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019 债主上门
A+ A-

毛翰看秦泽半天不说话,皱着眉头道:“想什么呢?”

秦泽回了神,干笑两声,表示没什么事,这时候四条修长的腿出现在秦泽的视线中。

“你就是秦泽?”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语气有些傲慢。

秦泽和毛翰抬起头,这才看清原来是两个女孩,这两个女孩,秦泽都认识,可是她们并不认识秦泽。

尤其是其中一个短发女生,秦泽看到她的时候,眉头就微微皱起,一旁的毛翰则有些害羞的不敢直视。

那短发女生就是毛翰暗恋的对象,李芸芸。在她旁边一个留着长发的女生,脸上有些书卷气,看上去温文尔雅,是李芸芸的闺蜜,也是整个二中的校花郭宁。

她还有着另一个身份,就是这次年级考试的第二名。

对于这两个女生的出现,秦泽有些吃惊,毕竟自己和她们根本就没有交集,再看一旁的毛翰,整个人脸已经红成了苹果色。

李芸芸这个女孩虽然也很漂亮,但是人品十分的差,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上一世毛翰就是因为李芸芸嫌弃他家境一般,跟着一个富二代跑了,受不了打击,喝了个烂醉,最后不慎失足落河,丢掉了年轻的生命。

所以秦泽第一眼看到李芸芸便心生厌恶,这一世他绝不会让对方在和毛翰有什么瓜葛。

“我们好像不熟。”秦泽语气有些冷冰冰的说道。

李芸芸平时和郭宁走到哪里都是备受瞩目的焦点,那些男生恨不得使劲巴结自己,可眼前这个长相一般的家伙竟然是这个语气,李芸芸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

“要不是宁宁想见见你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本小姐才懒得搭理你呢。”李芸芸一掐腰,白了秦泽一眼道。

秦泽有些意外的看向一旁的郭宁,对方也在盯着自己,不过眼神中似乎有些敌意。

旋即秦泽想到,每次考试这郭宁都是全年级第一,如今愣是被自己给挤到了第二名,估计是有些不服气,所以才想知道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还真是幼稚啊,不就是个破排名么。

郭宁语气平淡的开口道:“听说你几分钟就可以答完一份试卷,我很好奇,所以就想见见你。”

因为李芸芸的关系,秦泽对郭宁的印象也一般,当即不耐烦道:“现在见到了?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当我是动物园的猴子啊,谁都要见见。”

说完,拉起毛翰就走。

毛翰看着李芸芸,有些不舍,但秦泽硬是拉着他走,他也没办法,只能歉意的对着李芸芸一笑,结果李芸芸看都没看毛翰一眼。

“狂什么狂!?不就是考个年级第一么?看给你牛的,父母不就是个环卫工人么,有什么可拽的!穷逼一个么不就是!”李芸芸被秦泽的态度激怒了,她什么时候被男生这么轻视过。

郭宁到不觉得秦泽有什么,她也是个天才,她知道天才的脾气都很古怪,所以对于秦泽的态度并不在意,但是当李芸芸将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郭宁顿时觉得一阵头大。

果不其然,秦泽停下脚步,目光阴冷的看向李芸芸道:“我父母是环卫工人怎么了?他们凭本事挣钱,一不偷二不抢,辛辛苦苦把我养大,我从来不觉得他们的工作丢人。”

秦泽气势暴涨,朝着李芸芸迈出一步,李芸芸被秦泽这反应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我告诉你,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说我的父母,就算你是女生也别怪我不客气,真当自己是凤凰了?谁都要捧着你?我呸,连只野鸡都不如!”

看着秦泽那凶狠的模样,李芸芸有些害怕的躲到郭宁身后,真的不敢再开口说什么了,但心里已经把秦泽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

郭宁也觉得李芸芸说的有些过火了,但看到秦泽竟然这么凶一个女生,不禁有些不悦道:“芸芸固然说话有些问题,可你是个男生,就不能让着她点?”

秦泽不屑一笑道:“最烦你们这种女权主义,如果要我尊重她,首先她要先尊重别人,总是拿自己是女生说事,结果做着比谁都操蛋的事,我不是圣母,忍不了这种傻逼!”

秦泽并不是不尊重女性的人,可李芸芸这种真不值得他尊重,因为对方就从来没有尊重过他。

毛翰虽然喜欢李芸芸,但也觉得刚才李芸芸的话有些过分了,所以秦泽说话,毛翰只是站在一旁看着,根本没有打算替李芸芸解围。

秦泽转过身,示意毛翰一起走。

等到两人走远了,李芸芸气的浑身发抖,这才敢开口道:“居然敢这么说我,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郭宁在一旁十分头疼的看着李芸芸,自己这个闺蜜还真是不知道该说她点什么好。

看着秦泽离去的背影,郭宁叹了口气,看来接下来肯定是一场大麻烦了,李芸芸的性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算了,他们的事,自己还是不要管了。

……

放学回家的路上,秦泽和毛翰都沉默了一路,最后还是秦泽率先开口道:“我刚才那么说李芸芸,你不会怪我吧?”

毛翰呵呵一笑,用脚后跟踢了秦泽屁股一脚道:“说什么呢,你和我是兄弟,我怪你干嘛?而且刚才确实是她不对,我真没想到,她居然是这种人。”

秦泽揶揄道:“怎么?女神的高大形象在自己跟前崩塌是不是感到很遗憾?”

毛翰没好气的白了秦泽一眼道:“滚滚滚。”

这件事秦泽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一个李芸芸根本对自己造不成任何威胁。

今天秦泽特意请了假,想要回家把自己考了年级第一的事情告诉父母,好让他们高兴一下。

一进小区,却发现爸妈的自行车都停在楼下,秦泽不禁嘀咕道:“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开门进家,秦泽不禁皱起了眉头,狭小的客厅里乌烟瘴气,自己父母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感觉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再看另外一边的沙发上,坐着一对中年男女。

那两人是秦泽的大伯和大妈,秦泽顿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年多以前秦泽爸爸因为身体不好,住了院,还要开刀做手术,当时自己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只好问大伯借了4万,这几年老爸老妈挣的钱几乎都用来供自己上学了,这钱一直到现在都没还上。

大伯虽然和老爸是亲兄弟,可是对钱很看重,大妈更是觉得有秦泽父母这样的穷亲戚脸上无光,所以一直对秦泽一家没什么好脸色。

今天两个人一起来了自己家,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来要钱了。

秦泽不动声色的开口叫人:“大伯、大妈。”

大伯手里拿着烟,点了点头,大妈没好气的嗯了一声。

老爸老妈没想到秦泽这么早就回来了,忙说道:“小泽,你先回屋写作业,爸妈和大伯、大妈有事要说。”

秦泽点了点头,就准备回房间。

结果大妈开口道:“不是,你们两口子到底怎么回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这4万块钱借了都快有3年了,你们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还啊?你大哥是个老实人,他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可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老爸叹了口气,为难道:“大嫂,不是我不还,是现在家里真没这么多钱,我们两口子每个月就那点工资,还要供孩子上学,我们是真没那么多。”

大妈冷哼一声,脸上的肥肉一颤道:“怎么?当初借的时候话说的那叫一个肯定,现在让你们还钱又在这装孙子是不是?我还就告诉你们了,今儿这钱你们就是抢,也得给我还上。哦,就你们家要用钱,就你们家困难是不是?我们家乐乐这好不容易找了个女朋友,都准备结婚了,我们家就不用钱啊?”

秦泽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大妈这话说的真是难听,虽然老爸老妈借钱没还上,是不对在先,可大家都是亲戚,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老爸叹了口气,起身道:“大嫂,要不然这样,我这呢,是真没这么多,这两年也就攒了2万块钱,原本是等着给小泽上大学的,你这边着急,就先拿去,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大妈鄙夷的看了一眼秦泽道:“还上大学?就小泽这全年级倒数的还能上大学?我说你们两口子也真是够逗的,有这2万你先还了好不好,非要把事闹的这么难看。”

秦泽的脸顿时黑了下来,看着自己父母卑躬屈膝,要不是因为两家是亲戚,秦泽现在就破口大骂了。

不动声色的走回房间,从床铺地下拿出一个纸包,这是之前高云箫给自己的那5万块钱,秦泽一直没有动过。

从房间里走出来,就看到父亲正拿着一个铁盒子,从里面几十、几块的正在数钱,那是老爸、老妈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

秦泽直接走过去,将铁盒盖上。

这一举动,让爸妈和大爷、大妈都是一愣。

大妈横着眼,有些不高兴道:“哟呵?这是几个意思?”

老爸也是着急道:“小泽你这是干嘛?这没你的事,回房间去。”

秦泽拍了拍老爸的手,没有说话,转过身将那纸包丢在大妈面前,顿时几叠RMB露了出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