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忠赤之心
A+ A-

笑暮澈眸子一缩,急忙问:“你是说,父亲没死?!”白日里自己的那句话可以说是在笑暮凉话的冲击之下说出的,父亲没死这一事,就连自己都实在是有些不可置信,毕竟回来报信的人的确是笑雨天的部下。

若是笑雨天没死,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本来这空口无凭的事情本不该信,可现在的笑暮凉说的话,却是让笑暮澈深信不疑。

说起此事,笑暮凉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我尚不确定,但是今日之消息定是伪造,父亲的下落我会亲自追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笑暮凉的眼中,那种深似血海的恨意一闪而过,但却还是被笑暮澈给看了去,在这一刻,笑暮澈感觉自己身处尸山,没有半点人气。

“凉儿……你…”

笑暮凉即刻收回自己的气息,她恍然记起,现在的笑暮澈也不过是个云力修为十三级的少年。

“父亲之事,大哥不必管,现在父亲遇害的消息之事片面之词,大哥只需要咬定死要见尸,那有心之人也做不了把戏。

今日你云力攻心,经脉与云力都有不小的损伤,近日不可再催动云力。

阎门之事刻不容缓,在这混乱的时刻,决不能让外人钻了空子,还要大哥多费心,凉儿一介女流,只能从旁辅佐。”

笑暮澈听着笑暮凉将这些话说出,她实在不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但却真真切切的是笑暮凉没错,猜不透也看不透的笑暮澈自嘲的笑了笑,将笑暮凉的话答应下来。

笑暮凉接着从袖中摸出一只翠玉瓶,递给笑暮澈。

“这是何物?”笑暮澈接过,那冰凉的触感竟是一瞬间蔓延了全身,但又没有丝毫刺激之意。

“这药水能够帮助大哥恢复身体,,每日一滴与一盏清水混饮,这里应该足以让大哥身体恢复了,你将它收好,不可让他人看到。”笑暮凉没有明说,只是含糊解释了一下。

“哼,可真大方,亏我当时拼了命的帮你留住这千年寒髓,你可知这一滴的效用,你就这么当做糖水的给他一瓶,真是苦了本座……”

他的声音在脑海之中喋喋不休,笑暮凉没理他,而是继续与笑暮澈说着话。

笑暮澈也没有多问,只是将它小心收好。兄妹二人并未多聊,笑暮凉唤来了个小童照料笑暮澈,自己便是回房了。

“那一小瓶千年寒髓,足够你们阎门所有弟子成为天才了,你就这么给他一瓶,不怕他承受不住?”那声音又在脑海之中响起,看来是还在记恨着自己送出千年寒髓的事情。

“我自有分寸。”笑暮凉淡淡的抛出一句,不再说话。

这千年寒髓,是笑暮凉落入神亡见到的第一个宝贝,有洗髓之效,只需一滴,废柴就能变天才,这宝物,绝非炙灵所有。也正因为如此,笑暮凉才得以修复自己天生废脉,回到炙灵。

回到房间后,笑暮凉直接进入了七灵万兽塔之中寻找身技,现在阎门危急,笑暮凉必须要学会更多的东西,以护阎门周全。

笑暮凉经过两年的修炼,也只能进入到七灵万兽塔的第二层,所能看到的一切功法身技都只属于低级,可就这低级的功法与身技,也让笑暮凉惊叹不已。

七灵万兽塔之中的功法身技有三个种族的明确区分,分别为人族,兽族与魔族。现如今笑暮凉基本都是在兽族与人族之间徘徊,从未涉及过魔族的知识,对于现在的笑暮凉来说,这魔族是没必要的。

初次进入之时,的确让笑暮凉震惊,因为一些传说之中的名人前辈所创的功法,在这塔中的收录也只算得上低级,她无法想象,这高级的功法会是如何强悍。

自己已经离了这人类世界两年,一夜的修炼已是家常便饭,一月一种身技的学习是笑暮凉的正常速度,这说出去绝对是骇人听闻的天赋,但以七灵万兽塔的标准,这速度根本不能完成生死契。

第二天一早,笑暮凉醒来,一夜的修炼并未让她感到不适,推门就见了几个丫鬟规规矩矩的低首站在门外,他们都身着一同的服装,看起来也差不多的清灵。见了笑暮凉即刻行礼,接着为首的丫鬟说明来意。

“小姐,管家派我们来给小姐梳洗打扮。”

笑暮凉这才记起,自己已经两日没有换衣服了,这在大家闺秀身上是绝对不可发生的事情。而在神亡之中从来没有换衣服这一说,保命才是首要。

笑暮凉退进房中,坐在黄铜镜之前,任由她们打扮。几名丫鬟跟进来之后便是开始忙自己的活了,半个时辰之中笑暮凉未与她们做任何的交流,房间之中只是是不是发出玉簪与步摇撞击的清泠响声,倒是淡淡的胭脂味与馨香的熏香一直缭绕在房间之中。

几位丫鬟似乎也在这女人生来就喜欢的摆件之中乏着淡淡的浅笑。半个时辰之后,几位丫鬟做完事退出了房间,笑暮凉在看向镜中,自己却已经换了一副模样。

丫鬟们倒也有眼力见,阎门事多,她们也未给笑暮凉的脸上施太多粉黛,但就这么个清丽的妆容,笑暮凉的脸依旧美得极致。

一头乌黑的青丝只是轻轻的绾在脑后,一只银簪将它束住,百花步摇加以点缀,额前从发间垂下一枚小巧的红玉梅花,恰好点了一颗朱砂痣在眉间。眉下一双杏眼冷漠,但却也灵动可人,唇色不点自朱。

与昨日的艳丽不同,今日笑暮凉被换上了一声身青衫,青丝内衬衣袍,外一件透明丝质轻衫,绣了几朵迎春花点缀,束腰之下任然垂着的是一块雕刻着赤炎牡丹的血玉。一身装扮也算不上繁杂,将笑暮凉清新秀丽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笑暮凉并未在意这些繁杂的东西,她再次出了门,并未去找笑暮澈,笑暮凉出了赤炎院,却是迎面遇上了几个阎门弟子,见了笑暮凉,短暂的惊艳之后,一同行了礼。

“小姐。”

笑暮凉点头,本不愿与他们搭话,但是看他们要进赤炎院,想必是要去找笑暮澈,便回礼开了口。

“几位师兄这是要去作甚?”

为首的人笑暮凉也曾见过,是阎门弟子之中排名第三的门徒,。和同门的所有弟子一般,他也是一身蓝灰色,长相平凡,眉宇之间却是有几分侠客的洒脱之意,虽然颇为严肃,但双目炯炯有神,犹如星月落地。

按照阎门弟子取名,他叫赤邢。

赤邢回礼拱手,答道:“我们此去是要去找少爷,请命去寻找门主!”他的话有些激亢,让身后跟着的那几位也是跟着激动了几分。

看他们眼角都有些泛红,定是昨日消息的缘故。想必是去找了朱念没同意,所以跑到这边来了。

“大哥想必不会拒绝几位师兄,但三师兄乃门中弟子楷模,阎门有难,现在更重要的是护我阎门。”

赤邢微微皱眉,觉得之句话似乎有些深意,但是自己却是猜不透,踌躇之后问道:“小姐这是何意?”

笑暮凉再次行礼,道:“大哥自会给各位师兄满意的答复,暮凉还有事,就不与几位师兄闲谈了。”

笑暮凉并未解释,说完便是转身走了,留下一脸疑惑的赤邢,他看着笑暮凉离开的背影思虑了半天,都没想出个什么来,但却是依稀觉得今日的笑暮凉似乎与平时有些不同了。

“嘿!三师兄,非礼勿视啊……这小姐自是绝色,但也非你我能高攀…”他旁边一个同门师弟不怀好意的笑道。

“去!说什么呢你……走走走,去找少爷!”赤邢脸红了几分,将起哄的几人推进了赤炎院。

笑暮凉一路来到阎门藏书阁,门外把守的弟子并未阻拦她,将她放了进去。阎门的藏书阁有许多阎门身法,都是先辈所创,绝不准外传,普通阎门弟子却是一月只有五天时间能来此抄录身法秘籍,以用修行。

可像是笑暮凉这种门中人尽皆知的废脉,来这里也只能看一些诗词歌赋或者先辈传说,增长见识,对进藏书阁却是没有限制。

笑雨天出事,这藏书阁定不会有人,所以笑暮凉才来此寻个清净,也正好修炼。可谁知,进门却是听到了一阵细微的抽泣声,平常人的耳朵根本难以察觉,若不是笑暮凉听惯了神亡每一丝细微的波动,此时怕是也听不出什么。

藏书阁的西边设置有几个案桌,以便阎门弟子抄录书籍。循声望去,一个灰蓝色衣袍的身影在抄录区的角落蜷缩成一团,声音便就是从哪里发出。

笑暮凉走近,他竟也是没有发觉,继续抽泣着声音,口中时不时的嘟囔着几个字,等到笑暮凉走到了他身前,这才听清楚了他口中所念。

竟反反复复是门主二字。

“这位师兄。”

他猛然抬头,一滴晶莹的液体竟被猛然甩出,滴在了笑暮凉今日换的绣花鞋上。见了笑暮凉,他呆滞了半刻之后,才赶忙低头行礼,眼角的泪水都来不及擦。

“见过小姐!……惊扰了小姐,实在是抱歉……”

他说完话没敢抬头,弯着腰将手抬过头顶,这时还微微的抽了几下鼻子。

“无碍。”笑暮凉漠然开口。

停了笑暮凉的回答,他才微微直了一些身子,道:“多谢小姐,在下还要去练功,就不打扰小姐了。”

“留步。”

他本来准备要走,笑暮凉这一阻止,他错愕抬头,也就至此,笑暮凉才看清了他的面容。

他的肤色极白,一双泪眼似桃花浸水一般娇艳欲滴,但不知为何目光之中怯生生的看着自己,鼻子小巧精致,朱色的唇似乎是被咬了许久,上面还带着浅浅的齿印,像是绣了花上去一般。泪水滂沱洒满了整张脸,却是愈发娇艳了,他挽起的头发没有任何装饰,现在有些散乱,精神有些涣散。

男生女相,却是有几分美过了女子的感觉。

就这一眼之间,他似乎是察觉了什么,猛然低头,将身子低得更紧了。“不知小姐有何事?”

“为何哭?”笑暮凉听他口中念着门主,而且哭得如此伤心,想来必是与父亲亲近之人,但笑暮凉又从未见过他,倒是有些好奇。

他隐隐的退了一步,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回道:“我是门主捡回门中的孤儿,我大恩未报……门主他……他就……”他说道最后有了哭腔,话末没忍住,还是哭了出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