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李家小姐
A+ A-

这半月间,李家小姐来过邀请多次,笑暮凉都推脱了,这不昨日又差自家丫鬟来了一趟,说是今日雁清楼有桃花宴,邀笑暮凉一同前去。

终于,笑暮凉这次答应了,还是因为笑暮澈在一旁劝说了几句,她才答应的。

“听说这雁清楼的桃花宴热闹得很,方圆的青年俊女都会去,凉儿你也该出去走走了……”笑暮澈端了杯茶,惬意的说道。

笑暮凉面色如霜也半月有余,笑暮澈早已习惯,今日她依旧如此。

“大哥怎地不去,这等文雅之地,适合大哥。”

笑暮澈微叹一声,道:“阎门事务繁多,是在是抽不开身。”他说罢,笑暮凉没回,无言半晌,他又开口:

“你身边也没个贴身丫鬟,你一人去我不放心,让赤邢暗中护你?”

其实也没什么不放心的,这女子不修炼云力的多了去了,笑暮凉废脉之事也只是在阎门传开而已,现在她本事多着呢,笑暮澈就怕她出去也有顾忌,受了什么伤就不好了。

“哼,你这大哥事也真多,有本座护你还有何不放心的!”笑暮凉脑海中,一个声音略微不快的响起。

笑暮凉没管他,只是脸上微微笑了,对笑暮澈道:“不必,自有人护我。”这浅浅一笑,是这半月之中的久别重逢,让笑暮澈滞了半晌。

笑暮澈似是明白了这笑中的深意,也答应了,道:“好,有人护就好……”说完他自顾自的笑起来,脸上尽是欣慰之色。

笑暮凉起身告别了笑暮澈,回房,那平日里梳洗的几个丫鬟却是在一一候着,想必是知道了今日要出门之事,等着笑暮凉回房,依旧是任由她们打扮一番之后,笑暮凉出了门。

本来打算一人前去的笑暮凉在经过主堂前遇上了笑暮澈,硬是在她身边安置了一个丫鬟,才让笑暮凉出门。

雁清楼是是雁城之中一座标志性的建筑,不仅是这雁城里最高的楼,还是文人雅士聚集最多的地方,每年都会举办不同的宴会以邀各路志士相会,今天这桃花宴,据说是每三年一办,聚集的人最多,远近闻名。

雁清楼与阎门一个城北一个城南,雁城又大,所以只好乘坐马车前往,路程虽不足半个时辰,但也足够远了。

脚才刚落地,笑暮凉就能感觉到周围的目光似乎都聚集到了自己的身上,其中还包括那淡淡的几缕云力波动。她心中无奈一笑,看来在大哥心中,自己还是需要保护的。

雁清楼前,人甚多,热闹得有些让人烦躁,但笑暮凉的出现,似乎让这声音略微安静了些。

为辅这桃花宴的美名,门中丫鬟极其懂事的给笑暮凉搭配了身上的一切行头。

一身淡粉流仙百褶裙,似那桃花的花瓣,片片裹在笑暮凉的腰下,将纤细动人的腰肢勾勒出来的同时,也给笑暮凉这冰冷的脸添上了几点桃红,白纱衣外着,轻柔的面料似流水烟雾一般从肩头垂至脚边,给这动人的姿色蒙上了一缕白纱,腰间的赤炎牡丹血玉隐隐透出,给人一种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高雅之感。

不深不浅的桃花妆着面,眉心点了一朵赤色五瓣花,似桃花,又不似桃花,但却着实比那桃花要娇艳上几分,笑暮凉今日这一张脸,颇有灵气,但却不失冰冷。

丫鬟小心扶着笑暮凉,一步步走进雁清楼,直到她的身影全数消失,这门前的声音才点点恢复,不过口中言论的却是与之前的琐事不相同了。

雁清楼内部装饰得极为华贵,但又不显俗气,这楼只有两层,每一层都似耸入云端,一楼都是些文人雅士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吟诗作对,与外头相比,笑暮凉觉得耳根子倒是清净不少。

笑暮凉进了雁清楼,就算是这些人,反应都和楼外之人相差无几,眼尖的伙计很快见了笑暮凉,接着在她摇曳的腰间见了那赤炎牡丹,赶忙上前一个过来接待。

“笑小姐,李小姐在楼上雅间等您多时了,请随我来。”说话的是个不大的伙计,长相颇为英俊,他低头,摆开手示意笑暮凉随他走。

“有劳。”笑暮凉淡淡抛出一句,便随着这伙计来到了二楼。

这雁清楼实在是大,拐了几个廊角之后,那伙计才在这名叫玲珑阁的雅间之前停下。

“李小姐便在内了,笑小姐尽兴。”双方回礼之后,那伙计便是退下了。

笑暮凉不是第一次来雁清楼,她知道这里的房间,上品者,谓之阁也。

丫鬟上前将门推开,阁中一袭紫衣的少女便是抬头起身,脸上尽是欣喜之色的迎了上来。

她着了一身淡紫衣袍,面容娴雅,唇色桃红,皓腕之上是她常佩的那条淡紫色手链,整个人端庄大气,虽衣袍装饰及不上阎门的笑暮凉,但她的气质却是极为温和,让人看了很舒服,在这雁城也算得上少见的美人儿了。

李家小姐名为李静怜,与她本人的气质相符。

“妹妹,我可算见着你了。”

笑暮凉才踏进门,李静怜就迎上来拉住了笑暮凉的手,似是亲姐妹久别重逢一般的要好。

笑暮凉倒也没推开,只是任由她拉着,冷颜缓缓道:“近日家中事多,实在抽不开身,还请姐姐见谅。”

若是抛开自己经历过的事不谈,现在这李静怜却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不论是哪一个方面,都规规矩矩,一点不出格。

李静怜雅然一笑,将笑暮凉拉入房中配置好的椅子坐下,道:“你我姐妹,不必客气这般。”

这房间不大,格局却是极好的,笔墨纸砚,琴棋书画,样样齐全,这房对着门的一边只用玉栏围上,向外望去刚好将这雁清楼的第一层看得齐全,玉栏边上有细纱帘,用来遮挡这外边光景。

笑暮凉让丫鬟将纱帘拉上,等到二人的丫鬟都退了出去之后,二人的谈话才继续。

李静怜看着笑暮凉从进门就没变过的冷色,与往日不同,心中有些许担忧,想要开口问,但又想起近来阎门发生的事,斟酌了许久,这才轻皱眉,柔声开口。

“妹妹,银儿之事我也颇为悲伤,笑门主也定会平安归来,今日既是这桃花宴,你就先放宽心可好?”

笑暮凉点头不语,面色没变。

李静怜的声音极好听,温柔婉转,似乎真的安慰了笑暮凉几分,但这面色是没办法改变了,毕竟神亡非人的两年,自己除了杀戮的本事练就了一身,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对了,妹妹,这是雁清楼专为这桃花宴做的糕点,香甜可口,肯定合妹妹的口。”说着,她将桌上的那几盘精致的糕点拿过,取了一块白玉似的桃花糕递给笑暮凉。

二人的谈话也算融洽,你一言我一语,虽然笑暮凉言简意赅,出口的字极少,但李静怜似乎不在意,依旧与她热络的谈话。

若是除去这阎门大小姐的身份,李静怜也算是一个挚友,但若是真除去了这阎门大小姐的身份,恐怕她也不会与自己如此交好了。

笑暮凉变了一个人,李静怜却是没变。

许久之后,门外声音响起,是与笑暮凉随行的丫鬟的声音:

“小姐,隔壁白公子请您到阁中一叙。”

笑暮凉轻皱了眉头,没回话。李静怜见了,掩嘴一笑,道:“想必是哪家公子方才见了妹妹的芳容,心生爱慕吧,只不过不知这白公子是哪位。”

笑暮凉本也不知,倒是李静怜这么一说,她这才想起,雁城有个大名鼎鼎的白公子。她声音凉了几分,朝门外淡淡的道:“不便。”

丫鬟没再出声,李静怜见她如此,问道:“妹妹这是作何,这桃花宴有不少文人雅士,能结实自当是好的,你这……”

笑暮凉却是道:“姐姐怕是忘了,这雁城之中,还有几个白公子?”她声音冷冽,比起之前要硬了不少。

这话一出,李静怜稍作思索,当即脸色一变,也是想起来了,眸中挣扎几下,惧色稍起,便是被她一声叹息给压了下去,眸中浮起担忧之色。

“妹妹,如若真是他,你拒绝了他恐怕也是没有用……”

不可否认,的确如此。

二人口中的白公子,名为白旻轩,是雁城白家之子,本笑暮凉身为阎门之女,不必怕他,但是白家有一女,前几年选进了宫里,不出两年便是成了当今皇室执掌者最宠爱的妃子。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白家也因此成为云鼎的世家大族,虽比不上三大宗派,但是与皇室沾了关系,谁都是忌惮几分。

况且白旻轩打小就是这雁城之中有名的纨绔,再加上家中凭借其姐的地位如日中天,他就越发放肆了。

话音没落,门外就响起了声音。

“你是个什么东西,给我让开!”

紧着这声音落下,门就被推开,笑暮凉与李静怜转头,便就是看到了门外的少年。一身蓝衣绣兰花,手中握着一把折扇,穿着倒是高雅,就是那唇红齿白的俏脸之上,挂着的却是一脸淫笑,眉间透着常年混迹花街柳巷的颓靡与淫乱之色,让人看了就反胃,这标准的配备,一看就是白旻轩没错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