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挥之不去的想念
A+ A-

易安有些头痛。

他放下手中的文件,站到了窗边。华灯初上,外面十分热闹,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有一家三口散步的,有老人锻炼身体的,有情侣出双入对的,也有孤身一人步履匆忙的。

看着这样的场景,易安眼前居然不受控制的出现林清和一个陌生男人带着林然散步的样子。

林清不是那幅对着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她温柔的笑着,时不时被那个男人揽住肩膀,林然也会抱住他的大腿抬头傻乎乎的撒娇。

似乎是一家三口。

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易安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和林清根本也没见过几次,她的身影居然始终在眼前挥之不去,只要闲着,就像梦魇似的不停的出现。

不应该这样。

易安想了想,从桌上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是我”他声音平静“把收购计划提前,对,不计损失,半个月内我要m集团改姓易。”

电话打通后没多久,蜂拥而至的邮件挤到了易安的邮箱里。他的手机屏幕自始至终就没有灭过,一封接着一封,叮叮咚咚的响个没完。

易安从文件堆里抽出压在底下的一份,开始做收购计划。

连续几天,易安都忙的顾不上吃饭。他的电话从早打到晚,邮箱里的邮件也回复了一批又一批。

m集团是块硬骨头,如果不是最近被发现集团出了内贼,易安也没办法说收购就收购。

这项目本来是打算再跟进一段时间,然后一鼓作气拿下的。目前,这是易安手里最麻烦的项目。如果不是察觉到了自己最近状态不对,易安也不会提前这么久来做这件事。

或许只有忙起来才能心无旁骛。

易安是这么想的,他也同样是这么做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易安每天都焦头烂额的和m集团沟通,给其善后,不过几天的光景,人肉眼可见的就瘦了一圈。

但的确如他所想,他忙的脚不沾地的这段时间里,林清这个人没再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

每天忙着处理各种各样的烂摊子,易安忙忙碌碌,倒是真忘了林清这个人。

“没有邀请函不得入内。”

门口衣着正式的保安二人检查着来宾的邀请函,每个人对应一封。

今天,是A市非常正式的一场慈善酒会的日子,所有被邀请来的都是有头有脸又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

林清也不例外,受到了邀请。原本不太想去,可是抵不过林然的星星眼,她还是决定带林然来看看慈善酒会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说的好听,慈善酒会,无非就是几个集团的人一掷千金,各取所需罢了。

“请进。”

检查了林清的邀请函后,保安恭敬的给两个人让路。

大厅有数名衣着光鲜的拍卖员,她们按顺序排着队,打头的女人面带笑容的示意林清二人跟着她。

跟着拍卖员,她们畅通无阻的进了酒会现场。

不得不说,这场慈善酒会是林清回国以来见到过最豪华的一场。

“呦,快看看这是谁”身后传来娇柔的女声“这不是我们林大小姐林清吗?真是蓬荜生辉呀,这场酒会居然邀请得到林大小姐。”

何妍?

许久未见,何妍依旧是当初那幅盛气凌人的模样。她好像胖了一点,身上的裙子把她的小肚子衬托的十分明显。

看起来这段时间她应该混得不错。

“嗯,是很久没见了。”林清不冷不热的回答了句。

“你是还在怪我吗,林清?”何妍促狭的笑了“让我猜猜,你是怪我当时暴露了你的所作所为?还是在怪我没有因为旧情帮你?”

“还是…你知道了,我已经和白行义订婚了?”

“你们订婚了?”尽管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一天,林清还是不免有点惊讶。

“对啊,”何妍笑的无比小人得志“林清,我跟你说,这男人啊,不是看你和他认识多久的,只要感觉来了,闪婚也有的是真爱的。”

“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那些在一起好多年都没有结婚的,只是看起来让人羡慕而已,实际上背地里,这段感情啊,早就烂透了。”

“你知道吧,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的话,不超过两年,就想和她结婚啦。”

说着,何妍还状不经意的伸出了自己戴着戒指的手。“不会,你还想着白行义吧?”

最后一句话何妍还特意提高了音量,引得周围好几个人纷纷侧目。

林清和白行义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当时闹的沸沸扬扬的,现在林清出现在这里,还和白行义的未婚妻对上了…

难道,两个人真的有事?

没等林清说话,何妍又先声夺人,“林清,你不至于吧,两情相悦的话你还有纠缠的意义,我和白行义都已经订婚了,现在你还想纠缠他?林清,我还活着呢。”

“怎么这样啊,明明何妍都已经是白家的儿媳妇了。”

“就是啊,当年再怎么好也是当年,该翻篇了啊,没必要抓着不放吧,林清这么拿不起放不下吗?”

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也传进了二人二中,何妍笑的更得意了。

“何妍,你没必要给我扣这顶莫须有的帽子吧,我才刚进来,你就来挑衅我,说些奇怪的话。”

“你是在装傻吗?”何妍不可置信的伸手捂住了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林清真是体会到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了。

幸好刚刚遇到了从前的朋友,林然被拉去说话了。

“这位小姐,诽谤人是犯法的。”

林清被人拉了一下,挡在身后。

“你是谁啊?我哪里诽谤人了?我明明说的全是实话!”

“林清是我的妻子,”他伸手揽住林清的肩膀“我们已经有了孩子,该说谁沉迷于过去不能自拔呢?还是说…”

“这位小姐就喜欢玩这种,给人乱扣帽子的把戏?”

易安?他怎么会在这里?

林清下意识的想转身逃跑,奈何易安手握的太紧,她没挣动。

抬头一看何妍铁青的脸,林清突然觉得,跟他做场戏气死何妍,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