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003 逍遥游
A+ A-

高远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当即拿起课本,熟练的翻到了一页。

看着书页上醒目的课文标题,高远心中止不住的冷笑。

那是庄子的《逍遥游》,这篇课文他们如今还没有学到,但之前高远曾尝试着背诵过,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磕磕巴巴的背下全文。

他相信,秦泽根本不可能拥有比自己更好的记忆力,如果有,如今的班长就不会是他而是秦泽了,秦泽也不会成为全班成绩倒数第一的存在。

“我这就当众戳穿你的谎言!看你怎么还有脸继续在这班里待下去!”高远心中暗暗想着。

拿起书页面向秦泽,用手指十分用力的敲击道:“这篇《逍遥游》如果你能在5分钟内背下来,就证明你没有说谎!”

原本高远以为秦泽脸上会出现慌乱的表情,可却发现秦泽有恃无恐的看着自己,嘴角还带着冷笑,这让高远有些不安。

其他同学一看高远选的是《逍遥游》,当即炸了锅。

“这篇课文咱们还没学啊。”

“看来秦泽这次算完了,他怎么可能在5分钟背下逍遥游,除非这家伙是超人!”

“嘿!秦泽这全班倒数第一要是能5分钟背下逍遥游,我就把语文课本吃了!”

……

郑老师也是摇了摇头,在她看来秦泽根本不可能背诵下这课文,自己当了秦泽将近一年多的班主任,他如果天赋异禀,又怎么会被自己嫌弃?

秦泽没有任何犹豫地拿起书本,翻到了《逍遥游》那一页,接着,就见他的眼睛不断地扫视着课本上的内容。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秦泽知道只需自己看到,这课文便会记忆到脑海中,所以这一次他看课文的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上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就过了2分钟,所有人都看着秦泽,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能够在5分钟内背下全文,这是绝对的。

就在众人等着看秦泽笑话的时候,啪的一声,秦泽将书本合上,放在了桌子上面。

“我就说吗!他肯定背不下来,这才2分钟多一点,他就放弃了。”一名一直数着手表上秒针时间的同学说到。

“露馅了吧,我就说他之前在装逼!他怎么可能记忆力比高远还要好,幸好高远站出来揭穿了他,不然真要让他给骗了。”刚才那名声称只要秦泽背下来他就吃书的同学松了一口气道。

高远更是冷笑不止,秦泽这个举动只能说明他放弃了,他根本就知道自己背诵不下来。

李芷兮也是失望的摇了摇头,心中想着,果然他是这样的人,自己之前居然还对他抱有侥幸,真是愚蠢。

高远语气十分咄咄逼人道:“秦泽,怎么不背了?认输了?那好,请你向所有同学还有郑老师为你刚才撒……!”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而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於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不等高远把话说完,秦泽便大声的将这课文的第一段背诵了出来。

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看向秦泽,郑老师的眼镜差点再次跌落。

高远呆若木鸡,此时此刻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之前声称秦泽如果能背下来,他就吃书的同学,已经目瞪口呆的长大了嘴巴,语文课本的一脚被他狠狠地咬住还尚不自知。

李芷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只感觉自己身上的肌肤起满了鸡皮疙瘩。

2分钟!只用了2分钟秦泽竟然就将这课文背了下来,他放下书只是因为他不需要更多的时间……

妖孽!

此刻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出现了一个词。

秦泽仍是滔滔不绝的背诵着,也不知是不是装备天赋的缘故,那些在他看来如天书般的语句,竟是转眼被自己理解了下来,背诵的语气也随着文章的真意起起伏伏。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惠姑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

秦泽背诵到了第三段,这一段的原文翻译过来的意思,大致是说那些目光短浅的人,对于自己所知所看到的,就认为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作为井底之蛙尚不自知,不是很可悲吗?

郑老师作为语文老师自然懂得这文章的意思,此刻听着秦泽那生动的诵读,她有些羞愧,自己不就是这井底之蛙吗?

自己根本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过秦泽,就将其判定为差生,判定为一个日后不可能有所成就之人。

也许,一直以来自己都错了,秦泽拥有着难以比拟的天赋,他是真正的天才!

其他同学虽然不是很能理解文言文的意思,但通过秦泽那富有感情的语调,也是一个个低下了头去。

秦泽的每一句都仿佛是在质问着他们,像是一枚针刺着每个人那看似高傲的自尊。

“……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终于,在所有人的沉默与震惊中,秦泽背诵完了最后一句。

他深呼一口气,看向高远道:“现在你还有所怀疑么?”

高远呆立住了,此刻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感觉喉咙有些发干,脸有些发烫。

“如果没有疑问的话,麻烦你现在跟我换个座位。”秦泽十分平淡的说道,仿佛这事情天经地义。

高远的双手悄然攥紧,这对于他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可偏偏他又无法开口反驳。

此刻秦泽已经在所有人的瞩目下拿着书包来到了高远身旁。

“怎么?想赖账?无所谓,至少这样能让我知道你是个言而无信,输不起的人。”

秦泽淡淡的说道,接着便要转身离去。

“你当换座位是儿戏吗?这座位都是老师安排的,你这样做太不尊重老师了!”高远忽然怒道,此刻他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他不愿意承认失败,尤其是败给秦泽。

站在讲台上的郑老师闻言不禁皱了皱眉,虽然高远说的没错,这随便换座位却是有些违反纪律,但是这之前他可是亲口答应了秦泽的赌约,而自己也没有出言干涉什么,高远这么说,无疑是把问题都抛给了自己。

“高远,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就应该有男人的担当,你既然之前和秦泽有约在先,就应该履行承诺,换座位这件事,我没有任何意见。”郑老师推了推眼镜,语气明显有些不悦道。

这句话在高远的耳中无异于一颗炸弹炸开,他没想到连郑老师都不帮自己。

有些同学此刻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向高远,似乎觉得高远这次确实有些不对。

高远感受着周围的目光,像极了一头丧家之犬,提起书包离开了座位,再与秦泽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在秦泽耳边低声冷语道:“这笔账,迟早要跟你算!”

秦泽耸了耸肩,很是自觉地来到了之前高远的位置坐下。

他的身旁,李芷兮十分好奇的打量了秦泽一眼。

郑老师饶有深意的看了看秦泽,这才拿起书本道:“好了,我们继续上课。”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