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深夜谈心一鼓作气
A+ A-

“老爷,老爷,奴婢知道错了,求您看在奴婢尽心尽力伺候您这么多天的份上,饶了奴婢这一次吧!”一听到被禁足这么久,唐姨娘终于慌了。这要是被关两个月,谁知道等她出来,老爷身边还有没有她这个人的位置。

唐姨娘哭哭啼啼的膝行过去,想要拉扯曲父的衣摆,现在她认错的态度可是认真多了。她很是清楚,现在老爷身边只有自己生的一个儿子,所以宝贝的厉害,如果夫人或者其他姨娘生下孩子,那她的地位自然会一落千丈,哪里还有现在的好日子?

曲文旭冷着脸扯走自己的衣摆,看也不看唐姨娘,直接抬腿向外走去。

晚姨娘这时拿起帕子摁了摁嘴角,看着哭的不能自已的唐姨娘,冷笑一声开口:“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伺候老爷是什么天大的功劳。一口一个奴婢的自称,冷眼瞧着唐姨娘是压根没拿自己当奴婢看。张口闭口就是伺候老爷的功劳,咱们得本分就是伺候老爷,倒不想成唐姨娘拿来求饶使的了。”

“你……”听得晚姨娘这么说,唐姨娘当下抬头,哭的通红双眼几乎能冒出火了,而晚姨娘丝毫不畏惧,反而是微微扬起下颔嘲讽的看着她。

唐姨娘到底不敢再造次,被禁足两个月已经够艰难的了,如果真的把老爷惹急关他一年半载的,那还得了??

所以当下也只能忍住满心的委屈和怨恨,哭哭啼啼的由环儿扶着她回去了。

好好的一顿家宴就这么散了,晚姨娘虽说也没能在曲父面前多待会,但是她向来和唐姨娘不对付,看到唐姨娘倒霉,她心里当然美的不能行,倒也没生什么事。柔姨娘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对于这场闹剧一直保持着沉默。

曲靖泽也没有为唐姨娘开口求情,在曲父和宋氏离开后,他也自行离去。

曲云薇却是被父亲叫了过去,跟着爹娘进了屋,曲父端起桌上的热茶喝了一口,再回头看看自己极为宠爱的女儿,已经出落的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这才觉得心情平和了些。

“雷家的事情我都听你娘说过了,没关系,婚事退了就退了,大不了爹再给你寻一门更好的。儿啊,经过这次的事情,也能看出来这雷家不是个好去处,亏得你还没有嫁过去啊。”

说到这里,曲父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饭前听宋氏和他讲那日的事情,只气的手脚哆嗦。他纵横商场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这出意外明显就是姚家和雷家一起合计好的,冲着自己的云薇,幸好这个孩子福大命大,这才躲过了这场劫难。

一想到自己这如珠似宝,从小千疼万爱长大的女儿,差点就嫁进雷家,要有那样一个尖酸刻薄的婆婆,一个好色无赖的丈夫,曲文旭便觉得深深后怕。

“雷家算什么,不过一个小门小户,算了就算了,我们的云薇,配得上世间最好的男儿!来,晚上没怎么吃饱吧,这是父亲从外地带回来的桂花糕,你尝尝,要是比南洲这边做的好吃,下次为父还给你带。”

许是害怕女儿心里还觉得不舒服,曲父也是急忙的宽慰她,宋氏站在一旁,看着夫君安抚女儿只是微微一笑,低头做起手边的针线活。

云薇偷偷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再看着父亲的笑意,忽的就觉得眼睛有些发酸。

明明是这样好一个家,最后硬生生算是毁在她手里,原本以为,不会再有这样温暖的感觉了。

从父母房间里出来,梨流跟在云薇身后,为她打着灯笼,同时兴高采烈的说着:“小姐,有老爷给你做主,往后也不用怕外面那些流言蜚语,由着他们说去。”

听到梨流的话,云薇只是抿唇一笑。

虽然这次的事情,她是占理的,但是外面依旧有些不好听的话传来传去,不过最多说的就是宋氏擅自做主,当家的男人还没回来,她就自顾自的退了女儿的亲事。

这些流言宋氏不是没有听到,但她完全不在意。在宋氏看来,到底是自家女儿一生的幸福重要,难不成她明知道雷家是个狼窝,还拖拖沓沓的不表态,最后非要把女儿亲手推进去才好?

而这次曲父归家,态度也是表的很明确,他不觉得自己夫人做得不对,他同样不愿意让女儿嫁入雷家,这样一来,外头那些流言也就自己停了。

“所以说,老爷和夫人最是疼爱小姐!”到最后,梨流得出来这个结论。云薇也是赞同的轻轻点头,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父母对她都是掏心掏肺的好。

还没走到自己的院子,云薇便是看到自己的庶兄正站在不远处,踌躇的看着这边,似是在犹豫要不要过来。

“你们在这里等着,不要跟过来。”云薇想着大概曲靖泽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又不好意思在丫环们面前开口,这才挥了挥手,示意梨流等一干丫环原地等候,自己则是走上前去。

“大哥,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可是想要为唐姨娘的事求情?”云薇上前,对着庶兄微微俯身,行了见礼。

曲靖泽看了眼远处的丫环,又看了看眉眼间带着笑意的嫡妹,只感慨这个妹妹心思玲珑,知道自己有事,也明白的不让丫环跟过来。

“不,我并不是为了姨娘的事来,姨娘她坏了规矩,父亲责罚是情理之中。”思及至此,曲靖泽摇了摇头,这下倒是轮到云薇眼里闪过惊讶。

曲靖泽苦笑一下,才继续说:“我好歹也是母亲身边养大的,这点规矩还是懂得,我今天来是为了妹妹的事。”

“为了我的事?”曲云薇略一思索,便是明白庶兄的来意,大概是想要说说雷家的事。

“我已经听到了那些事,你放心……虽说我们并非一母同胞,但我也容不得别人这般羞辱你,我会好好读书,尽早的入朝为官,到时候就不会再有人瞧不起我们曲家是商家,也不会有人……再以此为借口欺辱你!”

曲靖泽说完这段话,急匆匆的转身离开,徒留曲云薇一人站在原地愣神,未免有几分反应不过来。

她与这个庶兄并不亲近,前世出了那样的事,她自己都过得浑浑噩噩,只是隐约听到庶兄读书还可以,只是后来出了什么事,他便专心去随父亲经商,之后,之后也是在曲家被抄家的时候,一并斩首了。

曲靖泽是没有怎么经历过内宅的事,只凭借自己听到的一点消息,觉得是雷家瞧不起曲家商户出身,这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故而曲云薇是真的有几分惊讶。

“看来前世,我所错过的,弄毁的,原不止一件事啊。”

看着曲靖泽离开的背影,曲云薇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喃喃自语。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