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逆转历史
A+ A-

笑暮凉的话让笑暮澈愣了一下,随即只是微微一笑,没回这话。

笑暮澈起身,又摸了摸笑暮凉的头发。兴许是她的头发松软丝滑,笑暮澈总是很喜欢摸她的发。

“门中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有事就让银儿来唤我。”

等到笑暮凉点了头,笑暮澈才将门带上了,安心离去。

听着笑暮澈的脚步声走远,笑暮凉握着糖炒栗子的手紧了紧。那栗子上,还有笑暮澈手掌的余温,这温度从笑暮凉的手掌慢慢浸入心中时,她脑海中那最后的一声凉儿又想起,依旧令人心碎。

“大哥,这次就换凉儿保护你吧。”

笑暮凉的话,是记忆中自阎门堕落之后从未有过的柔软。

她绝不会让他再在自己面前死去第二次!

收起那珍宝般的糖炒栗子,思绪回转,笑暮凉想起了记忆中明天即将发生的一切,猛然起身,即刻随着笑暮澈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笑暮凉知道,笑暮澈要去的地方是阎门的主堂,日常父亲与阎门之中其他总管商议要事的地方。

对于阎门,笑暮凉的记忆总是异常的清晰,跟着笑暮澈,她很快来到了主堂,可是她并没有进去,而是找了个没人的窗户,弓着身子在窗户下小心翼翼的听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主堂不是女眷该来的地方,就算是笑暮凉也很少来这里,进去不仅坏了阎门的规矩,更会丢了父亲与大哥的脸面。

而且笑暮凉即使在这里,也是能够将他们的说话动作完全呈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神亡的两年,她能够洞察一切妖兽的活动,靠得就是这一次次在生死边缘学来的声瞳术。

为了防止被发现,笑暮凉催动了自己的兽力,而不是云力。兽力为妖兽所修,人类本无缘触及,可笑暮凉却筋脉奇特,能够习得兽力。

八级的兽力已经能够将这一整个主堂覆盖,兽力所及之处的所有动静,都在笑暮凉的脑海之中一一呈现。

笑暮澈坐在主位之下右边的第一个位子上,他坐在紫檀的祥云椅之上,脸色严肃庄重,不似方才那般温柔。

“二堂主,清岭一事,照您的意思,应该如何?”

笑暮澈向来尊重长辈,就算掌管着阎门之事,对几个阎门堂主依旧尊敬有加。

二堂主赵聂,武夫之相,高大魁梧,对功法身技颇有研究,阎门专修功法阎炎诀的修炼仅次于门主笑雨天,但却因行事时而莽撞,所以才只是个二堂主。

赵聂椅子一拍,猛然起身,情绪激荡,声音高亢的道:

“咱们云鼎国其余宗派都派了人去,就连那暗楼阁都去了人,我阎门当然不能在此处失了民心。咱们要派人去,而且是有分量的人!”

笑暮澈听了先是点头,随即陷入思考之中。

清岭山匪一事,本该是云鼎皇室的责任,但山匪太过于狡诈,官府无能,只能向云鼎的三大宗派求助,当然,这其间的酬劳自不会少,但宗派看上的应该是云鼎皇室放出的另一条件:

与皇室永结友好之谊。

三大宗派虽也不缺依仗,但是皇室这一大靠山谁都想巴结。云鼎皇室统管全国各种事物,若是与皇室友好,那无论是做什么,都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笑暮凉记得,当初这份功劳是被暗楼阁拿了去。而也因为如此,也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暗楼阁与皇室竟联姻,自此之后暗楼阁却是成了云鼎最大的宗派,独树一帜。

笑暮澈思考间,主堂之中肃静无比,半晌后,大堂主朱念沉沉的开了口:

“二堂主所言极是,这皇室开出的条件不小,若是拿下,定能助我阎门发展。”

朱念相貌堂堂,虽是中年,但也是风流倜傥,行事作风在云鼎小有名气。初见他之人定会喜欢他这张表情与容颜都似乎是调配了最佳比例的脸,当时十三岁的笑暮凉也不例外。

可在现在的笑暮凉看来,他微微含着德雅的眸子之中却是狼子野心的垂涎,觊觎着的是阎门的门主之位。

朱念在阎门说话向来有分量,果不其然,他一开口,其余的几位堂主便是也附和起来。

笑暮澈的眉间闪过一丝挣扎,但却是转瞬即逝。笑暮凉将他眉间的表情收入眼中,这才知道大哥的思虑原本是对的,只不过他太过于相信朱念而已。

“那照几位堂主的意思,应该派何人率领前去?”

笑暮澈皱眉之间,想必是已经有了人选,但却因朱念的话询问了一句,可就是这一句,正中朱念下怀。

“澈儿,你的阎炎诀到第几重了?”

朱念抿了一口手边的茶水,问道。

笑暮澈如实回答。“三重。”

朱念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主堂之中谁都没看见,可窗下的笑暮凉,却是将这一切看得一丝不差。

笑暮澈修炼天赋一般,门中谁都知道,若不是因为如此,他此时管理事物,也不会这般没底气,步步为营。

若是再让他问下去,此次前去清岭的就会是笑暮澈,明日父亲失踪消息传回,朱念顺理成章管理门中事务,等到笑暮澈回来,阎门已经易主,届时的阎门可就真的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而今日的谈话,便是阎门被他人掌控的开始。

决不能让此事发生!

眼看大哥与他们越谈越多,而朱念的圈套却也是一步步的下好,等着这堂中的所有人往里钻。

不能再让他问下去了!

笑暮凉秀眉一横,手掌迅速的在袖子之中翻转几下,八重的兽力全力呼出,丝毫不余遗力。

堂中的朱念端着杯子,心中正在为即将要得逞的计谋的高兴,手上准备将这最后一口茶送入口中,可就在这一刻,他茶水没送入,却是脸色一变猛然喷出一口血来!

霎时间,茶杯脱手,摔得细碎,朱念的血液随即喷洒在主堂中央,刺眼夺目。

这一刻来得极其迅速,堂中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才是迅速的冲上前去。

“大堂主!”

笑暮澈离他最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扶住从椅子上倒下的朱念。

朱念意识清醒,他紧紧抓着笑暮澈的衣服,目光迅速射向堂外,阴狠毒辣。

“有人偷袭我!”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皆是大变。二堂主却是身形一闪,猛然射向堂外,准备抓捕这敢在阎门闹事的凶手。

方才朱念就是感觉自己的后背猛然被一阵能量给击中了,虽然算不得致命,但却也是足足让自己吃了一个大苦头!

而此时,笑暮凉早已经离开了这里,虽然修为不及朱念,但是这没有防备实实在在的一掌却是也能够让他难受的了。

“快,来人,传令给阎门弟子,搜寻阎门上下!”笑暮澈当机立断,冲着堂外喊了一句便是有家仆领命快步跑走了。其余堂主快速的给朱念稳定身体云力,帮助他疗伤。

阎门自然是一下子便热闹了起来,阎门弟子个个严阵以待,而赵聂在堂外仔仔细细的搜查了几遍,最后又搜查了一遍阎门内外,都没有找到所谓的凶手。

赵聂铩羽而归,回到堂中之时,这里却是只剩下了笑暮澈一人。

“二堂主,如何?”

笑暮澈站起,赶忙迎上去,略微急躁的问。

“没找到!这死贼子,敢在我阎门闹事,可千万不要让我逮到!”

赵聂手一挥,气冲冲的坐下,将桌上那早已凉透了的茶水一饮而尽。

笑暮澈眉头皱起,叹了一口气,有些生气,但是也无奈。

“弟子们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也没有找到,唉……”

又叹了一口气,带着些许自责,缓缓坐下。

“想必是趁父亲不在,钻了空子!我已经派了人手去追查,阎门的防御也加了人手!”

笑暮澈脸色沉重,他话说完,抬眼见赵聂还因为没抓到凶手而不悦,便道:“今日辛苦二堂主了,此事我定会彻查,二堂主先回去歇息吧。”

赵聂起身,见笑暮澈也不轻松,便道:“有事尽管叫我,这阎门之事,都有责任,我走了!”话说完,赵聂拍拍屁股走人,堂中只剩下了笑暮澈。

赵聂出了主堂之后,一丫鬟进入堂中,正是银儿。她摆着腰肢走到笑暮澈跟前,比平常走路慢了一些,行礼之后,声音娇美的道:“少爷,小姐吵着见你。”

笑暮澈看了一眼堂外天色,便道:“走吧。”

笑暮澈听了,并未因今日之事而有丝毫不耐,他嘴角换上温柔的笑意,随着银儿来到了笑暮凉的房间。

因为朱念遇袭之事,笑暮澈自然担心这份威胁波及到笑暮凉,于是脚步比之前要快一些,银儿险些跟不上。

到了房中,见笑暮凉无事,笑暮澈心中才是放下了,嘴角的笑意不禁浓了几分。

“大哥,先喝口水吧。银儿,出去候着。”

前一句话都还轻声关切,后一句却是带着冰冷,笑暮凉给笑暮澈倒水,却是抛给了银儿一句冷冷的话。

银儿愣神,本想说些什么,但见了笑暮凉的脸色,她却生生给咽了下去,应了一声之后便带上门退了出去。

笑暮凉不动声色的用兽力隔绝了声音,不再管门外那嘀嘀咕咕狠着嘴脸骂自己的银儿。

“凉儿,怎么了?”

笑暮澈喝了笑暮凉倒的茶水,见今日的笑暮凉似乎有些不同,便是问道。

笑暮凉摇头,心想着还不能让大哥知道太多事情,否则对他百害无一利。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