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三上门
A+ A-

许笙歌的下巴被紧紧的捏住,由骨头传来的痛感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开。

“霍靳庭,我要和你离婚!”许笙歌强忍着疼痛,盯着他残暴的眼神,一字一顿的说道。

“离婚?”霍靳庭气极反笑,唇角嘲讽的弧度越深,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一分,“休想!许笙歌,你凭什么说离婚?你这样狠毒的杀人犯,我就要把你囚禁起来,然后一点一点的折磨你,我要把你所做的一切都悉数还回来!”

“许安然的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为什么你不相信!”许笙歌泪流满面,紧紧抓着被子,歇斯底里的声音逐渐化作低喃。

“许笙歌,凭你所做的那一切,我为什么要信你?”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做过,你要我承认什么?”许笙歌疯狂的摇头,拍开他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良久,“霍靳庭……我恨你……”

最后三个字从她的牙缝中狠狠地挤了出来。

许笙歌满心荒凉,与其这么彼此折磨,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她缓缓闭上眼,泪水大颗大颗的砸在霍靳庭手背,浸入他心里,滚烫的像整颗心脏在火里炙烤。

霍靳庭收回手,狼狈的转身。

“呵,你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许笙歌,这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我,你就好好待在这里,为你所作的一切赎罪!”

随着门“嘭”地一声关掉,男人的脚步声消失在门的那头。

是的,她没有理由和他离婚,当初许氏破产,被他强势收购,许家为了平息他的怒火,已经彻底将她卖给了他,这才得以换回许氏。

她曾经想过死亡结束这一生,他告诉她,如果敢死,她唯一的弟弟也会给她陪葬。

那时,她就明白,这一生,都注定是他霍靳庭的奴隶。

许笙歌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一丝不挂的打开浴室的门,像搬一具冰冷的尸体一般把自己扔进了浴缸内,温暖的水流缓缓流经全身,却又如何都流不进心里去。

曾今她爱霍靳庭像飞蛾扑火,明知会灰飞烟灭,依然义无反顾。

可现在,她的心就和这遍体鳞伤的身子一样。

好累,真的好累,这种感觉像是临近死亡的麻木,却又疼痛的无比真实。

正当许笙歌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整个人立刻惊醒过来,阳光已经照在她脸上,她的脸苍白的没有血色。

撑着酸软的身子起身擦干水,就这样全身赤裸的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年轻的身体,却从根部已经腐烂。

至于来人是谁,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待在她的笼子里。

“许笙歌在哪里?我要见她!”远远的就听见门外一个女人嚣张跋扈的声音。

许笙歌披上了浴巾,随意的用毛巾将湿发束缚了起来。

“什么人?”

许笙歌握住把手,轻轻一扭,映进视线的,是女佣的脸。

“许小姐,霍先生交代了,您今天不能走出这个房间,您请回吧。”

许笙歌咬了咬唇,正要将门关上,一抹艳色的红刺进她的眼睛,一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玉色纤手握住了门边。

映入视线的是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她双眼紧紧盯着她脖子上的吻痕,恼羞成怒的咒骂:“贱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