动手动脚的呢!

徐云柏听了她这一声痛呼,才稍稍抑制住了那激荡的心情,略带抱歉的看了慕千瑶一眼,却还是没有松开箍住的手臂只轻轻放缓了些力道,紧绷的面容也稍微柔和了些,语气满是温柔:“瑶儿不要骗柏哥哥,瑶儿与柏哥哥是同样的想法对不对?”

慕千瑶心中疯狂呐喊中不对不对!面上却还是一片淡漠,凝眸直直的看向徐云柏的眼睛,一字一顿缓缓的说道:“不,柏哥哥,之前说的话就是我全部的想法,没有其他了。”

徐云柏却好似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魔怔似得直勾勾看着她的眼睛。慕千瑶原本就生得漂亮,因着她身份高贵,所以她的眸子中一直都是那一股磨灭不去的傲气,可如今这清冷如竹的眼神却让徐云柏更为迷恋了。

他着了魔似得将唇轻轻靠近慕千瑶的唇畔,眼神中满是决然与无悔,就要张口覆上那张说出令她伤心疼痛的话语的唇。

可他的腰侧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不敢信一般的低头看去,却发现是慕千瑶手上正攥着一把发钗,正捅在他的腰间。

“瑶儿……”徐云柏不可置信地看着慕千瑶,他只感觉他的世界整个都崩塌了,原来方才的那些竟然真的就是慕千瑶心中真正所想,所以她连亲吻都吝惜地不施舍。

或许不应该再自欺欺人了,今天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是他抛弃了自己作为丞相所有的尊严和骄傲,若是再继续下去,他怕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不仅强迫自己喜欢多年的人,还恬不知耻的,想要占她的便宜!简直不配为人!

“柏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慕千瑶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她一慌张就将刚才跌倒后一直放在袖中的钗子拿了出来,又鬼使神差一般的捅向了面前之人,还好隔着衣料她的力气也小,索性并未捅进去,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这才颤抖地松开了手中的钗子。

“咔”的一声,钗子骨碌碌的滚落到了草坪之中,随即静默无响了,而二人此时也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

“那我先走了。”沉默良久,徐云柏才苦涩地笑了笑,见慕千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便黯然的离去了。

慕千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虽然有些愧疚难当,但更多的却是释然。她穿越到这副身体上连一个月都不到,就遭遇到两个各不相同类型男子的“纠缠”。也许对徐云柏用纠缠二字似乎不大妥当,但是对于慕千瑶来说也并无不同了,毕竟她不是真正的那个古人昭阳公主,她身体里的灵魂只渴望着自由!

慕千瑶在直到看见徐云柏的身影消失在黑暗当中之时,才轻轻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她追也不是铁石心肠,但却也是个自私自利之人,更多的只在乎自己……

撩起裙摆看了一眼仍旧有些红肿的脚踝,在经过徐云柏得按摩之后那里已经不肿了,但是那些印记却还没有立刻消退下去,揉了揉脚踝那处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好吧,又是我一个人在这了,还是赶紧回去为妙。”慕千瑶看着愈发深沉浓重的暮色,决定不再耽搁要回到宴会上,她出来了这么久,怕是已经被有心人给注意到了。

一手揪着裙摆不让它绊倒自己,另一手撑着从略微低矮的湖边爬到上面去,慕千瑶几乎要使出吃奶的劲儿了。也不是他有多么身娇体贵,只是这先是一次高强度的舞蹈,后又连续遭遇两番惊吓,她没有成为软脚虾已是万幸了好不好!

历经“千辛万苦”,慕千瑶终于是爬回了湖边的岸上,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下山容易上山难!之前她就顺着坡一下子就下来了,却没想到又费了那么大功夫才再次爬上去!

“呃……可是我怎么回去才好?”慕千瑶满脸惆怅的看着周围一片漆黑,还有那几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路径,面上满是苦恼。

站在原地,慕千瑶绞尽脑汁的思索着方才徐云柏上去之后大概是从哪个方向走的,这才选定了方向,顺着那处走了过去。

而她不知道的事,在她的身影慢慢远去之时,有一个人影从旁边的低矮灌木丛中换换站起身来,发出悉悉嗦嗦的枝叶掉落之声,但也因着此处并无人了所以并未有人发现她的行踪。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16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