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A+ A-

自从自己的亲爹和大嫂卖给他人做妾,又被夫家的主母打骂欺负转手赶出了夫家进了这勾栏肮脏地。

见惯了形形色色,表面上仁义道德,背地里肮脏龌龊的人后,秋蓉的心早已冷了,硬了。

此时见王贵依旧不打算离去,心下冷笑,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未穿上一副,朝着房外一阵高呼。

不过片刻,秋蓉的房间就被人撞开,四五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得了秋蓉的眼色,全然不顾王贵的哭喊叫骂,拖着还是光溜溜的王贵当着赏春楼里众宾客和姑娘们的面就给扔出了赏春楼。

这一夜,王贵就是这般赤条条的走出胭脂弄的,在回村子的路上,扒拉了一户农家晒在外头的久衣裳才勉强遮体。

以王贵这种王八性子哪里会就此罢休,可又惧怕赏春楼的打手不敢惹事,只能将一通火气全然发在还一无所知的秦三丫身上。

那一晚,暴怒王贵一边咒骂着秋蓉一边对秦三丫拳打脚踢,口中骂骂咧咧的将赏春楼遇睡了秦四丫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罢还不解气,恶狠狠的骂着:‘你们姐妹俩一样的贱。’‘都是下作胚子,sao货’之类的话。

王贵本是想着打一顿解气,去见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秦三丫脸色苍白如同厉鬼一样狠狠的看着他。

秦三丫素来温顺,打不还口,骂不还嘴这样怨恨凄厉的眼神还是王贵第一次看见,王贵心下一颤,想要离开。

转头又觉得自己再外面受了气,怎么到自个儿家里还要看自己婆娘的眼色,顿时怒气充斥脑,不管不顾的就抄起家里的扫帚棍一棍子抽在秦三丫的肚子上。

一时间秦三丫的脚边嫣红的血色蔓延开来,染红了刚刚赶进来的王家二老的双眼。

那一夜的事情在王家屯闹得沸沸扬扬,都说是王贵家的新媳妇疯了,因着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却被酒醉的王贵打的生生流了产,受不了刺激才疯的。

王贵娘更是被这个不孝的浑小子气的瘫了,再也起不来床,王贵家算是彻底毁了。

也有消息灵通的地痞流氓嬉笑的传自己听到了吃醉酒的王贵就到处嚷嚷说睡了隔壁李家村的老秦家的两个姐妹花。

说老秦家的四丫头进了镇子里的赏春楼,睡一晚要十两银子。

末了还绘声绘色的描绘着,秦家四丫皮肤有多嫩,才将王贵勾的魂也没了。

说到高兴处一个个都眼冒金光如同亲眼见过一样。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再说李家村和王家屯本就近,不过两天,正个李家村都知道了老秦家的三丫头的被夫家打的流产了,疯了。

老秦家的四丫头被卖进了下作的勾栏院子做皮肉生意。

这些关于自己三姐和四姐的事情都是秦五丫穿来后的几个月间接的从林氏或者村子的七大姑八大姨嘴里听来的,大都七嘴八舌,有真有假,可东平西凑的也知道了个大概。

说来这些事情过去了也很久了,碍着秦老汉的面子,村子里也甚少有人提起,可因着秦五丫被逼得撞了墙的事情,有一次将话头引到了秦家的三个女儿身上。

如果说秦五丫的撞墙身亡让现在的秦小五觉得她是懦弱胆小不敢反抗才这般轻生,那么秦家三姐和四姐的事情才彻底让秦小五对王氏厌恶到极点,对秦老汉冷了心。

秦五丫寻了思路一了百了,可自己要怎么办?正让王氏和秦老汉将自己卖了?变成第二个秦三丫或者秦四丫?

背靠着门板,秦五丫的脑子乱成一团麻,自己要怎么,要怎么才好,王氏一个心思的要将自己卖出去,哪怕自己想办法破坏了,可只要自己不出嫁,这种事情就会接二连三的出来。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秦老汉是老秦家唯一当家做主的人,只要他应了王氏的想法,自己就是跑到里正那去,都没人能提自己做的了主。

秦五丫不是没想过自己偷偷跑出去,离开老秦家,离开李家村再也不回来,可是等她了解了这个朝代的规矩后,也就打消了这个年头。

一来自己没钱还没能耐,一个小姑娘一个人跑出去,难免不会被掳去做奴。二是这大历朝最是重视户籍制度,这个户籍制度有点像后世的户口本。

一般人家,只要没分家,子女的户籍都是挂在自家老子身上,没有单独可用的户籍。如果是儿子成家生子后,只要自己老子同意分家就可以找立正单独分出去,然后重开一个户籍。

如果是女儿的话只有嫁了人,才能从父家的户籍里移出去,移进夫家的户籍里。一般的单身女子是得不到户籍的。

虽说大历朝也有女户,可是这年头讲究在家从父,父死从兄,出嫁从夫。所以除非你没成亲前死爹死娘死兄弟,一家老小都死绝。或者你嫁人后,死丈夫加公婆,从此再无所依才能去衙门申请女户,要不是绝对办不了的。

这个时代的户籍简直堪比后世的身份证,如果没有户籍在手别说你买地买房子不行,找工作不行,连打个零工都没人敢要你,甚至去大一点的城镇连城门都进不了。

当然没有户籍的人还有一种出路,就是自卖自身,随便找个人牙子将自己卖了做奴级,这样就可以有个奴级的证明。

秦五丫既不想替人做牛做马一辈子翻不了身,又不能一把菜刀将老秦家全家杀个精光。现在女户是办不了,自然李家村自己也出不去,难道这事情就无解?

秦五丫正想着,就见外面的动静渐小,大概是王氏与秦老汉谈妥,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这夜林氏和秦大山夫妇都没有从镇上回来。院子里显得格外的安静。

秦五丫坐在床头想了大半夜,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起身拿出了一块麻布,将自己的衣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有偷偷溜进厨房掏了几张中午留下来的饼子,又找了一个小布袋,往里装了些萝卜和刚收下来的新鲜玉米苞子,拿麻绳往自己身上一绑偷偷出了门,趁着夜色往西山走去。

秦五丫出来时算好了时辰,不用担心被秦老汉和王氏发现,且等自己走到了西山,再等上片刻,天色也大概会亮堂上许多,这时候上山自然不怕被野林子迷了去路,也不怕路上被早起的村民拦着问东问西。

既然自己不能做女户,又不想为奴,那也只有上山当野人一种选择了。

反正这亲自己死也不会成,别说王氏介绍的信不过,即便是真的正常的人家,秦五丫也接受不了啥也不知道就嫁做他人妇,她现在还没这么高的心理素质。

其实秦五丫知道自己并不怕王氏,也知道不怕秦老汉。自己前世虽然一事无成,正宗的二货文艺女屌丝,可偏生就有一把倔脾气和牛一样的胆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如果真把她逼急了她还真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王氏今儿个敢逼她出嫁,她明儿个就敢将老秦家那几间破屋子给点了,秦老汉若是敢绑了她来强的,她分分钟都敢拿刀子捅人。

谁不让她好过,她也不能让谁好过,就是作死了也得拖两个陪葬,反正不把老秦家闹个鸡飞狗跳觉不完事。

可是闹的了一时,能闹的了一世吗?虽然自己现在不过十五,可是在这个时代却也不小了,这般在老秦家耗下去又能耗到什么时候?

都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李家村的西山虽小,可也满山都是宝只要自己有手有脚有脑子,还能饿死不成?与其有一顿没一顿的在穷的叮当响的老秦家受窝囊气,不如干脆搬出来单过,还清静些。

虽说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可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且在山上做几年野人,等那天自己勾搭上个信得过的汉子,再做考虑也不迟。秦五丫想着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贼兮兮的猥琐微笑,连带着这一天带来的抑郁心情也少了许多。

背上的包裹虽然不沉,不过腰上的玉米苞子和萝卜重量可不小,且越往里走,这山路就越不平实,正是盛夏天,即便是大清早,太阳还没出来,却也凉快不到哪里去,走了半个多时辰林子才走到白日里来过的采旱葡萄的地方。

这地方地方秦五丫来过几次,知道就在旱葡萄附近有一处樟树林。因着李家村没有猎户,且西山内死过几个人,邪门的很。

所以李家村的村民多是忌讳,一般打柴摘果子的都是去稍远点的老青山或者西山山脚下附近,绝迹不敢往西山里头走。

也亏的这些,这里的樟树林长的极好,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头了,一株株的通天高,枝叶繁盛,密密麻麻的几乎能遮住阳光,夏日里在这边坐上片刻十分怡人。

现在正是炎炎夏日,一人露宿山野,倒是不怕冷,即便有日夜温差,到了夜里多穿上几件衣服也就过去,西山上没有大的野兽,要怕的也就是些蛇虫鼠蚁,眼下这个樟树林便成了好去出,樟树的味道最能驱逐这写个扰人的东西。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