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013 败铁龙
A+ A-

铁龙顿时面色大惊,对方这一手缠手比自己所会的小擒拿不知要高明多少倍。

如果这一下被对方砸中右臂,不用想也知道对方会立刻欺身出拳,自己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情急之下,背在后背的左手猛然出拳,照着秦泽的面门轰去。

秦泽似乎早有预料,咧嘴一笑,脚下快速挪移,避开这一拳,同时缠着对方右臂的左手迅速一带,铁龙瞬间中门大开。

秦泽砸下的右拳收起,却改为肘击,正是八极拳的上步顶肘,这一下直接顶在了铁龙胸口。

一击得逞,秦泽也不趁势追击,而是闪身后撤,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堪称完美。

铁龙被秦泽这一顶连退好几步,胸口隐隐作痛,只感觉自己根本就是被对方调戏的一只猴子。

一头冷汗顺着脸颊流下,铁龙这才想起之前秦泽的那句话‘那你败得只会更快’,自己托大让人家一只手,结果人家用事实打了自己响亮的一个耳光。

那些观战的人也都大呼过瘾,刚才那少年就像演电影一样,出手干净利落,颇有一代宗师的派头,看的出来是有真功夫的。

毛翰也松了口气,不过对于秦泽忽然有这么好的身手,也不得不怀疑他是怎么做到的。

高云箫的脸色难看至极,他心里把铁龙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心想你这时候还玩什么托大,让人家打脸了吧?

那些曾经被秦泽打过的高云箫小弟,看到秦泽这一手干净利落的拳法,也都不禁咽了咽口水,栽在这小子手上……不丢人!开玩笑,铁龙这地下黑拳王都吃了亏,我们打不过人家那再正常不过了。

秦泽微微一笑,对铁龙道:“你还是用双手吧,单手恐怕撑不住我几招。”

铁龙感到一阵屈辱,也不说话,暴喝一声猛地冲向秦泽,同时双手呈爪,猛地探向秦泽的双臂。

他擅长小擒拿手,专攻敌人的关节手腕,这一次,铁龙真的怒了,他要将眼前这个嚣张的少年关节全部拧断!

秦泽看着冲来的铁龙,脚下步伐一换,左脚猛地踏出,侧身一避,铁龙这一抓根本就没碰到秦泽分毫。

就在这时,秦泽再度踏步贴身,运足力气猛地以肩头一撞,铁龙猝不及防竟是被秦泽这一撞直接撞飞了出去。

胸口一阵气闷,重重摔落在地,铁龙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吐出一口淤血。

秦泽不给对方丝毫缓和的机会,直接欺身,一拳猛然落下,眼见就要砸中铁龙脸部。

铁龙知道自己今天栽了,这少年太强了,是真正的练家子,此时此刻铁龙有些心灰意冷,闭上眼睛不再去看那落下的拳头。

结果等了半天,秦泽的拳头也没落下。

铁龙睁开眼睛,却看到秦泽已经收拳站在一旁。

“为……为什么?”铁龙不解的开口道。

秦泽面无表情道:“你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替人办事,既然败了我没必要将你赶尽杀绝,而且从一开始你的表现,我就知道你这个人还不坏。”

铁龙羞愧的低下了头,他自小是个孤儿,后来跟着一个江湖骗子四处流浪,那老骗子就教了他几手小擒拿手。

对于练武,铁龙有着热情的执着,老骗子死了以后,铁龙便来到了顺县,机缘巧合下进入了地下黑拳世界,靠着那几手小擒拿手和自己强悍的身体一度称王称霸。

直到今天,铁龙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眼前这个少年不论身手还是气度,像极了老骗子当初跟自己说过的一些武道宗师。

秦泽这边,强忍着脚下虚浮,摆出一副大度气派还真不是他有多崇高的思想,从一开始对战秦泽就开启了【十秒真男人】,不然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很难伤到铁龙。

当铁龙被铁山靠撞飞的那一瞬间,十秒真男人的效果也消失了,所以秦泽干脆收手,送铁龙个人情,免得一会漏了陷。

经过一个月的跑步练习,秦泽的体能和身体状况比起以前好了很多,但仍不足以让秦泽能够对抗铁龙这种体魄强健的对手。

而且这一个月,秦泽也从系统那好好地了解了一下武道境界,他一开始是明劲下品,经过这一个月的锻炼,已经隐隐到了中品的门槛,一般的三脚猫功夫他都不会放在眼里。

但铁龙不同,这种对手抗击打能力极强,虽然连明劲境界都没有踏入,但以自己目前的真实力量,要打败也要费上一番力气,尤其是要向刚才那样干净利落的解决掉,对于现在的秦泽来说根本不可能实现。

毕竟高云箫他们还站在一旁,万一自己和铁龙斗个你死我活,那时候高云箫要是趁乱出手,自己可就遭殃了……

想到高云箫,秦泽眼神立刻变得阴冷,转过头看向对方,冷声道:“看来断几根胸骨还是不能让你长些记性。”

高云箫是从心底害怕秦泽,虽然自己闯荡江湖数年,可像秦泽这种能以一敌十的狠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尤其是看到连黑拳王铁龙都败了,自己恨不得赶紧溜之大吉。

此刻被秦泽盯上,高云箫只感觉遍体生寒,他的那些小弟也都寒蝉若噤,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会惹恼了这尊大佛,一人一拳就给自己解决了。

高云箫此刻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铁龙身上,猛地朝着铁龙大喊大叫:“铁龙!你特么拿了老子订金,就要把这事给老子办了!要不然以后你别想在顺县混了!”

铁龙当然知道高云箫说的是真的,自己拿了人家的钱,结果事情办砸了,以后谁还会相信自己?

但铁龙对于传说中的武道宗师向往已久,对方明显就是一个,自己又败在人家手上,还让人家放了自己一马,自己怎么可能还厚着脸皮再动手。

而且就算动手,经过刚才的交手,铁龙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这种无意义的战斗,他铁龙才不会犯傻继续。

从怀里掏出那装着5万块钱的纸包,直接丢给高云箫道:“对不住,我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明天我就离开顺县。”

铁龙的表现让秦泽不禁松了口气,否则在动起手来,可就没有刚才那么容易将对方解决了。

高云箫想不到铁龙真的宁肯砸了自己招牌也不动手,他知道秦泽不会放过自己,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拼命了。

猛地跑到烧烤老板身旁抄起人家切肉的菜刀,面相凶狠道:“都抄家伙,给我上!”

秦泽微微皱眉,如果只是高云箫和他那些小弟,他就完全可以不必在意了,对付这些垃圾,简直不要太简单。

可谁知道高云箫这一句话下去,那些小弟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动,全部站在原地,要么抬头看天,要么低头数蚂蚁。

他们是真的怕了秦泽,上一次秦泽那像极了铁锤的拳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高云箫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这帮小弟会在这个时候不听自己的,顿时感觉面上无光,对秦泽的恨意更浓了,可他又不敢一个人冲上去,只能尴尬的拿着菜刀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高云箫的电话响起,高云箫忙假装要接电话,将手里的菜刀放下,那些小弟见了,脸上均是失望的表情,出来混跟大哥,结果大哥怂成这个样子,谁还能真心帮你?

高云箫则无视那些鄙夷的眼神,拿起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是高远打来的,他知道今天高云箫出院。

“表哥,你听我说,那个秦泽背后的靠山极大,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之前他打伤你的事就算了吧,千万别想着找他报仇。”

高远哪里知道此刻高云箫已经碰到了秦泽,还被人当面狠狠地打了脸。

高云箫故作镇定道:“靠山?有多狠?”

高远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津海王家,表哥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了,之前因为我的事让你受伤,我过意不去,明天给你打2万块钱,算是赔罪了。这事你听我的,算了吧。”

听到津海王家的时候,高云箫整个人都僵住了,冷汗不断地顺着额头留下,看向秦泽的眼神就像见了鬼一样。

他僵硬的说了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

秦泽皱着眉,不知道这高云霄搞什么鬼。

结果下一秒,所有人都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高云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竟是朝着秦泽连着磕了好几个头。

一边磕头还一边说道:“泽哥!是我高云箫瞎了眼,我不应该冒犯您,有什么事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吧!”

开玩笑,津海王家,那可是高云箫这辈子都需要仰望的存在,自己不过是个流氓地痞,手下有几个小弟而已,跟津海王家比起来,连个屁都不算。

此刻听说对方的靠山是津海王家,高云箫死的心都有了。

这一下,不光是秦泽懵了,包括毛翰、铁龙还有哪些食客以及高云箫的几个小弟都傻眼了。

喂!我说兄弟,这特么是几个意思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