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0015 做客王家
A+ A-

李国豪听到秦泽的话,顿时面色大变,他爸爸李志在整个顺县不敢说只手遮天,但也雄踞一方,光是李志这两个字,不论黑白两道都要给几分薄面。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不知死活的扬言要教训自己。

看着对方那阴冷的眼神,李国豪知道对方不是开玩笑。

现在李国豪只是恨,恨自己出来怎么就只带了两个人,先不说那个小个子,光是那个大块头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李国豪有些僵硬的笑道:“小子,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对我出手,你知道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事情吗?”

秦泽冷声道:“我不需要考虑,原本我只是想教训教训你罢了,可你却说我是下贱胚子,侮辱我不要紧,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父母,光是这个我就不会轻饶了你。”

李国豪身后那个女孩,此刻没了束缚,战战兢兢的畏缩在角落,她只是和同事出来唱歌,后来大家散了,她正准备打车回家,却不想就让李国豪这个家伙看到了。

接着就被拖来这胡同,原本以为自己的清白之躯要遭受侮辱了,想不到最终却有人挺身而出。

此时她看向秦泽的目光竟然有些崇拜,对方明明看样子就是个高中生,可却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她本身就是顺县人,自然知道李志是谁,虽然她也很期望着那少年能够狠狠教训一下眼前李国豪这个臭流氓,但是一想到时候李志为儿子报仇,那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她也难免会牵连其中。

想到这,她弱弱的开口道:“要不……要不就算了吧,他也没得逞。”

秦泽有些意外的看向那女孩,他没想到这女孩竟然会出言阻止自己。

随即想到这女孩可能怕李志寻仇惹祸上身,随即也就有些释然了,不过对这女孩多少有些看轻。

“现在不是你和他的事情,而是我和他的事情,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秦泽不冷不热的说道,语气充满了一股鄙夷。

那女孩听了,咬紧嘴唇,想要说点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起身就朝着胡同口跑去。

李国豪越来越惊慌,看样子这小子是铁了心要对付自己。

急中生智,李国豪掏出电话,慌忙的拨了出去。

可还未等对方接电话,一个黑影猛的出现在李国豪面前。

秦泽一脸的杀气,对着李国豪道:“你不应该侮辱我的父母。”

说完,砰的一声炸响,明劲修为显露无疑,毫无花哨的一拳直接锤中李国豪面门。

李国豪惨嚎一声,同时飙出两道鼻血,这一拳直接打断了他的鼻梁。

甫一落地,秦泽便如同鬼魅般出现在李国豪面前,接着面无表情的一脚踩在李国豪的左手腕,用力那么一碾。

喀嚓一声,腕骨应声断裂,李国豪再度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你……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我一定要杀……啊!!!”

话还没说完,秦泽已经将李国豪的另一只腕骨踩到骨折。

“一定要杀我全家?我说你们这些纨绔就不能换些新鲜点的话吗?”秦泽面无表情,仿佛像是神一般的存在俯身对着李国豪说道。

李国豪的双臂无力地摆在地上,身体不断挣扎扭曲着,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挪动身体。裤裆一片腥臭,这家伙竟然尿了。

“我今天废你两只手,如果你再敢废话,接下来就是你的两只脚。”

秦泽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铁龙看着秦泽这霹雳手段,也不禁吞了吞口水,同时想着,不愧是我铁龙的师父,霸气!

李国豪忍着疼痛,表情狰狞的对秦泽吼道:“有种你就告诉我你叫什么!”

秦泽转过头,微微一笑道:“我叫高远。”

铁龙直接愣住了,嘴角抽了抽,师父果然……不要脸……

秦泽朝着发楞的铁龙努了努嘴道:“走了。”

铁龙这才回过神,快步追了上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可能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铁龙挠着头道:“师父,你刚才那招栽赃嫁祸还真是……”

“你想说卑鄙?我又不傻,出了气还告诉他我的真名,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秦泽没好气的白了铁龙一眼。

铁龙心中一喜,因为他发现自己叫秦泽师父,对方并没有计较,这就表示……

“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起初我是觉得你身为地下黑市的拳王,底子有些不干净,怕惹麻烦,但看在你今天还算有些正义感的份上,我答应收你为徒,但是你要答应我,以后没事不准跟着我,烦死了。”

铁龙差点激动地跳起来,但一看到秦泽那张脸,顿时忍了下去,只是不住的点头保证。

秦泽想的简单,之前李国豪自报身份的时候,这铁龙并没有退缩,反而要代替自己教训对方,光凭这份忠心,这个人就值得交往,而且他发现铁龙本质并不坏,打黑拳应该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索性,就收了这个徒弟吧,以后有些什么自己不适合出手的麻烦事,铁龙好歹也能帮帮忙。

“以后别去打黑拳了,跟我来帝豪上班,有时间我就教你打拳。”秦泽不冷不热的说道。

铁龙一楞,说道:“还去帝豪上班?咱们可是刚废了帝豪的大佬啊。”

秦泽看白痴一样看了铁龙一眼道:“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咱们动的手。”

主要秦泽是舍不得那一个月5000块钱的工资……

说完,秦泽便开始合计着,是不是该去一趟王家了,毕竟自己废了李国豪,如果李志上门寻仇,他倒是能全身而退,但自己还有父母。

如果能和王家牵扯上关系,即便是李志知道是他废了李国豪,也不敢轻举妄动,自己重活一世纵然要活的潇洒,但不能因为自己潇洒,就让父母遭受无妄之灾,这是秦泽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秦泽的逆鳞就是他的家人。

第二天一早,因为是周末不用上学,秦泽照往常一样先去跑步,之后换上一身新买的休闲服,并不贵,重在整洁干练。

接着,便独自一人打车,前往王家所在的镜山。

路上,秦泽给王未未打了个电话,那边一听说是秦泽,语气十分恭敬。

只不过这时候王未未并不在顺县,但她让秦泽放心,她会通知爷爷王满山,在家恭候大驾。

秦泽挂了电话,呼出一口气。

津海王家,那可是在整个津海市跺跺脚都要都要抖上一抖的大家族。

上一世对于这种大家族,秦泽只能仰望,没想到重活一世,自己却已经是对方的座上宾了。

不多时,出租车便来到了位于镜山的王家镜山庄园。

这整座山都是王家的产业,王老太爷生性喜静喜热闹,所以退休后回到顺县,他的儿女就在这里造了一栋庄园给老人居住。

来到门前停下,秦泽下车,看到园内占地极广,园中种满各类花草,有着几名园丁正在浇水。

与大门直对的,一座颇具华夏特色的独栋四层小楼映入眼帘。

来到门前,有两名门卫看守,其中一个拦住秦泽道:“您好,这里是私人住宅区,不能够随意进入。”

秦泽点了点头道:“我是王老太爷请来做客的,还麻烦通报一下。”

那门卫在这里上了几年班,每天都会有各种达官显贵上门求见王家老太爷,可眼前这小子,一身廉价休闲装,看年纪也就17、8岁,老太爷怎么可能会邀请这小子上门做客。

当即就觉得这小子撒谎,是来故意捣乱的。

有些不耐烦道:“这里是王家的庄园,我劝你不要信口开河,识相的自己赶紧走,要不一会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秦泽皱了皱眉,他没想到王家的门卫竟然这么不讲理,自己刚才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结果对方竟然不信,还要轰自己离开?

“你可以先进去问一下,我叫秦泽,王老太爷一听就知道了。”虽然有些不满,但秦泽还是尽量显得客气,毕竟自己是客。

谁知道那门卫不耐烦道:“去去去,再不走我们可就动手了。”

这下秦泽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这门卫还真是狗眼看人低。

动手?求之不得。

秦泽向前走了一步,那门卫见了顿时怒了,直接伸出手就去推秦泽。

结果秦泽不闪不避,左手猛然探出,直接一记大捆缠手,将那门卫的胳膊锁住,随即轻轻一推,那门卫就向后倒退数步。

这一举动不禁令那门卫大为肝火,臭小子居然还敢还手,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用多说,另一名门卫已经冲了过来,秦泽不着痕迹的一挪步,直接一记铁山靠将那门卫靠飞,身子直接撞在了大门上,发出一阵哐啷声响。秦泽倒也没有全力出手,毕竟没什么大的仇怨,要不刚才那一靠直接就能把对方靠出一口血。

另外那门卫见了,顿时一惊。

自己和另一个门卫虽然只是小小门卫,但也都是省里散打队退下来的,在王家看大门,可不同于一般地方,那些达官显贵见了自己哪个不是点头哈腰好好说话。

而且两人身手不弱,却被这少年一推一靠就给打败了。

两个人一交换眼神,顿时心领神会,左右夹攻直接扑向秦泽。

秦泽连动都没动,只是出手招架,那两个人竟是根本近不了秦泽的身。

真特娘的是见了鬼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