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0008 高远的算盘
A+ A-

帝豪夜总会,绝对可以称得上整个顺县最豪华的夜总会,秦泽上班的KTV就在这夜总会的四楼。

有了上一世的经验,秦泽轻车熟路的来到四层,正巧一名女服务生经过,秦泽拦住对方礼貌的问道:“你好,我是毛森介绍来的,他在吗?”

毛森就是毛翰的表哥,现在是KTV的服务员领班。

那女服务生一听,立刻笑道:“你就是秦泽吧?今天森哥有事不来上班,不过他之前都交待好了,我叫莎莎,你跟我来吧。”

秦泽微微一笑,说道:“谢了。”

接着,莎莎先是带着秦泽去做了兼职员工入职登记,领了服装,秦泽这工作就算定下了。

其实不用莎莎帮忙,秦泽也可以自己办理,毕竟上一世他曾经在这里打工,对这一切都轻车熟路。

包括这个莎莎,他也是认识的,只不过上一世两人没什么交集,秦泽都是勤勤恳恳的干活,很少和其他人有什么来往。

秦泽的KTV打工生涯,就此开始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秦泽的作息很有规律,每天5点半起床去公园跑步,然后去学校上课记笔记,下了学就来帝豪上班。

这一天晚上8点半,KTV陆续有客人订房,秦泽也开始忙活了起来。

一直持续到了9点多,客人越来越多,包房很快所剩无几。

这时,七八名男男女女走出电梯,一名服务生立刻跑过去负责接待。

要是秦泽这个时候看到了,肯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那为首的少年正是高远,而在他身后的几个人都是秦泽的同学。

就连李芷兮都赫然在列,今天的李芷兮穿着一条波西米亚风的长裙,尽显青春靓丽。

高远出了电梯,四处打量了一眼,没有看到秦泽不禁有些失望。

他今天特意以过生日为理由邀请同学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一场好戏。

经过打探,他知道秦泽现在每天晚上都来帝豪上班,他今天就是要让所有人亲眼看着秦泽被踩在脚下。

高远从钱包里掏出一张VIP卡,递给那服务员道:“今天我过生日,开一间VIP大包,再来一份18888的套餐。”

身后几个同学听了,顿时露出羡慕的眼神,这高远出手就是不一样,阔气!

帝豪的VIP大包,只有拥有VIP卡的人才能开,高远家里不缺钱,这张卡还是别人送礼给他父母的,不过他父母也不喜欢来这种吵闹的地方,索性就给了高远。

卡里面至少要一次性存够10万RMB,才能升级为VIP,所以高远有恃无恐,更不介意在同学面前炫炫富。

那服务生看到高远掏出VIP卡,立刻就知道这高大少年来历不凡,当即服务十分热情,明明比高远大了好几岁,却是一口一个哥的叫着。

随后众人来了VIP大包,那些同学顿时发出惊叹。

“天哪,这VIP大包就是不一样,快赶上我家那么大了,高远有你的。”

“也就跟着高远能享受一下这待遇。”

“我远哥可以的!”

……

很快,酒水上来了,因为高远过生日,KTV还专门送了一瓶香槟。

少男少女们举杯欢唱,顿时就玩闹了起来。

高远来到李芷兮身旁坐下,递给对方一杯香槟道:“芷兮,我知道最近你对我有看法,但是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秦泽那都是故意诬蔑我的。”

李芷兮接过香槟,听到高远这么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祝你生日快乐,这让高远看在眼里十分不爽。

但碍于面子,高远并没有多说什么,将香槟一饮而尽,就走出了包间。

站在门外朝着一名服务生招了招手,那服务生立刻一通小跑来到高远跟前道:“哥,有啥吩咐?”

高远微笑道:“你们这有没有一个服务生叫秦泽的?”

那服务员先是想了一下,随后道:“嗯,是个新来的叫秦泽,怎么着哥?找他有事?”

高远从钱包里掏出200块钱塞到那服务生手里道:“你去把他叫来给我们服务,你就去忙你的吧。”

那服务生也不废话,接过钱十分谄媚道:“谢谢哥,您稍等!”说完,就喜滋滋的转身离去了。

高远嘴角噙起一丝冷笑,接着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表哥,我到了,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

电话那头传来高云箫慵懒的声音:“放心吧老弟,今天这场戏绝对给你演过瘾了,我一会带人就到,准备好酒等着我吧。”

挂了电话,高远嘴角噙起一丝冷笑:“秦泽,今天我就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不多一会,秦泽出现在了走廊,他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人专门点名道姓的找自己来服务呢?

来到包房门前,推看门一看,秦泽不禁愣住了,而原本吵闹的包间里也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音响里还在放着的音乐,响彻在房间里。

“秦泽!?你怎么在这?”一名男同学随即惊呼出声。

“原来你在这当服务员啊。”一名身穿黑色低胸短裙的女同学有些鄙夷的说道,她原本就喜欢高远,前些日子这秦泽让高远好一通难堪,见到秦泽她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其余几人也都用着或鄙夷或嫌弃的目光盯着秦泽。

秦泽一眼就看到了高远正坐在角落里冷笑着盯向自己,顿时明白这一切都是高远故意安排的。

李芷兮也有些吃惊的看向秦泽,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秦泽,其实李芷兮也从一些其他同学嘴中知道秦泽暗恋自己,不过她对秦泽却没有那种感觉,只是对秦泽这个人有些好奇。

但她没想到秦泽竟然是在这里做服务员,心中多少有些看低了秦泽,毕竟李芷兮的家境也不错,父母的企业在整个顺县也算排的上号,平日里接触的除了同学以外,都是父母的生意伙伴的孩子,各个非富即贵。

这时高远走了出来,手里摇晃着红酒,故作惊讶道:“想不到在这还能碰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过生日还麻烦你来给我服务。”言语中满是挑衅。

秦泽心里冷笑不止,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

但其实秦泽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个服务员而在同学面前感到自卑,在他看来,自己凭自己的双手和汗水挣钱,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深吸了口气,秦泽语气平淡道:“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就在外面。”

说完,就要转身离去,这时高远死党魏明站了出来,拦住秦泽道:“哎,秦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今天高远过生日,你这连句生日快乐都不说,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接着,递给秦泽一杯红酒,那意思是你要不喝就是不给面子。

秦泽没有接过红酒,语气平静道:“我还在上班,不方便喝酒,你们玩。”

那魏明立刻就急了,当即道:“你跟我装什么逼啊?就特么一个小服务员,别给你脸不要脸!”

高远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他乐得看秦泽的笑话。

这时李芷兮忽然站了出来,她拦住那同学道:“今天高远过生日,不要惹事,秦泽既然在上班,就别难为他了。”

有了李芷兮打圆场,魏明也不好发作,当即骂了一句:“草,就是个傻逼。”愤愤不平的坐了回去。

秦泽看着李芷兮说了句多谢,也不再多说什么就走出了包间。

高远对于李芷兮打圆场多少也有些不满,但无所谓,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到时候他相信有秦泽的好果子吃。

秦泽站在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朝里面看了一眼,嘴角噙起一丝不屑地冷笑道:“要不是还在上班,一拳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秦泽想的很简单,这工作毕竟是毛森介绍给自己的,自己如果对客人大打出手,自己被开除不说,肯定还会连累毛森挨一顿批。

至于魏明刚才出言不逊,秦泽就全都记在心里了,肯定要找机会还回来。

时间过了20分钟,这期间高远没事就把秦泽喊进来,又是要酒又是要小吃,牟足了劲的折腾秦泽,但秦泽都不以为意。

李芷兮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叹息道:“说到底你也只是个服务员,如果不能改变命运,这辈子也就只能这么窝囊的过了。”

李芷兮出生大富之家,自然要比寻常同龄人懂得多,在这个社会,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要么你有钱,要么你有权,不然就算你有铮铮铁骨,那也是无济于事的。

她之前替秦泽拦下魏明,已经是她能替秦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至于秦泽之后怎么样,跟她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两个人注定是两个世界的。

就在秦泽去取酒的时候,包间的房门被打开,一行十人十分不客气的走了进来。

带头的是一名长发青年,眉宇间和高远有几分相似,他的右手搂着一名穿着性感的辣妹,黑色热裤包裹着的臀部,曲线迷人,显然不是包间内那些少女可以比较的。

在两人身后,还有着八个青年,一个个流里流气,看着就不像好人。

那长发青年就是高远的表哥高云箫,身后的都是他的小弟。

这些人一进入包间,高远的那些同学都有些不自然的低下了头。

毕竟都还只是一些高中生,见到这些小混混自然还是有些害怕的。

反倒是李芷兮,有些厌恶的扫视了几人一眼,接着就自顾自的拿起红酒杯喝酒。

不用高远招呼,高云箫搂着那辣妹就坐到了高远的旁边,接着冲着自己那些小弟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自己玩自己的。

包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很诡异,一群高中生挤在一个角落,互相低头交谈着什么,时不时的还朝着高云箫的方向偷瞄几眼。

只有魏明一个人一脸羡慕的看着高云箫,心想这当大哥的就是不一样。

另外一边,则是一群小混混,拿着啤酒唱着歌,甚至还有人划起了拳。

高云箫点燃一根烟,一把搂住高远的肩膀道:“那小子人呢?”

高远冷笑一声道:“去取酒了,一会就到。”

高云箫不可一世的吐了一口烟道:“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牛逼,连我老弟都敢得罪!”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