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010 王家贵客
A+ A-

骂人的是KTV的经理,叫刘卫来,平时大家都叫他刘哥。

这个人平日里对手下从来没有好脸色,可是一见到大客户就跟见了亲爹一样,一口一个哥、姐的叫着。

刚才高远去柜台说赔偿的事,那边才知道秦泽把客人打了,立刻通知了刘卫来。

在刘卫来看来,不管谁对谁错,能进VIP大包的客人绝对非富即贵,是他们的上帝,绝对不能得罪。

与此同时,距离这VIP大包不远的一个VIP包间的门悄然打开。

王未未身穿一袭红色连衣短裙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她旁边是之前在公园给她开车的那名精干青年。

两个人站在门口看向这边,王未未不禁皱了皱眉道:“我好不容易回趟顺县,就是想和老同学叙叙旧唱唱歌,这帮人在这吵吵闹闹干什么?”

那青年当即说道:“大小姐,我去看看。”

说完,就走向秦泽所在的VIP大包。

不一会,那青年回来了,将自己打听到的说了一遍。

王未未一听,顿时有些感兴趣道:“哦?一名服务员一个人单挑了十个混子?有点意思。走,跟我去看看。”

……

秦泽是毛森介绍来的,而且两人还有些私交,对方毕竟是自己表弟的发小好兄弟,当即替秦泽求情道:“刘哥,刚才我问了一下,那几个高中生都说是客人不对,故意找茬,所以小泽才没忍住出手的,而且这损失那客人不也是说了由他来赔么,您消消气,别跟一个孩子计较。”

秦泽一听,没想到自己那几个同学竟然还算有点良心,能够对毛森他们说实话。

刘哥一听毛森替秦泽求情,回手就给了毛森一个耳光,一脸不可一世道:“有特么你说话的份儿么?我用的着你教我做事?”

毛森挨了一巴掌,虽然心中恼火,可这刘卫来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当即也只能忍气吞声,十分抱歉的看向秦泽。

秦泽眯起眼睛,对于刘卫来打了毛森一巴掌这事很是气愤,毕竟毛森是替自己求情,这刘卫来仗着自己是经理就如此嚣张霸道。

他暗暗在心底想着,今天就是不干了,也要替毛森把这一巴掌讨回来。

刘卫来指着秦泽道:“我不管今天谁对谁错,打了客人就是不对,你要么现在出去给那客人磕头认错,要么我现在就让人把你打出去,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给客人一个交待,不然这生意没法做了!到底怎么样,你自己说。”

面对着刘卫来咄咄逼人的态度,秦泽紧紧攥紧了拳头。

这时,秦泽忽然发现刘卫来等人身后,高远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

原来高远一看有刘卫来给自己撑腰,顿时忘了刚才秦泽的大显神威,让那辣妹先带着高云箫等人去医院,自己则跑来翘首以盼的等着秦泽给他道歉。

你能打又如何?还不是个穷逼服务生?说到底论家世背景,我都稳稳压死你!

秦泽看着高远,心想等下必须连他一起教训了,这个人分明就是记打不记好的畜生,不好好教训他,他是绝对不会真的怕了自己。

打定主意,秦泽就朝着刘卫来等人走去,不发一言。

就在这时,王未未带着那青年正巧来到了刘卫来等人的身后。

王未未看到包间里,穿着服务生衣服的秦泽,顿时吃惊道:“怎么是你?”

秦泽看到一身红裙的王未未,当即没有认出来,只觉得有些面熟。

刘卫来转身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像条哈巴狗一样对着王未未谄媚道:“哟,王大小姐,不好意思咱们这出了点小问题,是不是打扰到您了?”

高远一看到来人也是有些吃惊,王未未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津海王家那可是随便跺跺脚,顺县都要震上一震的大家族。

而且他刚才分明听出这王未未似乎和秦泽认识,心里顿时害怕起来。

虽说自己父母在县政府部门工作,可与王家比起来,估计连人家的司机都不如。

王未未没有理睬刘卫来,反倒是看出秦泽貌似没有认出自己,朝着刘卫来挥了挥手,示意对方让路。

刘卫来哪敢废话,立刻让开了路。

那王家司机守在门口,将刘卫来等人都挡在了外面,王未未一进包间,指着自己对秦泽说道:“你忘啦?前几天在公园,我们见过的。”

经王未未这么一提醒,秦泽立刻想了起来,哦了一声道:“是你啊。”

对于秦泽这不冷不热的态度,王未未没有说什么,倒是那司机有些不易察觉的不悦。

王未未听了爷爷的话,知道秦泽很有可能是个不世出的武道高人,此刻又听说了对方一个人秒杀了十个混混,立刻明白爷爷所言非假。

想起爷爷说的高人脾气都有些古怪,所以纵使王家大小姐平日里再如何骄纵,也是硬生生的在对方面前把脾气收了起来。

门外的刘卫来傻了眼,心想这王家大小姐怎么会跟自己手下的一个小服务员认识?

王未未微微一笑对秦泽道:“我爷爷想要见你。”

秦泽皱了皱眉,心想我和你好像不太熟吧?更别说你爷爷了。

可这句话却让门外的所有人都是如遭雷击!

王家老太爷王满山要见这个小服务员?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要知道多少达官显贵亲自上门求见,都不见得能走进王家大院的大门,可这小小一个服务员,却是被王老太爷点名道姓的要见一见。

此刻刘卫来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秦泽原来根本就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啊。

和刘卫来有同样心思的还有高远,此刻他面如死灰,恨不得转身就跑。

这些人的表情变化都没有逃过秦泽的眼睛,立刻猜到了眼前这个女孩的背景绝对非同一般,她口中的爷爷也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既然如此,自己不如来个借势,也好能把今天的事完美解决。

秦泽当即笑了笑道:“可以,不过今天不行,我这里还有些事要处理,刘经理让我去给客人磕头认错。”

王未未一听,顿时转过身怒视着刘卫来道:“这位前辈是我爷爷点名要见得人,刘经理你好大的排场,竟然让我王家贵客给你的客人磕头认错?呵呵,我倒想知道知道,你这客人什么来头!”

前辈?贵客?我的天哪,秦泽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秦泽听到这些称呼也是一头雾水。

刘卫来差点一把跪在地上,慌忙开口道:“大小姐,这都是误会、误会!”

王未未眯起眼睛,仰着下巴道:“误会?哼,看你刚才的作态哪里像是误会?你那个客人在哪?叫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呗。”

高远一听,顿时双腿一软,自己今天真是打着灯笼上茅房了,实打实的找死啊!

刘卫来转过头看向高远,王未未就知道这个高大少年就是刘卫来嘴中的客人了。

一个眼神,那守在门口的司机一把揪住高远的衣领将其拽了出来推进包房。

王未未上下打量了一眼高远,冷笑道:“就是你要让前辈磕头认错?”

高远其实有些冤枉,提出磕头认错的可不是他,而是刘卫来,他一直就是在一边冷眼旁观,等着秦泽来道歉。

谁曾想这半路杀出了个一个王家大小姐?

“王大小姐,这其实都是误会,我爸是高则涛,不如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吧。”高远无奈之下只能说出老爸的名字,希冀着能靠着老爸的背景让这王大小姐给几分薄面。

王未未冷笑一声,看向守在门口的青年司机道:“高则涛又是哪个?”

那司机不屑回道:“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王未未呵呵一笑,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副主任还真不配让她给面子。

“你这水准也敢学别人当纨绔出来耍横?我连你爸是谁都不知道,还让我给他几分薄面?”

高远面如死灰,王未未说的没错,他爸爸也就是个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可人家王家第二辈可都是任职在省里的权力中枢,更何况王家老太爷年轻的时候就是老红军了,更是首长的贴身警卫员,建国以后便因功返回津海任职,虽说现在退下来了,可如今津海的那些高官,哪个不是王老太爷的得意门生?王家在津海可谓手眼通天。

“现在你给前辈磕三个响头赔罪,我就不追究了。”王未未的语气十分肯定,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高远此时此刻别无选择,跟王家掰手腕,他高家真是连上台面的资格都没有。

看着秦泽那面无表情的脸,高远缓缓跪下,接连磕了三个响头。

王未未这才说道:“现在你可以滚了。”

高远起身,仿佛丢了魂一样,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包间。

等到高远走了,王未未这才转身对着秦泽笑道:“前辈,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可否跟我去见我爷爷?”

其实对于王未未为什么如此尊重自己,秦泽也猜出了八九分,之前自己曾说过王家的八极拳呼吸法门有问题,想必是王未未的爷爷是个懂行的人,想要找自己请教。

今天王未未帮了自己一次,这个人情他自然承,只不过今天实在是有些晚了,他等会还要回家。

“今天实在不方便,不过你放心,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秦泽歉意一笑,很是礼貌的说道。

王未未也并不在意,至少对方答应了。

当即掏出那时候刚出的果机4,说道:“前辈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呢,方便的话留个电话可以吗?这样有什么事我也好联系您。”

结果秦泽尴尬了……我……我木有手机啊。

王未未似乎是看出了秦泽的尴尬,心想也对,就算是高人可也毕竟还是个少年,又在这里打工,想必家境应该不好。

当即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秦泽道:“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您打上面的电话就好,我王家随时恭候大驾。”

秦泽接过名片,上面写着王未未的名字和电话,直到现在秦泽才知道这女孩的名字。

点了点头,秦泽就将名片收起,开口道:“我叫秦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