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重拾心思消灾躲难
A+ A-

听着母亲熟悉的声音,鼻尖嗅着母亲身上令人觉得安心的香味。曲云薇在忍不住了,扑进母亲的怀里,抱着母亲放声痛哭起来。

她真的又一次重生了,曲云薇现在确信了这一切并不只是她的一场梦。她现在并不是相府里最低贱的妾。她还是曲府的大小姐,时间很早,一切都还来得及。

被女儿这么一扑,宋氏也是异常心疼,抱着怀中微微颤抖,隐隐抽泣的小身子,宋氏心都软了,只觉得心尖尖都在颤抖。她一向疼爱这个女儿,那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眼见女儿这般哭泣,她如何能不心疼?

一手在她背上拍着,一手执起帕子轻轻为女儿擦去泪水道:“薇薇,这几日可将娘吓坏了,别担心,说好的亲事,哪里是他们说退就退的。”

听宋氏这么一说,曲云薇愣了一愣,下意识的抽了抽有些堵住的鼻子,这才想起,大约是在这个时候,正是雷家上门退亲的那年。

雷家退亲……曲云薇的眼眸一瞬间冷了下去,还沾染着泪水的鸦睫轻轻垂下,遮掩去眼底藏着无尽的阴霾。

这件事正是曲云薇整个生命的转折点,雷家屡次上门要求退亲,没有任何正当的理由父亲和母亲自然不肯,退亲对女子的名誉损坏十分之大,威逼利诱不得后,雷家开始改变方法……

雷家主母雷萍,设计办了一场宴会,那场宴会名义上是赔罪,实际上暗中操纵,将曲云薇与家仆锁在同一间屋子里,让她曲云薇从人人仰望嗯大家闺秀,变成人人唾弃的失贞女子,再名正言顺的退婚。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曲云薇的性格也起了变化,从一个天真活泼的少女变得自卑内向,再也不愿意跟着母亲出门,害怕面对外面那些人的嗤笑,侮辱,嘲笑,怜悯,唾弃的眼神,更不想听到那些人打着为她好的旗号,一遍又一遍说着这件事情,他们毫不忌讳的在茶余饭后议论着。拿她做一个反面例子去教育自家孩子,一次又一次的揭开她的伤疤。

也正是因为如此,疼爱她的父亲,怕她在府中闷坏,将府中一处花园改造,斥巨资从海上引来新奇的东西供她解闷。在后来新皇,当时还是皇长子巡视南洲的时候,便安排入住在了曲府。在看到秋日里,曲府后院还盛开着灼灼牡丹时,看到院子里纯银雕刻的游龙戏凤喷水池时,看到用整块琉璃雕刻而成的微型园林时,皇长子笑着说他在皇宫都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那时候父亲还十分骄傲的介绍是为她解闷而造,如今想来,恐怕早在这个时候皇太子就起了心思。要知道,皇家都没有的东西,一个南州的附上去了,拥有可想而是当时他的心里是何种心情,也难怪后来新皇登基,顺水推舟的将曲家满门抄斩,财产尽数归了皇家所有。

所以把这一切想象一下,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从退婚的那天就已经开始发生了,悲剧也起始于这一年。

她在听说退婚的消息之后便一蹶不振,整日里郁郁寡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风花雪月的事情,再不去想其他的每日只是对镜暗自垂泪。以至于后期茶饭不思,大病一场,险些吓坏了母亲。

曲云薇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抬头去看母亲的脸,只见母亲面色苍白,眼下有着隐隐的乌青,想来也是为了这件事情一直没有睡好觉吧。可叹她那个时候居然只是沉浸在男女情爱之中,丝毫没有觉察到身边亲人的变化。

这一生能再活一次,她定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绝不会再让曲家和自己

重蹈覆辙,不管是谁,只要胆敢来伤害她的家人,即便是逆天而行,她也毫不畏惧。

隐约记得,她前世死前曾说哪怕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曲云薇不由得抿唇轻笑。

又有何惧?

她微微笑着,拉着宋氏的手,软糯糯的开口撒娇道:“娘,雷家退婚不退婚女儿不在乎,只要可以和爹娘在一起,哪怕一辈子不嫁都没关系。”

“胡说,就算你想一辈子留在爹娘身边,爹娘还不想一直留着你呢,把你留成一个老姑娘,到时候嫁不出去。还不是得回来埋怨爹娘,娘才不吃你这一套呢,留着和你爹撒娇去吧。”宋氏嘴上嗔骂,心里其实挺高兴的,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一想到将来要嫁去婆家,伺候公婆,立规矩服侍丈夫,受了委屈的自己忍着。宋氏心里就是一百个舍不得。

只是那雷家太不知好歹,自己家的闺女样貌才情样样都是顶尖的,当初和他家的孩子也是指腹为婚,要说她和那雷萍雷夫人。还是闺中的密友呢,当初才会定下这样的许诺,谁知道的是,后来他们家雷老爷靠着塞银子,得了个芝麻大小的官,那个小子今年也考上了秀才,他们家居然就开始自诩是读书人了,是做官的,瞧不起像自己家这样的商户。

曲云薇正想着事情,忽的听到外面一阵嘈杂,隐约间还有丫环吵嚷的声音:“小姚夫人您不能进去……”

外头一句话还没说话,帘子就被忽的一下掀开了,看着闯进来的夫人,曲云薇还是思索了一下才想到这人是谁。

小姚姑太太,是宋氏父亲的嫡亲姐姐的女儿,嫁给了原南洲定安伯姚老太爷的大儿子,这定安伯的爵位原本是姚老太爷兄长的,因兄长当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早逝,膝下无子,后将事情禀明了陛下后,才将这安乐伯位传给了姚老太爷。

但是几年前姚老太爷死后,安乐伯的位置就被收回,没有再世袭下去。现在姚太老爷的大儿子在府衙任文书,二女儿嫁给镇州将军做了贵妾,生下长子就在自己膝下养着,三儿子是管着税务这一块的隶书。

是故姚家人,在南洲这一块,还是有几分影响力的。

“侄女儿醒了?我刚还在和你母亲说呢,雷家的亲事退就退了,左不过我也是为侄女儿的名声着想嘛,不然最后闹的整个南洲都知道,侄女倒贴雷家都不要,那时候可就成了没脸没皮的事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