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朱安之死
A+ A-

一路磕磕碰碰,倒也是回到了自己房中。推门而入,他身子不稳直接歪在了房内的桌上,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是站起,房内也没点灯,他就这么东倒西歪的一步步走向床边。

走近了他才晃眼看到,那床上竟有两团红光定在空中,这甚是诡异的一幕将朱安的酒气吓走了几分。他揉眼定睛一看,那哪里是红光,分明就是人的一双眼睛。

红瞳诡异冷漠,散发出一种静谧的嗜血却是无比贪婪,这是势在必得的杀气。

朱安还未看清那人的面容,却是在这一刻猛然醒了酒,他被这目光盯着全身打了一个寒颤,来不及呼唤便是拔腿就像门外冲去。

但床上那人比他更快!

身影闪动间在漆黑的房中带出一道红色虚影,似一条狩猎的灵蛇,未见其首,其尾已逝。纤细的手掌从袖中闪射而出,指若削葱却闪着寒芒,似鹰的利爪,一瞬便是抓住了朱安后颈,死死扣住。

朱安的动作戛然而止,他身后那不高的身形也没动。

“不……不要杀我……”

朱安微微偏头,后颈上的手钳制得更加紧了,他没敢再动,但是那一眼,他也是看到了身后人的大概模样。

身形瘦弱,而且还矮了自己不止一个头,本想着求救的朱安在见到这一幕之后便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如果自己抓住这个刺客,说不定就是袭击父亲之人,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他还有什么理由骂我!

朱念袖中的手微微一动,一柄匕首闪着雪芒滑到了朱念的手中,云力运转的瞬间,朱念单手向后一划,银白的刀锋在墨色之中闪着凌厉的光,骤然间来到了笑暮凉的喉口之前。

红眸一缩,笑暮凉腰下一软,当即一个后仰,匕首贴着自己的下巴一寸不到的地方狠烈划过。还没结束,笑暮凉在空中后仰的身体倾斜了些许,当即抬脚射在朱安握着匕首的手上。

朱安手掌一痛,匕首当即脱手,但另一只手掌将云力呼出,位置正是笑暮凉的腰肢。黑夜之中,笑暮凉看清了他的意图,朱安十五级的云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血纵!”

笑暮凉心中一呼,兽力运转,手掌之上迅速凝结了一层厚厚的红色晶体,一直蔓延到手肘出才是停止,笑暮凉的手瞬间粗壮了几分,有些畸形,一双手看起来与那虎豹的利爪极为相似。

一声闷响,笑暮凉用手接住了朱安呼过来的云力,朱安脸色滞了半刻,也就是这半刻,他露出了破绽!

血纵未退,脚下一点,方才朱安与自己拉开的距离转瞬之间便是不复存在,似兽一般的利爪猛然刺下,终点正是朱安的头颅。

噗嗤一声,整个房间之中的声音全数消失,笑暮凉的手贯穿了朱安的脑袋,从后向前,朱安的额头之上五根红晶手指破出,他睁大的双眼依旧,身体却是瞬间没了声息。

笑暮凉静静将手抽出,朱安沉重倒地,她看着这尸体,身体颤抖了几下,褪去了血纵的手沾满了鲜血,她紧紧的攥着双手,眸中的快意从未有过。

虽然这战斗极短,也不及与妖兽战斗那般惊心动魄,但她知晓,若不是自己偷袭,以自己的实力打败朱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事后,笑暮凉看着他的尸体,却是无比的畅快。

“你的命,我早该收了。”

笑暮凉的话沙哑至极,似深渊恶魔发出的阵阵咆哮。

当日自己坠下神亡,还是朱安亲手扔下去的!这等恩惠,不报怎能?再来,昨日笑暮澈的伤,也该用他的命,给朱念一些教训。

在回房的途中,笑暮凉去荷花池清洗了自己手上的血液,与出门时一般无二,她这才晃入了赤炎院,一路通畅回到了房中。

未点灯,笑暮凉于桌边而坐,将自己的手从袖中拿出,手背上血管干瘪的印记似一条条长虫附着在手上,将这肤若凝脂的一双白玉手毁得半点不剩。

“看来这血纵许久不用是生疏了,这得有几日才会恢复吧。”笑暮凉看了一眼,便是将手收回袖中,没再关心。

血纵是以血液催动的兽力身技,属于兽族,炙灵大陆并未有过。这身技是以攻击为主,今日用来阻挡云力的冲撞也是无可奈何,若是身旁有现成的血那还好,若是无血,这血纵就要以自身血液为媒介,才能发动。

今日发挥的血纵,正是用笑暮凉自身的血液催动,这才是有了这样的下场。

次日,还是前日的那几个丫鬟来帮笑暮凉梳洗打扮之后,笑暮凉放心不下笑暮澈,便是去往笑暮澈的房间。

一路之上,家仆们口中谈论的事情颇为热烈,细细一听,话间的主角正是朱安与赤瑜。这才不过四日的时间里,阎门就有四人无故死亡,况且其中一人还是阎门大堂主朱念之子,门中所有人谈论的都是这刺杀之事,人人自危,阎门开始动荡起来。

赤瑜的事情就像笑暮凉预料的一样败露了,所有人惊叹不已,说是平日里作风正派的二师兄怎还背叛了阎门。但这些事情却还是丝毫没有扯上朱念,他还是阎门的大堂主。

这让笑暮凉不得不惊叹朱念的防人之心,竟然是连自己的儿子都防得死死的。

一路之上,笑暮凉也是听了不少个口间相传的版本。一是说笑雨天在外结仇,那仇人趁他不在门中的空隙,来报复阎门。二是说死了的银儿和阿金的鬼魂来索命。更有甚者还相传是笑雨天鬼魂作祟。

笑暮凉刚好经过一处拐角,听到的正是这第三种版本。笑暮凉停住脚步咳了一声,面色冷冽。

一众丫鬟惊慌失措,赶忙闭了嘴低头站好,不敢再出半点声音。

“是门中杂务太少吗?还空得时间在这嚼舌根。”

笑暮凉环视一周,四下无声。“都去做事吧。”等到她一声令下,一堆人才散开,各做各的事去了。

转头,就刚好迎上了被小童搀着的笑暮澈缓步走来。他今日一身白衣,纤尘不染,似九天谪仙坠入凡尘,沾染了点点的世俗气,眸子依旧一江春水淡雅流淌,温柔至极。

“凉儿……”

他唤了一声,脚步加快向笑暮凉走来,气息不由得变得急促了一些。笑暮凉赶忙上前搀住他,他的云力应该还未恢复,身体虚弱这般也是笑暮凉意料之中。

“大哥不必着急,你身子还未恢复,何事都要慢慢来。”

笑暮澈却是没管她的话,脸上爬满焦急之色,赶忙问道:“今日醒来之后便是听说了你与赤邢守我一天一夜之事,如何,你可有受伤?”

笑暮凉委身一笑,道:“无事,救你的是赤邢师兄,我无碍。大哥这是要去哪里?”笑暮凉转开话题,问道。

笑暮澈也没在纠缠这件事,眉头当即皱了皱眉,道:“朱安昨夜被刺杀,我得过去看看……唉,近日门中着实不安啊。”他叹了一口气,眉间的担忧更重了。

“我与大哥一同去吧。”笑暮凉道。说着她扶过笑暮澈,扫了那小童一眼,那小童便是规矩的退下了。

笑暮凉隔着纱衣搭着笑暮澈的手,以免自己手上的疤痕被看到。笑暮澈也看出她故意支走小童,想要开口,笑暮凉却是低语道:“昨日之事不宜现在谈论。”

笑暮澈没再说话,只是兄妹二人搀扶着,出了赤炎院,没多久就进了世安院。

世安院的气氛异常低沉,没人敢说一句话,领着他们前进的世安院管家也是如此,话也没有。还好今日笑暮凉与笑暮澈穿的都是素色衣服,也不至于太失礼。

不过这样的世安院,笑暮凉却是突然期待起了朱念的脸色了。

二人被管家领着,到了世安院主厅。才刚进门,最夺目的厅中央那晃眼素白布之下的尸体夺入眼中,笑暮澈搭着笑暮凉的手颤了一下,而笑暮凉的脸色与之前没有丝毫变动,淡漠依旧。

此时厅中只有面无表情的朱念与几位默不作声的家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他们的衣物倒也还未换,应该也是刚发现不久,葬礼还来不及安排。

笑暮澈与笑暮凉并肩上前,在尸体之前鞠了个躬之后,才缓缓给朱念行礼。

“大堂主节哀,这安师弟遇刺一事,我定会彻查清楚。”话是笑暮澈说的,笑暮凉自始至终没开口,笑暮澈鞠躬的时候她也没动,她知道朱念看着这边,但是让笑暮凉给这样的人鞠躬,是完全不可能的!

朱念将兄妹二人的一举一动放在眼中,脸上毫无波动,只是心中稍微注意了今天面色如霜的笑暮凉。

“澈儿,你身子怎么样了……”朱念倒也没回礼道谢,只是反问起笑暮澈来,不过说话间倒是有几分沧桑。

笑暮澈心中一阵感动,道:“无碍。”他白着脸这么一说,根本没有说服力。

“坐吧……”他挥了挥手,让笑暮澈坐下,而笑暮凉则依旧站在他身旁,低头含胸,一言不发。

坐下后,笑暮澈斟酌了半刻,缓缓开口:“安师弟此事是在阎门之中发生,我定会让人彻查,还他一个交代。”笑暮澈与朱安关系还算好,二人以师兄弟相称,今日得知此事之时,笑暮澈也是震惊了一番。

朱念长叹一口气,神色终于悲伤了些,眼中噙了几分泪花,道:“近日阎门多事,门主也下落不明,此事你也不必费心了,就由我亲自追查吧。”

朱念真诚的样子,让笑暮凉心里都有些捉摸不透,虽然现在的朱念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破绽,但笑暮凉坚信,他肯定是有打算的。

而笑暮澈认为他因逝子才是悲伤过度,有这样淡然,可他还不知的是,他在两天之内死了两个儿子。

赵聂一路风风火火的来到了这里,刚一进门,他的步子就顿了顿,脸色严肃了几分,朝着朱安的尸体鞠躬之后,肃穆的坐到了朱念旁的椅子上,已然没有了平日里那般的不拘小节。

“大堂主,节哀。……这凶手要是给我抓到,我非剁了他不可!”哀悼的话才刚完,他暴躁的性子就又上来了,但是这场合他也没敢大声说,只是自己小声嘀咕了一阵。

随后几位堂主陆续来了,说的话大致都差不多,笑暮凉一直暗暗观察着朱念,竟然没有发现丝毫的破绽,笑暮凉从进了世安院到出来,脸色不曾变过,话一字未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