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黑夜,无尽的深渊
A+ A-

第1章:黑夜,无尽的深渊

A市,每至春日之夜那股凉意更甚三分。

在无尽的黑夜,衣着单薄的女人在丛林不停的跑,白色的睡裙被树枝无情的划破,脸上的慌张让人心疼三分。

白晓琪不停的跑,她害怕一停下来就会被人抓回去,关在那不见天日的牢笼。靠在树上刚喘了一口气,整个人提心吊胆。

突然听到后面的声音,抬头天空上更是传来轰隆隆直升飞机的声音。

白晓琪不由一声惨笑,立刻蹲在灌木丛中,把身子埋得很低,在一瞬间她一道光束从她身上略过。

心跳越来越快,全身的血液在沸腾,也在叫嚣。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害怕,恐惧……

听着飞机机动声渐行渐远,才略松了一口气,一股冷意袭满了全身。僵硬的站起来看了看天空,无奈跟心酸混杂在一起。

他为了抓她回去还真是下了血本,而这一切的缘头不过是为了报复。杜文昊,如果你的眼睛没有被仇恨蒙住眼睛,那么你付出的精力,会不会早就看到真相了呢?

白晓琪敛下双眼,一滴泪划过脸颊,滴在破烂的睡裙之上。刻不容缓的朝着他们相反的方向跑去。

天色微白,她蹲在角落里抱着胳膊不停发抖,她知道她逃不了了,那个人没来,她离不开这个岛。

轰隆隆的声音穿透她的耳膜,那个恶魔就在她的头顶上方,心也不停的乱颤。她知道自己被抓住是怎样的后果。

被最爱的人无休止的辱骂还是折磨?她不愿意在承受了,她要跑,一定要离开。

她连滚带爬的起来,因为害怕摔倒了立刻爬起来继续跑,手掌心磨破的皮钻心的疼。

可是她根本顾不了这么多了……

飞机舱的门口,杜文昊迎风而立,头发四处飞扬凌乱不堪,但丝毫没有掩盖出他英俊的容貌,反而添加了不少的魅惑。

他一手握住舱门口的把手,冷笑的对她说:“白晓琪,你想逃离我的手掌心,你还不够资格。”

白晓琪抬头,看到那个人心口一紧,因为害怕跑步的姿势更加踉跄。?

而杜文昊似乎也不急,反而看到她狼狈的模样更加的愉快。

白晓琪不停的跑,腿像是被灌铅了一样,尽管是那样她还是不停的在奔跑。

因为她知道她被抓回去会面对怎么的后果。

跑到断崖边上,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悬崖,看着站在高处的那个人,他从飞机上利索的溜下来,动作一起喝成。

那就是曾经她最爱的男人,无论何时,在何种场面都镇定自如,脸上永远挂在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运筹帷幄。

可是对她永远是残酷的一张脸,用最恶毒的话伤至她体无完肤。

当他站在自己对面的时候,才从那场幻影中醒来。咬着嘴唇,浑身不停的在发抖,最终还是被他找到了。

也对,如果找不到她,那他还是杜文昊吗?

他一脸的讥笑,站在她的对面,依旧是那么的笔直,在她身后的悬崖他根本视若无睹,以为他会说,“晓琪,过来,后面危险?”

开玩笑,如果他开口一定就是,“白晓琪,你想跳崖吗?好啊,有本事你跳。”

白晓琪低下了头,真是可笑,她居然连对白都帮他想好了。

“白晓琪,你以为你能那么轻易跑掉?”他随意的挠挠头,那动作都英气逼人。

白晓琪立刻抬头,眼睛里蓄满泪水,“杜文昊,你为什么不放过我,一年了,你有多少愤怒也该消了吧,就算我要赎罪,难道还不够?”

“够?你觉得你这一年顶的上姗姗一条命?白晓琪,你是不是把自己看的有点高。天不早了,跟我回家。”

白晓琪摇了摇头,回家?那只是一个囚禁她的笼子而已,她既然逃出来,那么宁死她也不会回去。

“杜文昊,既然你那么恨我,我以命相抵,从此互不相欠。我不会跟你回去,我还姐姐一条命。”

杜文昊勾起嘴角,仿佛听到了一件极大的笑话:“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教还价?”

她后退一步,石子从边沿上滚落在地上,一脸的苦笑:“不管我有没有资格,至少,我现在能决定我要怎样。这一年来,我生不如死,杜文昊,你真的好狠心。”

杜文昊一步一步的靠近她,“白晓琪,说到狠心,至少你还活着,但是姗姗,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你别过来,你敢过来我就跳了。”她疯狂的大叫着,不要靠近她了,不要在折磨她了。

杜文昊停住脚步,讽刺道:“白晓琪,你想跳崖吗?好啊,有本事你跳。”

果然如她料想的一般,果然啊,她就知道他会说这句话。

生无别恋,死才是解脱。

后退一步,朝后倒去,既然你想看我死,那又何妨。

本就不想活了。

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闪过一丝错愕,所有的防线顷刻崩塌,急速跑过去,却连衣角都没有捞到:“白晓琪……”

那声叫声带着恐惧害怕,还有一丝的眷恋……

白晓琪放松的一笑,从此真的是解脱了吧!

悬崖下的公路上,一辆大型卡车急速的行驶,后面堆放着高高的棉花,一个人影迅速的降落在上面。

一声巨响让司机有些诧异,“阿娇,你听到后面有什么声音了吗?”

那名女子朝后看了看,并无什么异常,“老头子,你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两个人摇了摇头,以为刚才是幻觉。

?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