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父亲的消息
A+ A-

今日的话与昨日的话死死的重合在一起,让笑暮澈不知怎么心头一震,看向笑暮凉的目光变得复杂了一些。此时的笑暮凉,就像是神明一般,指引着阎门的方向。

之前去准备早饭的小童回来了,身后还带来两个丫鬟,端着黄花木雕刻的案板,之上放着各式的的早饭,缓缓进入房中。

将早饭摆好之后,三人便是退了出去。笑暮澈的口味清淡,早饭也都是一些蔬菜与白粥,二人吃了早饭,笑暮凉看了一眼天色,与父亲失踪的消息传回时的一般无二,心里估量着来传话的人应该也差不多到了。

不多时,略微急促的脚步声想起,没一会儿就出现在了房门口。

“少爷,与门主一同出去的弟子回来报信了!”

这来传话的小童神色颇为欣喜,门主笑雨天在阎门向来待这些下人们好,一听说有了消息,他们也跟着高兴。

笑暮澈起身,脸色如那小童一般喜悦。

“父亲的消息传回来了,凉儿,走,随我去主堂。”

笑暮凉应了一声,随着欣喜的笑暮澈一路快步来到了主堂,心情有些复杂。听到传话,笑暮澈竟是如此高兴,可现在的笑暮澈却不知,传回的消息是不尽如人意的。

五年前传回消息的时候,笑暮澈已经赴了清岭,笑暮凉身为女眷却是没个撑腰的,不能进主堂,也是从银儿口中才知道这些事。

堂中几位长老都已来齐入座,回来的弟子半跪在大堂中央。笑暮凉随着笑暮澈进入主堂,几位堂主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却是并未出声说些什么。

笑暮凉与笑暮澈都生得人间绝色,二人一前一后进入堂中,莫说是堂中央那位年纪尚小的弟子,就连几位堂主都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笑暮澈坐在往日自己的位置上,笑暮凉垂首含胸站在她座位斜后方,将自己的兽力扩散开,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门主呢?为何只有你一人回来?”朱念昨天刚受了伤,白着脸色,问道,说完还咳了两下。

以他的修为,笑暮凉不过八级的兽力也不至于他如此,摆出如此娇弱之相,恐怕是心里怀着什么坏心思。

那弟子撑着的哪只脚猛然放下,由半跪直接跪下,堂中的地板咚的响了一声,堂中之人似乎都感觉到了什么,脸色沉了一些。

堂中的弟子深深低着头,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身体不断地颤抖,情绪非常激荡。他这一反应,让堂中之人的心都不由得提了起来,可笑暮凉心里冷笑看着这一切。

看来要会演戏的人才能做朱念的部下啊,方才都还有心思欣赏这人间之绝色,现在却是悲痛得说不出话来,当真个个都是人才!

“你这是作甚?说话!”

朱念急了,他拍案而起,让在座所有人的心都是颤了一下。虽然是佯装之态,但却没有丝毫破绽。

那阎门弟子颤抖几下,终于放开了紧咬的嘴唇,缓缓抬脸,竟是红了眼眶泪流满面。

“门主……门主他……他在回阎门的途中遇……遇害了!”

他紧紧咬着最后三个字吐出,当即低头,又哭了起来。

堂中所有人,脑袋嗡的一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呼吸似乎都在这一瞬间凝滞了,声音死一般的沉寂下去。

朱念更是颤抖了几下身形之后,猛然失重坐下,眼神绝望之中带着悲痛。

遇害?

没想到朱念竟然在发生众多变故之后,将自己计划之中的失踪变成了遇害,笑暮凉的心猛然抽了一下,疼痛袭来间,她心中笑得更冷了,眸中无泪无光。

即使自己不是第一次听这消息,但这话一出,笑雨天的音容笑貌都浮上了脑海,那锥心刺骨一般的痛,让笑暮凉差点窒息。

从惊诧到悲痛,这一屋子的人经历了许久,笑暮凉也经历了许久。

“你说的可是真的?!”

朱念反应了半晌,怒目圆睁看着堂中弟子,依旧是不可置信的样子,眼眶之中的泪水颤抖得快要落下。

“此等大事,我怎敢欺骗各位堂主!”那弟子带着哭腔回答,说完又低头无声哭泣去了。

笑暮凉看着他们每个人的反应,再想起他们给阎门换姓时的那副嘴脸,真是讽刺,笑暮凉最后才将注意力放在了身前笑暮澈的身上,脸色却是猛然一变。

笑暮澈的脸上没有堂中其他人拥有的一切,只是脸色白得骇人,犹如死人一般,令笑暮凉变脸的却不是这个,而且是他体内的云力,竟然在没有意识催动的情况下快速的流动了起来,而头部的经脉却是一点云力都没有,几个周天过后,竟然都堵在了丹田和心口处。

云力攻心!轻则筋脉尽断,重则爆体而亡。

“大哥!”

笑暮凉当即娇呵一声,一个箭步上前从后背扶住笑暮澈,在手掌接触他后背的那一刻,笑暮凉从掌心挥出两股力量,一股袭向心口,而另一个则是去往丹田,必须将这云力打散,笑暮澈才能平安无事。

噗——

一口血猛然从笑暮澈的口中喷出,打红了他身前的衣服与堂中的地板。也是到了现在,笑暮澈的惨白脸色才有了正常的变化,虽是无比痛苦,但总算是有了正常的反应。

笑暮凉看着他这顷刻之间脸色的变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大哥!……”

笑暮凉又一声尖刺的娇呵,她快步转到笑暮澈身前,看着他。笑暮凉看着他,目光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焦急,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恨意与决心,她直直看着笑暮澈,直到笑暮澈的目光与自己对峙上之后,笑暮凉才快速的开口。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阎门的大局,必须要由笑家的人来主持!”

笑暮凉的话,被她精心的用兽力控制在只有二人能够听到的范围之内,半点都没有遗漏出去。

声音从笑暮澈的耳传入,回荡在她的脑海之中,他看着自己妹妹的眼睛,那无尽的仇恨和刚毅的忍耐之后的决绝交叉在一起,她绝世的眸子就像要噙出血来一般,这绝对不是往日的笑暮凉所拥有的一切!

但是她的那就话却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旋转着,任由旁边的人怎么叫喊自己的名字与劝阻,他什么都听不到,而只有这一句话在自己身体周围萦绕着。

这句话就像魔障一般,一点一点的将笑暮澈心底那最小的希望不断的放大。

朱念与其他堂主冲了过来,朱念见了笑暮澈的模样,心里一阵快意,但嘴上却是立即道:“云力攻心!快,护住他的经脉!”

可朱念的话音都还没落下,笑暮澈脸色徒然一变,平日里温柔是眸子中充斥着不甘于刚毅,冷眉一横,一把推开了身前的所有人,将周身云力瞬间催动。

主堂之中顷刻便是刮起了大风,所有人的衣带不断的扬起又落下,风中的热浪是火焰的味道。笑暮澈决毅的脸上挂着鲜血,又有一丝凄美,但却凭空多了几分威严。

“死要见尸!阎门弟子全数彻查此事!”

这带着云力波动的话在主堂之中回荡,许久不散。但笑暮澈的身体在这一刻之后猛然瘫倒下去,笑暮凉动作快扶住他,这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朱念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他一定没想到,温文尔雅的笑暮澈竟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笑暮澈将最后的云力释放完了,身体瘫软,但是意识却是清醒得很。她终于看到了笑暮凉脸上的焦急之色,轻轻的抹了笑容,任由旁边的堂主七手八脚的给自己稳定云力。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整个时辰,笑暮凉被要求在旁边候着,以备不时之需。等到笑暮澈的身体稳定之后,堂主们才令家仆将他搬回了自己的房间,由笑暮凉照顾他。

整个阎门变得混乱起来,笑雨天遇害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阎门似乎都蒙上了一层灰暗的乌云,有些精明的家仆,已经准备在寻找新的阎门之主去讨好。

但阎门的弟子门却因为笑暮澈的那句话,个个都请命去寻笑雨天的尸体。

“什么!今天那话竟是笑暮澈说的!”朱安不敢相信方才自己父亲所说,瞪大了眼睛问。

朱念看着朱安大惊小怪的样子,心中不免烦躁几分,他冷哼一声,没回答。只是回想着笑暮澈今日在主堂中的那句话,竟有几分笑雨天的影子,他的脸色渐渐暗下来,目中的凶光似乎比昨日又加重了几分。

不知沉默了多久,朱念眸中杀意一凌,道:“去找个高手,把笑暮澈给我做了,做干净些。”

朱安一怔,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对笑暮澈动手了。朱安本想说些什么,但转眼看到了朱念眸子中势在必得的杀意,他闭了嘴,领命退下。

夜更深了,一切又再安静下来,笑雨天遇害的消息在笑暮澈的脑海了打转,但是映像更加深刻的却是笑暮凉的那双眼睛,那双自己从未见过的眼睛。

笑暮澈睁眼,笑暮凉在床边坐着,好像就是在等待着自己醒来一般。细细看去,笑暮凉端庄的坐在床边,脸色不像从前那般的漾着浅淡笑,但那冷漠的眸子好像也不差,她与生俱来的暗红色发梢越过肩膀,松散的垂在腿上,这柔美将那冰冷削去了几分,整个人雅致清冷到了极致。

她这般容颜,似乎什么气质都能将之演绎到顶峰。

谁救了自己,笑暮澈心里清楚,要不是那适时的能量将紊乱的云力击散,自己现在可能就一命呜呼了,哪还有看这人间绝色的机会。

“凉儿,扶我起来。”笑暮澈虚弱的伸出一只手,肌肤白得似宣纸。

笑暮凉接过他的手,扶住他的背将他扶起,给他垫了一个垫子之后便是让笑暮澈靠在了床榻的边上。笑暮凉将赤炎红帐整理好,才再次将目光投向笑暮澈。

“凉儿,今日之事,我是否该问?”笑暮澈看着笑暮凉,目光和之前没有任何改变,依旧的温柔如水,但他总觉得这个妹妹现在似乎全身上下都透着神秘。

“该,大哥今后还要撑起阎门,凉儿的事,理应知晓。”

笑暮凉回答,声音冷漠,却是已经足够在至亲之中传达感情。她没打算骗笑暮澈,在这偌大的阎门之中,若还有一人可以信任,那就是笑暮澈了。

笑暮澈一笑,再问:“那此刻可否告知?”

笑暮凉答:“时候未到。”

笑暮澈:“那要等到何时?”

笑暮凉平静的回答:“父亲归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