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殷家学医贵女挑衅
A+ A-

这边唐姨娘受了处罚,妻妾之间也算是和平了一阵,清晨几个姨娘也都是规规矩矩的来请安,云薇在来的路上遇到了曲靖泽,两人便是一同来给母亲请安。

“娘,女儿来了,昨晚您睡得可好?”云薇撩了帘子进来,三个姨娘急忙起身给小姐和少爷行礼。

曲云薇坐在宋氏身边,看着母亲红润的脸色,一股劲牛皮糖一样的,赖在母亲身边撒娇。

“你这孩子,一点稳重劲都没有,将来可怎么办?”宋氏虽然嘴上说着埋怨的话,但是却搂着女儿,笑的尽是满足。

曲父是早早的就出门了,曲靖泽是被留在家里看书的,这一趟远行他也是受益匪浅,正准备努努力,参加今年的乡试。

几个姨娘早早地来请安,宋氏也不过只和她们说了几句话,问了下云姨娘的身体,也就让她们回去了,只留下云薇和靖泽陪着吃早饭。因为云姨娘体弱,一直在吃着药,所以平常吃的饭食也和宋氏等人吃的不太一样,宋氏又不愿只让云姨娘一人回去,回头心里再存了事,觉着自己针对她就不好了,所以干脆让她们三个都走。

早膳云薇陪着母亲,吃了一碗五谷粥,加上两个杂粮馒头,几块酥炸鲜奶并一些爽口的小菜,同母亲说了一声,这才离家去殷家学习医术。

到了殷府门前,云薇才发现,今日不知为何,殷府门前竟是停满了马车,不少车夫都等在原地,像是有很多人都要来殷家求医一般,她更是见到了几位贵女都凑在一起小声的说着话。

云薇从马车上下来,并没有人来和她交谈,因着商户的身份,南洲贵女们皆不是很愿意和她打交道,偶尔见了不冷嘲热讽几句已经很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最近这么多人生病,都要来殷家求医?”梨流搀扶着云薇,见到这样的场景也不禁有些茫然。

虽说殷家为名医世家,但是寻常人要是不生重病,也不会乐意到这里来,之前学医的那段时间,云薇也见过有人来求医,但是倒没见过这样的盛况。

云薇皱着眉,看着堵在殷家门口的那群贵女,正想着要不干脆给瑶雪递个帖子说一声,今日先不打扰了。

正想着,殷家门口守着的小厮看到云薇,赶忙伸手招呼着:“曲大小姐来了?快请进快请进,我们家夫人小姐等您很久了。”

小厮这一声招呼,弄得前面排队的贵女们纷纷回头看着云薇,更有甚者直接不满的开口:“曲小姐好大的面子呀,我们在这里辛辛苦苦排了这么久的队都不见这殷家的大门开一开,曲小姐一来居然就急忙招呼着进去了?”

“就是就是,就算是也要讲一个先来后到吧,我们凭什么在这里白站这么久啊?”

听到贵女们的抱怨,小厮面上笑容不改:“诸位小姐误会啦,曲家小姐一直跟随我们家夫人学医,已经有很长时间,至于其他的,我们家主事老爷说了,今日外客概不接待,若是有生了急病的,百草堂医馆里有二老爷坐馆,还请诸位小姐移步。”

听小厮这么说,云薇心中不由得疑惑更深,这么看来这群贵女到这并不是为了求医,那还能有什么,让她们顶着日头站在这里?

“曲大小姐,你可以真是好福气,来殷家学医这个资格可不是谁都能有的,不过你一介商女,家里多的是钱请名医,何必还要来走这一遭呢,不如你出个价格,把学医这个资格卖给我算了。”云薇虽然心有疑惑,但是并没有显露分毫,只是平静的准备绕过贵女们进去。然而她不准备做什么,却不代表人们就能轻易放过她。

这个说话的女子是姚细柳的闺中密友,也是南洲巡海使的嫡女席漪,说话的时候下巴高傲抬起,一副很瞧不起曲云薇的模样,更是用手绢掩住鼻子,仿佛觉得云薇身上一股的铜臭味呛到她了。

梨流闻言不由得对着这个女子怒目而视,这话里话外,摆明了就是瞧不起曲云薇,认为她是商人之女,是没有跟随殷家学医的资格。

云薇不想在殷家门前和人起冲突,便是轻轻摇了摇头,可是不曾想,一直看着事情的小厮突然开口了:“不知这位小姐是哪家闺秀,这话烦请不要乱说。曲大小姐和我们家小姐要好,而且曲大小姐学医是过了我们家老太爷明路,得了老太爷点头的,难不成小姐认为这世上无论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权衡?若是这般说,那小姐拿我们殷家做什么了?”

这一番话不软不硬,却是极为厉害了,暗讽了这个闺秀不知礼仪,又点明了她刚刚那番话是对殷家的不尊重。要知道,殷家现在可是有人在皇帝身边做着御医,要是一个不留神得罪了殷家,到时候在皇帝身边说上几句,她家不过一个巡海使,如何能承担那样的代价?

思及至此,席漪脸上不免划过几分狼狈,低着头不敢说话,却是悄悄在云薇从她面前经过时,用脚去踩着云薇裙摆。

这一下要是云薇不注意,怕不是要当众落个衣衫炸裂,春光外露的结果。席漪眼珠一转,好像已经看到了云薇在众目睽睽之下,拖着残破衣裙跑掉的场景。

可是云薇又怎会不知她的小动作,这样的把戏在她眼里还真是不够看的,当下轻轻一扯裙摆,梨流像是没看到一样,跟着云薇的动作猛的踢在席漪的脚踝上。

“哎呦!”这一下可不得了,没有任何防备的席漪在众目睽睽之下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不仅仪态尽失,屁股还摔的无比疼痛,头上戴着的钗环叮叮当当掉落的到处都是。身边丫环急忙把她扶起来拍打身上的尘土。

“你……你,你的丫环敢踢我?!”狼狈起来的席漪鬓发散乱,原本还算清秀小脸气的通红,尤其是发现周围的贵女都在看着她之后,更是气的手指不停颤抖着,指着云薇鼻尖就出言怒骂:“你不过是个浑身都是铜臭味的商女,自己未婚夫都管不好,还想攀上殷家的高枝?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拿个镜子照一照你那张脸?!”

“真是奇怪,席小姐自己没有站稳,为何就是我丫环的错?”云薇带着得体的笑容,看着怒到跳脚的席漪,她们刚刚那一番动作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所以在外人看来,还真是席漪自己没站好摔了一跤,还来找云薇麻烦。

“而且刚刚那位小哥已经说过,我学医是过了殷老太爷明路的,席小姐一口一个不配,是瞧不起我,还是质疑老太爷的决定?”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