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0007 再度打脸
A+ A-

秦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的背影,心想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啊,好心提醒你,你还不听,不听拉倒,小爷还懒得再说呢。

接着,秦泽也转身离去,准备回家吃早饭然后去上学。

那女孩出了公园,一辆价值不菲的奔驰轿车停在路旁,从驾驶座上走下一名身材魁梧,长相十分干练的青年。

只见他拉开后座车门,十分恭敬道:“小姐,老爷子在佛斋楼等你一起吃早餐。”

女孩点了点头,直接坐进了车里,奔驰轿车扬长而去。

顺县,佛斋楼。

这算得上整个顺县最高档的素食餐厅了,此刻那奔驰轿车停在了门前,青年快步下车帮女孩把车门打开。

女孩进入佛斋楼,可能由于时间还比较早的缘故,此时的佛斋楼内没有什么人。

女孩轻车熟路的来到二楼的一间包房,推开门,就见一名满头银发的老者正吃着素包。

“哟,这是谁惹着咱们家未未了?”老者看出孙女似乎有些情绪不好,当即笑呵呵道。

王未未一把坐到老者身旁,搀扶住老者的胳膊撒娇道:“爷爷,您还说呢,今天早上我去公园练功,有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就过来对我一通指摘,非说咱们家传的八极拳呼吸法门有问题,我看啊,是他脑子有问题才对!”

本名王满山的老者闻言,顿时有些吃惊,随即沉吟了起来。

王未未见了皱眉道:“爷爷,怎么啦?您要是觉得那小子出言不逊,改天我再去公园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知道咱们王家八极拳的厉害!”

王满山面露凝重开口道:“那少年现在何处?”

王未未不以为意的拿起一只素包,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道:“我也不知道,看样子应该是住在公园附近的,早上起来跑步锻炼的吧。”

王满山看向王未未,语气变得严谨道:“未未,这次你真是错怪好人了,那少年说不定是个大能,咱们王家的八极拳确实有些缺陷。”

王未未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连嘴里的包子都忘了咽下道:“爷爷,您不是骗我吧?就他那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个习武之人,我估计连我一掌他都挡不下。”

王满山微微一笑,宠溺的用手指划了划王未未的鼻梁道:“正所谓人不可貌相,当年爷爷随你师公学这套拳法的时候,你师公就曾言明,他所传的这套拳法唯独呼吸法门有些问题,若是练习不得当,极有可能伤及肺腑,我这常年咳嗽的老毛病就是练拳落下的病根。”

这一下轮到王未未乍舌了,她记得当时那少年就对她说过若是练习不当就会伤及肺腑,现在听到爷爷这么说,顿时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难道他真的是个高人?怎么看也不像啊。”尽管如此,王未未还是不能将高人和秦泽结合到一起。

“以后要是有机会再碰到他,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带他来见我,对了,记得讲些礼貌,你这脾气啊,紧随我年轻的时候,像个炸弹似的,一点就着。对方说不准就是个不世出的高人,脾气自然有些古怪,到时候你可别不小心就得罪了人家。”王满山笑呵呵的吩咐道。

王未未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道:“知道啦,听您这么说我都有些好奇了,那家伙难道还真是个不露相的高人?”

……

回家吃过早饭,秦泽和父母分别出门上学、上班。

顺县二中高二三班教室内,不少同学都聚集在一起正在讨论着昨天的事。

“昨天看到没?高三的庞雨放学把秦泽带走了,你说这秦泽今天还能来上学吗?”一名身材有些胖胖的男生说道。

“我看秦泽是悬了,惹到谁不好,偏偏惹到庞雨,那家伙可是出了名的能下黑手。”胖子的同桌附和道。

“也不知道这秦泽怎么就惹上庞雨了,哎,苦命的娃啊。”

……

此时高远已经来了,听到众人的议论,嘴角不禁微微勾起,仿佛此刻他已经看到秦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猪头模样。

敢让我高远在全班同学尤其是芷兮的面前出丑,这都是你活该!

就在这时,秦泽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门口,只见他没事人一样走进教室,来到座位坐下。

之前还议论纷纷的几个人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一样。

这秦泽怎么一点事都没有?难道庞雨找他不是为了找麻烦?这不科学啊!

高远也是险些把刚喝到嘴里的牛奶喷出来,双眼瞪的奇大,这秦泽哪里像是被修理过的样子!

李芷兮显然也是听说了昨天的事,她看向秦泽,本想开口问些什么,但一想到昨天这家伙对自己的态度,当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哼!谁叫你无视本班花的!

秦泽将书包放好,转过头看向高远,两人目光相对,高远明显的从秦泽的眼中看出一丝恨意,看样子秦泽已经知道昨天的事是他一手安排的了。

可这家伙却跟没事人一样,这个庞雨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猛地,秦泽起身朝着高远走去,这一举动瞬间吸引了班里人所有目光。

这家伙又要干什么?

高远不知为什么,看到秦泽朝着自己走来,突然变得有些紧张。

秦泽站在高远面前,冷笑一声说道:“昨天庞雨是你找来的吧?”

秦泽这话一出口,全班一片哗然,但仔细一想,秦泽最近貌似只得罪了高远,而高远的表哥又是庞雨的老大,这些关系串联起来,大家就都明白秦泽说的百分之八十是真的了。

李芷兮也是不可思议的看向高远,她没想到高远竟然会这么卑鄙。

被戳破计谋的高远,白净的脸庞一红,狡辩道:“你胡说什么?什么庞雨?”

秦泽鄙夷的看着高远,忽然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娘们,敢做还不敢当。

“你不承认没关系,打一开始我就没指望你能承认,我只想告诉你,以后有什么最好明刀明枪的对着我来,在背后耍那些见不得人的小把戏,只能让别人更看不起你,十足的像个阴损的娘们!”秦泽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高远的脸色变得铁青,此刻他杀了秦泽的心都有了,自己好不容易在班级里竖立起来的高大形象,被这家伙两三句话便推倒了,尤其是高远与李芷兮的目光相对,明显的从对方眼神中感受到了鄙夷。

这让高远近乎抓狂。

秦泽刚走出两步,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道:“哦,对了,我要是你现在就应该去关心关心庞雨,那家伙今天应该不能来上课了,人家毕竟是替你办事,你这出主意的不去看看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秦泽的这句话,无疑一道惊雷,将全班同学都轰的身体一颤。

刚才他说啥?庞雨不能来上课了?听这意思,秦泽把庞雨给收拾了?

这怎么可能!?

这句话几乎是全班同学的心声,只是没人喊出来罢了。

那庞雨1米8几的大个子,又是学校出了名的混子,怎么可能被秦泽这个又瘦又矮的家伙给收拾了呢!

这也太不科学了!

但所有人看向秦泽,方向对方十分自信笃定,这才觉得秦泽说的也许是真的,他身上可是连一点伤都没有啊!

高远的身体颤抖个不停,他不敢相信庞雨竟然被秦泽打败了,而且他是亲眼看着庞雨他们有四个人,而秦泽这边只有两个人。

高远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起身走出教室,掏出手机就拨了出去,他要确认,确认秦泽说的话是真是假。

几分钟后,高远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回了教室,之前电话打通了,是庞雨的弟弟接的电话,他哥现在正躺在家里呢,估计几天都不能下床了。

这个消息仿佛一柄重锤,狠狠地砸中了高远的心脏。

秦泽看着高远,止不住的冷笑,心中想着可惜昨天不是你来找我的麻烦,不然我真不介意让你也常常十秒真男人的滋味,嗯,十秒真男人,真!男!人!

如今秦泽拥有八极拳的武功,还有着十秒真男人这逆天BUFF,他自信就算是几个庞雨他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将其打倒。

所以他到了教室才会有恃无恐的去和高远说那些话,这都是来源于秦泽如今的底气。

上一世活的窝囊,这一世我就要活个痛快!

整整一天,高远都像是丢了魂一样,而秦泽心情却格外的好,连着几节课都认真的听讲做笔记,不少老师看到秦泽这个样子都有些欣慰。

他们都从班主任郑老师那里听说了秦泽昨天的事,知道这个孩子有着超乎常人的记忆力,若是肯用心学习,保不齐未来就是一个能考上华清、燕大的天才学子。

作为他的任课老师,自然有荣与焉,所以看待秦泽,笑容都比平时多了许多。

其实秦泽之所以认真记笔记,只是为了回到家利用【过目不忘】将这些知识都储存进天赋里,不然以他之前高一那一年的基础,根本不可能将这些题目完全理解。

放学的铃声响起,秦泽拿起书包便往教室外面走,今天是他第一天去帝豪KTV上班,肯定不能迟到,所以不用和毛翰打招呼,便出了校门直奔帝豪KTV。

高远在秦泽出了教室的一瞬间,追了出来,脸色阴冷,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表哥高云箫的电话。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哟,老弟,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高远看向秦泽背影的目光变得阴霾起来,低声道:“哥,我想让你帮我收拾个人,往死里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