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是非之事偶遇将军
A+ A-

“你……”席漪如何听不出来,云薇在讽刺她不懂规矩,一想到好友现在还在家里以泪洗面,席漪就恨得牙痒痒,那天的事情她虽然不怎么清楚,但就是一口认定是曲云薇在背后捣鬼,为的就是在不影响自己名声的情况下把婚给退了。

“怎么,难道席小姐认为云薇的话有什么问题吗?”曲云薇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可就是这样的态度,却更加的刺痛的席漪,她甚至觉得曲云薇不过一介商女,却害得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也完全不顾自己的礼仪姿态,跺着脚就想要继续骂回去。

而曲云薇完全没有准备继续理会她,自己转过身走向门口小厮。

小厮一直等候在那里,云薇走近后才对着他温柔一笑:“适才多谢这位小哥出言相助。”

曲云薇经常出入殷家学医,这门口的小厮自然也是认识她的,对刚刚发生的一幕也是尽收眼底,心思略微回转了一下,就知道等下给殷老太爷回话该怎么说。

“哪里的话,也不过是实话实说,曲大小姐本来就是我们家小姐的好友,自然也是我们家的座上宾。”

小厮对曲云薇的印象一直都挺好的,现在见她态度无论何时都是亲切谦和,并没有因为和自家小姐交好获得学医机会而自觉高人一等,倒是比外面那些所谓的贵女好上太多,便不由自主的对曲云薇心生好感,和气的在前面引路。

“薇薇你可算来了,我娘考我问题都快把我给问傻了,你既然来了就快帮我转移下我娘的注意力,我是真的不想再抄书了啊!”

没走多久,一袭绯色长裙的殷瑶雪便是从前面走来,一看到云薇急匆匆上前,手还没有牵上呢,人都已经开始抱怨了。

“还说呢,明明你学医的时间比我长的多,还是你的母亲亲自教导你,这么一次只要一考起来药理这些知识,你反而还不如我了,要我说呀,伯母生气,那也是情理之中的。”

瞧着好友的脸色,曲云薇也是无奈的摇头一笑,要说这殷瑶雪什么都好,可是在学医方面呀,却总是兴致缺缺,提不起劲的模样。她知道殷瑶雪的记忆力不错,甚至比自己都要好上许多,自己需要背两个时辰的内容,她一个时辰不到就能记下来。

可是架不住她就是不愿意用心去学习,这不,每次课后都会被殷母给拎着耳朵去抄医书。

“我也不是学不进去,但是我觉得就是那一点东西呀,我母亲一直来回来回的问我。也不去教教我实践,就只让我背药理那同样的东西,背上三次四次我就烦了嘛。”

殷瑶雪俏丽的红唇轻轻一扬,小脸上写满了无奈,看的曲云薇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鼻子,瑶雪先是一愣,而后毫不留情的反击。两个姑娘互相笑闹着,一同往内院走去。

“对了,我今天来的时候,你家外面怎么停了那么多马车呀,最近南洲有这么多人都生病,需要上门来求医吗。”

和好友玩闹了一会儿之后,云薇想起自己进来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一幕,这才开口来问殷瑶雪。

未曾想瑶雪听了后,竟然嗤笑一声,面上露出了极为不屑的神情:“也就是你呀,消息不灵通,他们哪里是家里人生病需要上门求医。”

“那是怎么回事?”听殷瑶雪这么一说,云薇的好奇心更重了,然而瑶雪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忽的前面传来两个男子说话的声音。

“阿策你别不服气,我和你说你身上的湿气很严重,你要是不按照我和你说的好好治疗,到时候你年纪轻轻的得了风湿,连马都上不了的时候再来找我哭,我和你说我可是不会理你的”

“行了,多大点事,男子汉大丈夫的,我还有事要忙,怎么能天天来这里让你给我扎针?”

听到男子说话的声音,曲云薇急忙就想往一旁躲,却被殷瑶雪给拉住了。

“你害怕什么?这不是外男,是我哥哥和他的好友。”

殷瑶雪一句话刚说完,说话的两人就从前面走来了。

走在前面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身材生的极为高挑挺拔,硬生生比他身后跟着的男人高处半个头来,长发只随意用了碧色发带捆起来,大部分都顺着肩膀滑落。生的是星目剑眉,一双浓眉宛若天际雄鹰的翅羽,眉尾斜斜的向上挑起,只是眉头却因为不耐烦而紧皱着。双目尤其锐利,像出鞘的利剑般,隐隐闪着寒光,尤其是抬头看向云薇的时候,曲云薇竟然有了微微心惊的感觉,只能是向着他一附身行礼。

紧跟在他身后苦口婆心劝说的另一名男子,容貌和殷瑶雪至少有七分相似。如墨瀑一般的长发束起,只戴了顶玉冠。和前面男子黑衣劲装不同,他穿了青色长衫,越发衬托的面如冠玉,气质温和儒雅。

“雪雪你快帮我劝劝阿策,他死活不听我的就非要走。”见到自己的妹妹,殷青修面上一松,赶紧拉过殷瑶雪就让他劝劝自己好友。

“啊……好的,策哥你要是走最好走后门,前门都被各位贵女们堵住了,我这位好友差点没有进来。”

殷瑶雪被自家哥哥拽过去也没有生气,只是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同时也把曲云薇介绍给了这名男子。

“你是瑶雪的好友?”一直被称为“阿策”的男子,眼眸微微眯起,在看到曲云薇行礼后,直接抱拳回礼:“在下蒋策,幸识!”

嗓音低沉,带着微微的沙哑,倒是让人听过就很难忘,然而云薇低下头心里却是无比的震惊。

大魏朝最年轻的镇国将军蒋策!即便是那时候整日消沉不问世事的云薇都听过他的大名,据说只要蒋家父子在,外敌便丝毫不敢进犯,据说蒋策将军年纪轻轻便取得了不逊色与他父辈的成就,人人都说他年少功成,但极少回国中更不愿意与人打交道,故而见识过这位将军风采的人少之又少。

曲云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重生一次,竟然是见到了上一世只在传言中听说过的人物。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堵在门口那些贵女也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想来便是听说了,小将军今日在此,所以一个个的都急忙赶来想要一睹风采吧,只不过,她们注定要失望了……

“啧……真是麻烦,我觉得我回来已经足够小心,怎么还是被发现了。”果不其然,蒋策一听到这件事,便是有几分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不知殷青修和他说了什么,又强硬的扯着他往回走,殷瑶雪在他们离开后才继续带着云薇走。

“策哥常年在边疆,年纪轻轻就有点风湿,我父亲是做军医的,和策哥父亲相识,这不,天一热就把策哥赶回来,让我哥趁着天热好治病,给他治治风湿。”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