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桃花宴变故
A+ A-

凌音话落下,议论的声音少许大了些,只不过大都是文人,谁也没有轻佻之举。

厅中一白衣公子起身,拱手问道:“凌音姑娘,恕在下冒昧的问一句,这人是何许人也?”

凌音回礼之后,道:“这人,就由小女子在这上品阁之中挑选一间,这里面的人就作为今日这桃花宴的赞美之人。”

雁清楼做事一向公正,未有人发出疑问,几个丫鬟举着白玉案板走上,那案板之上的一个个牌匾都一般无二,背面写的便就是上品楼阁的名称了。

凌音向周围的人都展示了一遍,示意那牌匾并未被做过手脚,完毕之后,她这才伸出素手,在所有的牌匾之上划过一遍之后,缓缓的翻起一块。

“紫云阁。”她看了一眼,将那牌匾的名字展示了一周,这才放回白玉案板之上。

话毕,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寻找这楼阁之名,不多时,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聚集到了二楼的一处房间之上。

李静怜心生好奇,便叫丫鬟去看看那紫云阁在何处,笑暮凉本无心关心这等琐事,那成想,从玉栏之前回来的丫鬟却答:

“小姐,在玲珑阁之右第三间。”

之右第三间?!

那不就是之前发现有问题的那间房吗?笑暮凉来了兴致,她倒是想知道那两位侠士会做出何等反应。

凌音的声音此时又想起:“请紫云阁中的公子小姐露面。”

话落半晌无人应答,厅中多了些议论。凌音随即将向丫鬟使了眼色,让她前去查看,这满厅的人都皱了皱眉看着这没有动静的紫云阁。

此时,笑暮凉已经将自己的兽力招呼的过去,声瞳术展开的瞬间笑暮凉就将整个房间看得清清楚楚。

此刻,先前两位少年已经不在房中,那房中哪里还有半点人影。这奇异的现象倒是更将笑暮凉的警惕之心提高了些,收回兽力,听着一楼厅中的动静。

果不其然,手脚麻利的丫鬟很快回到了凌音的身边,将房间内的情况在她耳边低语了一遍之后,她也略微皱了眉头,心里斟酌片刻便是又开口:

“方才去查看过了,今日那紫云阁之中并无客人,真是对不住各位,凌音这就重新选。”

紫云阁无人?自己的声瞳术不可能出现差错,按照这雁清楼的严谨来看,定不会出现纰漏,以凌音的身份与雁清楼的做派,怎可能记错,那如此看来,这今日的桃花宴真是疑点重重。

凌音说完,她又从那白玉案板之上拿起一片牌匾,缓缓念出:“玲珑阁。”

笑暮凉心中一颤,怎么想都觉得这其间有问题,怎会这般巧合刚好就在这方圆几间屋子里被抽中。

李静怜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给吓了一跳,她急忙转身,问道:“妹妹,这可怎么办?”李静怜不是喜欢抛头露面之人,这样的场面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盛大了。

笑暮凉轻叹一口,起身,道:“先露面吧。”还能如何,就算再奇怪,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莲步微移,笑暮凉抬手揭开挡住自己的那半缕白纱,将自己的面容完全的展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刹那间,万花失色。

美眸轻垂,笑暮凉将那大厅之中的人全数扫了一眼,也就是这一眼,让所有男子都移不开目光,也让今日所有精心打扮的女子都突然黯淡失色,李静怜是随着笑暮凉一道出来的,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笑暮凉的身上。

就算是初次见笑暮凉之人,既是不认得这脸,都应当认得她腰间这枚赤炎牡丹血玉。

连凌音都愣神半刻才开口,对着玲珑阁之中的二人道:“不知二位小姐可否告知芳名?”

李静怜紧攥着袖子,刚巧要开口,笑暮凉按住她的手,淡淡答道:“我姐妹二人有幸被选中,但并未听说这规矩之中还要报上姓名一事。”

她这回答,让凌音都没防备的噎住了,半晌她才干笑答道:“小姐说得是,时凌音唐突了。”凌音何其激灵,知道笑暮凉乃阎门中人,连称呼都尊贵了些。

但乱了方寸倒不至于。她淡笑这转头面向众人,扬声开口:

“诸位,这人已然选出,那便开始吧。”

凌音一声令下,这些个想要参赛的人便已经开始思虑诗句,也是趁着这理由,光明正大的多看几眼笑暮凉。

笑暮凉将目光一遍遍扫过那大厅,最后将目光放在了那大厅角落里的守卫身上,人数倒是没多,只不过这些人比起自己方才进来之时的气息收敛了几分。

而只有云力越高,收敛云力才会越从容。也就是说,这侍卫已经全数换了一拨人了。

“妹妹看什么呢?”

李静怜从后叫她,笑暮凉这才发现自己晃神了,但是她面色不惊,从容不迫坐在丫鬟刚搬过来的凳子上,道:“无事,只是有些担心阎门了。”

李静怜赶忙安慰道:“无须担心,就算大堂主丧子心痛,少门主也一道会将阎门打理好,今日他让你出来,定也是想让你玩得尽兴。”

笑暮凉回眼看着她,点点头,不再说话。方才测试了一下,自己的兽力在这雁清楼之中就算是九级巅峰的现在,也只是能将这雁清楼覆盖个三分之二,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自保的功夫应该是有的。

但这种种奇怪的现象好像都在告诉自己什么,但笑暮凉觉得要是真要与自己有关,还差点什么。心中起疑之际,她又将声瞳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中铺开,以免遗漏了什么蛛丝马迹。

这一来,大半个雁清楼之中的景象都在脑海中显现,一一查看过之后,最终注意力还是在自己周围停了下来。心中恍然明白了一切,暗暗冷笑之中,却是已然想到了应对之策。

噗——

啊!

血浆喷涌的杂声在这雁清楼大厅之中乍然响起,和它紧紧连在一起的还有一声女人尖刺的喊叫,惊慌诧异!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将这平和的气氛骤然打破,所有的目光瞬间聚集到了大厅之中角落的一张桌子处,那里正是声音的来源之地!

顺声望去,着眼的一刻便是触目惊心。

女人的半边身体都被旁边男子喷出的血液打红,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身体的颤抖与尖叫才刚刚落下便又是响起,经久不绝。而她旁边的男人此时已经倒在桌上,嘴角边上还有一大片殷红,不断蔓延流淌到了桌边,然拉着粘稠的血丝滴在地板之上。

也就是这一刻之后,那桌旁边的所有人都开始连带的尖叫四下逃窜,将桌上的美酒与好菜碰翻了一地,大厅之中的场面一瞬间就慌乱起来。

侍卫们对看了一眼,迅速朝着那边赶去,凌音动作顿了一下之后才是迅速小跑了过去。

见血,满厅的客人开始慌了起来,离那桌人近的早已经逃跑出了这是非之地,而其余的则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不管互相之间关系如何,现在也只不过求个心安。

这里大多是云力底下或者是不擅长修炼的人,发生这种事他们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根本不可能就此冷静下来。

笑暮凉与李静怜两人同时站起,李静怜看了一眼那现场之后便是缩了回来,急忙道:“妹妹,怎么办,死人了!我……我们快走吧!”李静怜急得话都打结了。

笑暮凉没去看,只是上前安慰她。

侍卫很快的去查看那遇害男人的情况,此时的女人已经缩到了墙角,抱着自己的身体痛哭。凌音脸色严峻的站在那一堆侍卫之后,和厅中的所有人一样等待着他们查看的结果。

一名侍卫收回探查男人鼻息的手,将目光转向凌音,沉声道:“死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句话在这安静的大厅之中炸开,半刻都没愣,这些人就疯了一般似的往门口逃窜,就连二楼的人也开始快速的逃离这里。

“妹妹……我…我们也快走!”

李静怜抓住笑暮凉的手,欲要离开,可脚下裙带一绊,她猛然就摔倒在地,还险些将笑暮凉也一同带倒。

等到笑暮凉将磕磕碰碰的李静怜扶起,厅中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这一片狼藉。

阎门弟子在这个时候没出现,丫鬟也没进来,现在可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但笑暮凉一点不慌,她跟着李静怜的步子骤然加快,上前一把反手抄过她的手腕,猛然翻转之间只听见一声尖叫!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好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