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A+ A-

笑雨天良善,无论是在修为还是人品方面,在阎门弟子心中着实是标杆,也怪不得今天遇到的阎门弟子都是因为笑雨天的事有了不同的反应,但这态度确是大相径庭啊。

他不停的抹着眼泪,似乎是忘了笑暮凉的存在。

“空口无凭,又怎能相信这一面之词!”

笑暮凉声音清冷的打断他,犹如珠玉断弦落地,乍然响起。

他猛的止住了哭声,动作也定格了下来,半晌呆滞之后,抬头却是欣喜之色。

“谢小姐提醒!我要与三师兄一同去找门主!”他说完便是没等笑暮凉回话就冲出了藏书阁,口中还时不时发出欢呼。

笑雨天在阎门弟子心中的位置,超出了笑暮凉的想象,这份心思,若是不用来巩固阎门,倒是可惜了。

将这份计划记下,笑暮凉走近了书架,不是自己往日常去的地方,而是阎门弟子门最常去的秘籍阁,这门中供弟子们学习的秘籍会专门用隔间陈列出来,谓之秘籍阁。

笑暮凉在各个书架之间游走了一阵,最终才拿起一本名叫黑白子的秘籍,笑暮凉记得,这秘籍,就朱念修得最为纯熟。黑白子是以黑白棋子为辅的一类身技,主要配合飞镖类的武器使用。

知己知彼,永远是胜利的最大依仗。

“什么人?!”

突然,笑暮凉握着黑白子的手猛然一紧,淡漠的目光在短暂的紧缩之后,射向那最后一排书架,凌厉目光让她的眸子闪过一抹红色。

一道黑影迅速从书架最后一排掠过,快得捕捉不到任何踪迹,但这对于笑暮凉来说却是已经够了。

兽力与云力骤提,笑暮凉脚下闪过一丝轻缪的红色烟雾,身形鬼魅般的向书架之后窜去,她的步子似乎没落地,犹如踏踩在云上一般,轻柔至极,双脚交替的速度根本来不及看清,她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一瞬的时间,笑暮凉来到了这书架之后,没见到任何的身影。她嘴角勾起轻笑,将兽力铺满藏书阁,声瞳术猛然放开的瞬间,她的身影再次离开原地,如同幽灵般在这秘籍阁留下一个个残影。

猛地,笑暮凉在秘籍阁中间的空地上现身,身前多了一个半跪的黑衣男人,笑暮凉的手紧紧的扼着他的喉,目光森寒,犹如野兽一般的眸子泛着淡淡的红光,如血。

男人比笑暮凉高出许多,身上除了露出眼睛之外,其余地方都被黑色衣物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目光直视笑暮凉,露出些许恐惧。笑暮凉不过十三,但是男人感觉在自己喉口处的手力量不亚于一个常年修炼的成年男子,犹如一只钢铁大钳子,死死套住了自己。

“你是何人,为何闯我阎门!”

男人目光视死如归,他迅速抬手,还未落下却是被笑暮凉给生生截住。自杀?笑暮凉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在抓住男人手的那一刻,笑暮凉顺带用自己的兽力将他的云力封住。

并非他实力不敌笑暮凉,只是动作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你!”

男人自杀不成,又发现自己云力被封,而且面前的还是这个十三岁的孩子,他恼羞成怒的出了声音。

笑暮凉甩开他的手与头,同时将他的面罩也给揭了下来。这么一看,这人年纪也不大,最多不过二十,剑眉星目,眼中有几分狠色,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面庞倒也还算端正,只不过他脸上的每一寸线条都异常的凌厉,给人一种压迫感,这倒是给他的面容增色不少。

见了他的真面目,笑暮凉心中冷冷一笑,看来这仇人还真是一个个不停的送上门来。

“回答我的问题,赤瑜。”

此人笑暮凉认识,是阎门弟子之中排名第二的赤瑜。

赤瑜看着笑暮凉,实在是难以将方才那个身形敏捷,不过几招就将自己擒住的人与之联系在一起。

“小姐……你…你不是……”

你不是什么?你不是废脉吗?你不是不能修炼吗?你不是不能学习身技吗?

笑暮凉漠然不语,只是将眸子盯着他,赤瑜看着笑暮凉的眼睛,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赤瑜将头转开,慌张了几分,他闭口不再说话,眼珠子却是滴溜溜的转动着,在思考自己要如何逃离这里。

“你觉得现在你在我面前还能逃?”笑暮凉冷冽的开口,好似放出了一把刀子,死死的抵在他的喉咙上,在威胁着他。

赤瑜看着笑暮凉,她似乎一夜之间换了个人一般,现在的她,就算是站在这里,都有一种隐隐的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就算是笑雨天,都没给过自己这种感觉。

半晌的僵持,他应该也是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你想干什么?”赤瑜眼中的狠色变得很重,直勾勾的盯着笑暮凉。

笑暮凉迈开步子,环着赤瑜闲庭信步,脸色淡漠,开口之后的声音是越来越冷。

“偷秘籍,传外人,养党羽,暗中监视二哥,赤瑜,你还真是朱念的好儿子!”

笑暮凉的最后一句话如同惊天巨雷,劈在赤瑜的头上,让他全身都颤了不止一下。这二十年的秘密,就这么让笑暮凉轻易的就说了出来!

他看着笑暮凉的目光,渐渐变成了震惊,现在的笑暮凉,就是一个弹指间便能化定自己生死的君王。

“你怎么知道这些?你到底是谁?!”

赤瑜还是无法想象昔日那个娇弱的笑暮凉竟然与眼前之人是同一个,面对这必死无疑的境况,他变得坦然了起来。

“你们的苟且勾当,敢做还怕人知道?我是谁?我是三年后被你们蹂躏濒死的笑暮凉啊!”

笑暮凉眼中泛着幽幽的红光,似笑非笑的将这最后一句话缓缓道出,她是深渊归来的恶鬼,回来索命来了。

此时的赤瑜似乎在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死后身下的鲜血,娇艳似赤炎牡丹一般。

“笑暮凉!你!……”

赤瑜并不知道她话中的意思,但他知晓此刻的笑暮凉是无比危险的。

只是笑暮凉已经不给他机会将眼中一切绽放完整,话也未说完,就已经被笑暮凉手中的那本被兽力覆盖,坚硬如铁的黑白子削下了头颅。

血撒了一地,笑暮凉退在一边,身尘未染。他看着赤瑜的头骨碌碌滚到书架脚边,眼还未闭,脸色之上还是方才那刻的惊恐。

一个时辰后,笑暮凉淡然出了藏书阁,与进去的时候一般无二。守门的弟子抬眼偷看笑暮凉,却没想到笑暮凉朝着这边移了过来。

“这位师兄,我方才在藏书阁之中听到秘籍阁那边有动静,近日阎门多事,还请师兄们多加注意。”

“多谢小姐提醒,我们这就去查看。”

笑暮凉一步步踏下藏书阁的石阶,嘴角竟勾起了笑,红瞳一闪而没,似一朵盛开的罂粟花,致命却又妖异。

黑白子已经记下,能遇到赤瑜是意料之外,但作为笑暮凉复仇名单上的人,赤瑜非死不可。

还未到赤炎院,管家就已经急匆匆的迎了上来,看他焦急的样子,见了笑暮凉便是脸色一松。

“小姐,我正要去找您呢!”

笑暮凉少见管家这般脸色,心里突然不安起来。“何事?”

“少爷那边出事了!……”

管家话还没说完,笑暮凉就鬼魅般的迅速掠过管家,快速的射进了赤炎院的大门,留下脸色凝滞的管家呆在原地。

冷色的面容在此刻轰然坍塌,笑暮凉最敬重的就是笑暮澈这个大哥,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如此。就单单这出事二字,都足以让笑暮凉放下手中所有的事。

“若是大哥有半点闪失,我今日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朱念!”

笑暮凉心中的冷语森然传到了他哪里,将正在沉睡的他给猛然吓醒。这股气息他不陌生,这绝望之中生出的恨意,最为冰冷,也最为致命。

“护住心智!我能感受到那小子的气息,不必太过慌张!”

笑暮凉的兽力开始狂躁的运转起来,似点燃了的草堆,一发不可收拾。

他自知笑暮凉从不会听自己的,但他自己也不知,这种时候,他总是将那同命一体忘得干干净净,只是一心想着她无事。

即使赤炎院再大,笑暮凉也是快速的到了笑暮澈房前,她在房前停下,眸子隐隐发红。房中吵闹,是先前见过的赤邢的声音。

“少爷!振作!”

笑暮凉兽力一荡,迈步入房。房中只有三人,床上昏迷不醒,嘴角带血的笑暮澈,抱着他给他输送云力的赤邢,以及在一旁急得眼角噙泪的一名小童。

“都出去!”

笑暮凉站在门口,面似寒铁的看着这一切,眼白布满红丝,声音无任何情绪,带着生人勿近的力量。

赤邢转头看她,没一眼便是又回过头去,不停的给笑暮澈输送云力,额头间挥汗如雨,脸色发白。他知晓此时形势的危机,也来不及顾得什么笑暮凉,只是一心想要稳住笑暮澈。

“小姐,请去找大堂主,要不然少爷这恐怕情况不妙!”他头也不回,急切开口。

小童早就被笑暮凉的脸色给吓了出去,笑暮凉在原地没动,身后的门哐的一声关上,赤邢转头,却只见了一双红瞳,似夜中嗜血的野兽一般狂躁,还没来得及惊讶,他随即失去了意识。

笑暮凉闪身来到笑暮澈床边,笑暮澈入眼的哪一刻,她的眸子竟是又红了几分,似血如火。

清眉薄唇,笑暮澈的脸色如昨日一般憔悴,但今日嘴角却是挂了血,他白衣之上也粘了血色,似赤炎牡丹一般盛放,他就这么躺在那里,凄美至极之间是生命的流逝。

笑暮凉一刻也没犹豫的给笑暮澈输送云力,但窥见他经脉丹田的那一刻,笑暮凉的心彻然一怔,身体凉了半截。前世笑暮澈为自己而求饶最后惨死的画面在脑海之中疯狂的划过,她睁着眼,泪水就如他死那日一般不断掉落,那种无助的感觉,是绝望的化身!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