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009 八极之威
A+ A-

不多会,秦泽便提着一打啤酒和两瓶红酒回了包间,一进房间先是一愣,随后不动声色的将酒摆好,抬头对着高远道:“这些酒都开吗?”

高云箫知道这个服务生就是高远口中的秦泽,当即找茬道:“废特么什么话,酒拿来不开当摆设啊?你是不是傻逼?”

其余那些混混闻言顿时放肆大笑,其中有几个还指着秦泽叫嚣道:“就特么是个傻逼!”

高远心里别提多解气了,一股快感从尾巴骨直冲天灵盖,要多舒坦有多舒坦。

秦泽没有多说话,只是低头将那些酒都打开了。

高云箫将手里的烟朝着秦泽的头就弹了过来,可他没想到的是,秦泽只是不经意的侧了侧头,那烟就擦着秦泽的脑袋落到了地上。

当他看到高云箫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这肯定也是高远的安排,今天他就是要来羞辱自己甚至让高云箫修理自己的。

但对方不知道,如今秦泽身怀八极拳绝技,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弱不禁风的秦泽了,刚才高云箫一出手,秦泽便注意到了,看似不经意的侧头,其实都是他精心算计好的距离。

秦泽这举动并未引起高云箫等人的怀疑,都认为这家伙只是运气好罢了。

不动声色的起身,秦泽对着高远几人说道:“酒都打开了,再有什么需要叫我就行。”说完,就要起身离去。

高云箫忽然开口道:“站住!谁让你走了?今天我表弟过生日,你把这一打啤酒都吹了,给我们助助兴。”

高云箫这一声说的十分大声,包间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顿时将目光转了过来,有些聪明的一看,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他们对于秦泽受欺负并不在意,本身跟秦泽就没有多少交情,没谁会犯傻替秦泽说话。

李芷兮也是一样,她之前替秦泽拦住魏明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此时此刻她只是替秦泽感到悲哀。

没办法,没有地位身份,注定只能被人踩在脚下。

不过她也不愿意看着高云箫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起身拿起手包,不冷不热道:“我先回家了。”

秦泽看到李芷兮离去,心中有些黯然,也有些自嘲,他两世为人,知道李芷兮在想些什么,对方认为自己和她永远都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一刻,秦泽终于释然了,对李芷兮再也不抱有丝毫幻想。

对于李芷兮的离去,高远也有些难受,毕竟他想让李芷兮亲眼看到秦泽被踩在脚下,不过他知道李芷兮的脾气,既然她说要走,自己肯定留不下她还会惹得对方厌烦,所以干脆不动声色。

见秦泽发呆,高云箫的一名小弟顿时怒了,从座位走出同时开口骂道:“他妈的你是聋了?我大哥让你把酒喝了听不见是不是?”

说罢,扬起手掌朝着秦泽的脸就要扇下。

高远眯起眼睛,他等了一晚上,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看着即将被扇巴掌的秦泽,心中不断的冷笑。

那些同学也都是有些不以为意,都觉得这秦泽是自己找打,对面那是谁?那可是大混子高云箫啊,连他的话你都不听,不是找打是什么?

眼见那巴掌就要落到秦泽脸上。

嘭的一声,包间内的众人全部错愕了。

只见那原本要扇秦泽的小弟整个人身体倒飞出去,最后重重摔在地上,捂着肚子哀号不止。

秦泽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只不过他的左手却是攥着拳头举在半空。

刚刚那一瞬太快了,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那小弟就被秦泽一拳打飞出去,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楚秦泽到底出没出手。

如今秦泽已经是武道明劲下品的境界,虽然只是摸进了门槛,但是教训几个只懂得街头殴斗的小混混实在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秦泽所会的八极拳本就以刚猛爆烈著称,更适合贴身靠打,刚才如此近的距离,秦泽那一拳还留了几分力,不然足以让那小子躺进医院。

高云箫愣住了,他混迹顺县多年,自然少不了与人争斗,但什么时候见过一拳就把人打飞了的狠人?

秦泽那些同学也傻了眼,这秦泽是怎么做到的?

高远更是瞪大了眼睛,这事情的发展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对路子啊!

这时,高云箫怒骂一声,随即招呼自己那几个小弟道:“给我废了这傻逼!”

高云箫一声令下,那几个兄弟顿时抄起桌子上的啤酒瓶纷纷冲向秦泽。

这一晚上秦泽一直强压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全面爆发了出来。

猛地一步踏前,侧头避开一记瞄准自己脑袋的酒瓶,接着暴喝一声,贴身接近那人,接着肩膀一靠,直接将高云箫的一名小弟撞飞出去。

那小弟凌空飞出好几米,将远处的桌子撞翻,果盘、酒杯散落一地发出凌乱的响声。

秦泽这一靠正是八极拳六大开中的铁山靠,足足用了十成力,那小弟趴在地上就呕出一口血,再也爬不起来了。

接着秦泽有如神助,将八极拳使得虎虎生威,一拳便解决了一名混子,而且他浑身上下就好像都长了眼睛一样,不论谁从哪个角度攻击,都能被他轻易躲避,并且顺势就将那人一拳放倒。

眨眼功夫,原本还气焰嚣张的几名高云箫小弟,全部趴在了地上哀号不止。

之前还富丽堂皇的VIP包间此刻也是一片狼藉。

那些原本打算看热闹的秦泽同学一个个的都傻在了那里,之前还挑衅过秦泽的魏明此刻面如死灰,打死他也想不到这秦泽竟然这么能打,想到自己之前对秦泽那么不敬,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秦泽转过头看向高云箫,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高云箫没想到这秦泽居然这么猛,而且刚才看他出手明显就是个练家子,自己这些街头混混毫无章法的打群架根本没法和人家比。

但面子在这,绝对不能丢了,要不然传出去,以后他高云箫可就没法混了。

狠下心来,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猛地朝着秦泽扑去。

秦泽冷笑,左手猛地探出,一下子就缠住了高云箫握着匕首的右臂,紧接着右臂猛然劈中高云箫右臂关节,脚下向前一踏,就在踏步的同时,右臂再度前袭,直接一拳击中高云箫的胸口。

用的正是八极拳中捆身大缠的手法,右臂一拳秦泽用了十分力,明劲炸裂,众人只感觉空气仿佛爆炸了一样,‘啪’的一声炸响,高云箫就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正巧撞到在他身后的高远。

两个人直接摔在了沙发上,被高云箫带来的辣妹惊呼尖叫。

高云箫喷出一口血,感觉胸口极闷,连呼吸都带来一阵牵扯全身的剧痛,这一拳直接被秦泽打断了一根胸骨。

秦泽冷视着倒在沙发上的高远两兄弟,眉头微蹙道:“我之前一直忍让,是因为我的工作原因不允许我和客人发生冲突,但是你们一直咄咄逼人,这都是你们自找的!”

此刻高远惊惧恐慌,他怎么也想不到秦泽竟然还有这么高的功夫,一眨眼的功夫就打倒了包括高云箫在内的十个人!

再看向秦泽那阴冷的目光,高远只觉得遍体生寒,这时候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离秦泽这个怪兽越远越好,他是真的被吓破了胆。

秦泽看向高远,低头俯视着对方道:“我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可惜你的算盘落空了,今天当着同学的面我不打你。”

高远一听,顿时点头和捣蒜一样道:“我……我这就走!”

刚搀起高云箫,却听到秦泽开口道:“我说让你走,但没说不和你算账,今天包间里打坏的东西,都算你的。”

高远哪敢说个不字,当即答应了下来。

秦泽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还有,从今以后你要是再敢在我背后耍什么小心思,我可不会像今天一样放过你。去吧钱赔了,然后从我眼前消失,滚得越远越好。”

高远这次连看都没敢看秦泽一眼,当下搀扶着高云箫乖乖的跑去柜台赔钱。

等到高远和那些混子走光了,包间内就只剩下秦泽和那几个目瞪口呆的同学。

他们之前还嘲讽秦泽是个服务员,如何如何看不起对方。

可人家眨眼功夫就把顺县出名的大混子打的屁滚尿流,对方连人家一根头发都没碰到,这秦泽原来是个实足的狠人啊!

此刻秦泽在他们眼中的仿佛如同一座山那么高,让这些人只能抬头仰望。

魏明更是心如死灰,根本不敢抬头去看秦泽,生怕两人一对上眼,对方就想起自己之前的出言不逊。

可是任谁都没想到的是,秦泽对着众人笑了笑道:“让你们受惊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是他们不对在先我才出手的。”

那些同学先是一愣,随即都用力的点了点头,秦泽没有迁怒于他们,这已经让他们很是庆幸了。

秦泽看了看包间,问道:“你们还要继续在这里玩吗?要是玩的话,我先收拾收拾。”

这一次,众人一起用力摇头,他们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

秦泽呵呵一笑道:“那,慢走。”

那些同学听到这句话,顿时如蒙大赦,赶紧拿着东西离开了。

魏明经过秦泽身旁的时候,秦泽分明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一直颤抖个不停。

等到几人离去,毛森带着几个人闻讯赶到,一进包间看到场景顿时傻了眼。

接着,一个人推开毛森,指着秦泽骂道:“你他妈知不知道你是来这干嘛的?打客人?你特么现在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