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以德报德
A+ A-

霍辰禹是霍家最小的少爷,万千宠爱,养成了骄矜冲动的性格。

他酷爱赛车,家里人纵着他组了车队,参加各类正规或不正规的比赛,摩擦常有,却从不曾拳脚相向。

这次会和沈卫闹成这样,完全是受人蛊惑。

至于始作俑者是谁,霍桥并未明说,让气急败坏的霍彦华自己去查,随后准备告辞回云景苑。

一晚都不愿意在老宅过,霍老爷子知道他生气了,没话找话地说:“辰禹的事,你三叔一直耿耿于怀。”

霍桥轻嗤一声。

宴会时在凉亭,霍彦华已经表达了他对处理结果的不满,看似关心儿子,实则还是利益。

集团里,他负责服装部分,而沈家拥有最大的购物平台,事情发生前,双方已谈好合作模式。

霍辰禹被打伤后,霍彦华便想借此压低抽成,出尔反尔,老爷子劝说无用,就把烫手山芋扔给了霍桥。

他查清了来龙去脉,一时不知该不该严肃处理。

恰逢他晋升总裁的关键时期,董事会无从挑剔,就说起了家庭的事,他遂轻拿轻放地让沈家送人过来。

老爷子知道内情,无声叹气,转而道:“眠眠今晚怕是吓坏了,你好好陪陪她。”

霍桥不置可否,领着沈星眠离开老宅。

走出不到两公里,霍桥忽地道:“抓好扶手,坐稳。”

沈星眠见他神色冷肃,下意识照做,启唇问:“怎么了?”

霍桥道:“我们被人盯上了。”

话毕欲加速,前方却猛地窜出两辆车,把去路堵死,后面跟着的三辆快速逼近,将他们围在了中间。

霍桥看着车上下来的十几号人,目光一沉,边解安全带边道:“待在这里。”

沈星眠阻止不及,眼睁睁看着他下了车,不过两句话就扯开领带出了手。

他身手矫捷,动作利落,一拳一脚像电影画面,干脆又帅气,奈何对方人多势众,没多会儿就落了下风。

沈星眠甩甩被酒精麻痹的脑袋,摸出手机报了警。

出警需要时间,眼看着霍桥的劣势越来越大,她始终做不到袖手旁观,拉开车门下了车。

她本意是要用警察吓走他们,却见一人按开弹簧刀,朝着霍桥的后颈刺了过去。

彼时他正双手交叉抵挡面前的两人,根本来不及躲。

“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话出口的瞬间,沈星眠箭步冲过来护住他背后,本能地扬手一挡,胳膊立刻多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霍桥这时踢开身前的人,回手一抱,眼底情绪难辨:“不是让你别下来么。”

沈星眠无从解释,捂着手跟他说:“警察马上就来。”

就近几人听见这话,当机立断撤退。

远一点的地方还有几人,他们没有上前的意思,看样子也不打算后退,直至霍桥冷厉的眼神扫过去才悻悻走人。

转身之际,沈星眠正好抬眸。

明亮的路灯下,其中一人后脖颈上的蝎子刺青猛地撞入她的视线。

沈星眠瞳孔狠狠一缩。

这些人,不是冲着霍桥来的。

******

警察来得很快,简单询问情况后让他们去就诊,霍桥没去,打电话叫了朋友到云景苑。

那是个斯文秀气的年轻人,名唤温寒,一定程度上算是霍桥的私人医生。

瞧见沈星眠右胳膊上足足一指长的伤口时,他兴味挑眉:“美人救英雄?”

霍桥身上的伤也撕裂了,懒得理他,而是专注地看着沈星眠。

混乱结束后,她一直沉默,没表现出遭遇袭击该有的害怕和好奇,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什么。

直到温寒不小心手重了,她才回神,拧眉道:“轻点,疼。”

霍桥接话:“这么怕疼,刚才怎么不管不顾地冲上来?”

沈星眠半真半假地说:“你在老宅救了我,我以德报德。”

霍桥双眸微眯:“是么。”

多年朋友,温寒敏锐地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一丝丝酸涩。

他麻利处理好两人的伤,勾着霍桥的肩出门,八卦地问:“你怎么回事?”

霍桥一脸莫名。

温寒揶揄地道:“那位沈小姐啊!你目不转睛地看人家,还有刚才那语气,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坠入爱河了。”

霍桥唇角一抽:“眼睛不需要就捐了吧。”

“嘿你这人……”温寒磨牙,“算了不说这个,等你为情所困的时候我再来无情嘲讽。今晚发生了什么?”

“和上次差不多。”霍桥言简意赅。

温寒目光一厉:“同一拨人?”

霍桥摇头:“不确定。”

温寒抵抵牙:“若是同一拨, 这得多着急要你死啊。”

霍桥冷冽一哂:“想要我命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不差这几个。”

温寒同情地拍拍他的肩:“我会给你收尸的。”

霍桥一脚踢过去:“轮不到你,滚。”

温寒依言滚了,霍桥折身回客厅,沈星眠正低头发消息:【小宇,半年前的车祸,查得怎么样了?】

那边没回复,霍桥出了声:“没有下次。”

沈星眠茫然。

霍桥解释:“手无缚鸡之力,别学别人逞强。”

话不好听,却让沈星眠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太弱了。

十五岁之前,由于某些原因,她挺强健,一次打一两个小混混不成问题。

但十五岁之后,她成日待在研究院,疏于锻炼,变成了弱女子。

这不是好现象,因为遇险毫无自保能力,比如今晚。

若没有霍桥,她就被霍霖玷污了。

思及此,沈星眠眼中闪过坚定,忽地问:“霍桥,我为你挡刀,你感动吗?”

霍桥的表情空白了一秒。

不是以德报德吗?怎么和感动扯上关系了?

沈星眠不等他回答,眸色晶亮地道:“你肯定感动,那我麻烦你一件事。”

霍桥被她的自问自答弄得一阵无语:“什么事?”

沈星眠目光殷殷:“你教我功夫吧。”

霍桥错愕:“功夫?”

他在她心里是什么武林高手不成?

沈星眠微微仰头:“就你打架用的那些招式,我想学。”

虽不知她为何兴起,但望着那双清澈的眼,霍桥拒绝的话就卡在了嗓子眼。

他想起温寒方才的话,眸光闪了闪,问:“真的想学?”

沈星眠点头如捣蒜。

霍桥唇角微不可查地勾了一下:“我学费很贵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