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螳螂捕蝉
A+ A-

笑暮凉嘴角一勾,看着楚楚可怜的李静怜,嘴角突然勾起笑容,眸子微眯,直射李静怜。

“我的好姐姐,我做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笑暮凉手上用力了几分,引得李静怜大叫,目光撇了一眼大厅之中正注视着这里的人,果然没有猜错。

笑暮凉一把将李静怜的手甩开,这一下笑暮凉是没有留余地的,力气也不亚于一个习武的男子,可李静怜如此娇弱的一个人,却是在踉跄冲了了几步之后便是灵巧一转,稳定身形。

李静怜转身,隔着几步与笑暮凉对望,但却是与之前的娇弱不同了。

二人对视,眸中都含笑,只不过那温婉的李静怜此时在笑容之后隐藏的却是毒蛇一般的狠辣与少许的震惊,看来这一刻她预想过,反应得也够快。

笑暮凉见她终于是露出了真面目,便是不紧不慢的坐下,端起那杯刚上不久的花茶,淡淡的道:

“姐姐,把你的人都叫上来吧。”说完她抿了一口茶,然后缓缓放下。

李静怜看着似乎有恃无恐是笑暮凉,微微眯眼,细缝眼睛刹那之中只剩下杀意。

“妹妹,活着不好吗?”她看着从容的笑暮凉,认为她只不过是在等着阎门的救援而已。

笑暮凉嫣然一笑,抬眼看着李静怜,她那胜券在握的样子让自己觉得有些可笑。

“活着?姐姐有所不知……那地狱才是最有趣是地方。”

笑暮凉的话极其淡,似乎在话聊家常一般的惬意,但眸子之中的光芒却是如虎似蛇一般的嗜血,让李静怜心里虚了几分。

但这心虚也并未持续多久,她看着眼前这笑暮凉,心中也免不了惊讶。

“本以为你性情大变是因为你那丫鬟死了,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笑暮凉依旧笑着。“一个下人而已,不至于。倒是这性情大变一说,我觉得用来说姐姐倒是比较妥当。”

话末,笑暮凉抬眼看着李静怜,眼中没有她想象的疑惑,有的只是黯然笑意之中暗藏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哐!

门被砸开,凌音带着楼下的守卫一拥而入,房间变得拥挤许多。凌音迅速扫了一眼二人,便知大事不妙,她迅速将李静怜护住。

“静姐姐。”

李静怜看着笑暮凉的面色,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她伸手将凌音拦下,对着笑暮凉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说到底,李静怜还是不相信这和平日里自己认识的笑暮凉是同一个人。

笑暮凉看着对面的一堆人,刀刃的雪芒都对着自己,他们的脸上都是惊讶,但是此刻又不得不警惕,其实对面的人也都知道笑暮凉天生废脉,但是看着她,本能的觉得危险,谁也不敢上前。

笑暮凉突然来了兴致,没回答李静怜的话,自顾的说了起来:

“让我猜猜吧,你们的计划和目的。”

“好啊,愿闻其详。”李静怜饶有兴致的笑了笑,她倒要看看,这天生废脉,娇生惯养的阎门大小姐笑暮凉,能说出个什么来。

笑暮凉看着李静怜依旧是那副自恃的样子,开口便是来了个狠的。

“你这么做,是为了朱安吧。”

笑暮凉淡淡的一句话,让李静怜眸子骤然一缩,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当然,杀意也是越来越重。

她握紧拳头,眼睛渐渐充血,心里的仇恨早已掀过头顶。

“是你杀了他?!”

笑暮凉一笑,对李静怜的话充耳未闻,继续道:

“你们这次的目的是杀一个对于阎门来说很重要……而且好下手的人,对吧?”笑暮凉的话,字字正中靶心。

李静怜目光变化几下,笑暮凉又道:“这个目标其实就确定在我和大哥之间,但今日我比较倒霉,来了这桃花宴。”笑暮凉笑吟吟的看着李静怜,似乎还是之前那个她,一点没变。

“那我还真幸运。”李静怜杀意坚定,摸着自己袖中藏着的匕首,呼之欲出。

笑暮凉摇摇头,气定神闲的道:

“其实最倒霉的还是你,遇到的是我,而不是大哥。”

“你什么意思?”李静怜脸色一变,盯着笑暮凉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也越来越不安。

笑暮凉淡笑道:“若是大哥,那你们可能会得手,但是我就不一定了。可说来说去,不管是我或者大哥,只要你动了阎门的人,下场都是一样的。

只有死。”

笑暮凉说完后便是不语,静静坐在原地,似乎是在养神一般。而那一番话,也只是警告而已,听或不听也只有看李静怜了。

凌音的心里越来越不安,看着笑暮凉从容的样子,似乎是自己死亡的预兆。

“静姐姐,休要再与她多言!”

凌音话音落下,手中雪芒一凌,剑尖直冲着笑暮凉而来,瞬息之间,凌音便是已经来到了笑暮凉之前。

角度刁钻,所到之处对准的是笑暮凉的心脏。笑暮凉抬手在空中挥动数下,手掌竟有种百花缭乱的错觉,看不清她她素手的任何轨迹,在锋芒逼近的一瞬间,凌音的手猛然一痛,长剑肃然落地!

她根本什么都没看清!

武器脱手,凌音错乱了一霎便是做出了最好的选择,云力攻击!剩余的一只手挥出云力,可云力才刚脱手,凌音眼中的笑暮凉却是身形一闪,鬼魅般的消失,就连残影都没在空中留下。

“太慢了。”

淡漠的话在背后响起,凌音身体一震,转头的瞬间只见一道银光划来,左肩之上穿刺的疼痛袭遍全身。

铛——

凌音的剑刺在地板上,剑身没入地板一半,那银白的剑身与剑柄都沾满的鲜血,凌音看到了自己的剑,才嘶声叫了出来。

啊!

左肩之上与剑同宽的一个血窟窿触目惊心,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颤了一下,而笑暮凉又坐了回去,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衣物依旧纤尘不染。

“笑暮凉,你!……”

李静怜没上前扶凌音,在原地束起了眉毛,怒火终于在眼中显现,而笑暮凉所展现的这些也让她心中不得不忌惮起她来。

笑暮凉抬眼,眸中冷冽了几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以千百倍还之。”

若是千百倍,这凌音的下场倒是还轻了些。

“笑暮凉,想不到你竟藏得如此之深!”李静怜的话带着嘲讽,冷冷的说。

李静怜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自认为摸透了心思的人,现在竟然能够有如此身手,方才的整个过程,自己什么都没有看清楚。

笑暮凉擦拭了手中的血玉几遍,也没看李静怜,低着头道:“要做什么快些吧,阎门的人要是来了,你可就真的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李静怜冷哼一声,道:“随你来的人已经都被我的人解决掉了,就算你隐藏身手修为又如何,终究寡不敌众,笑暮凉,你还是得死!”

笑暮凉冷笑一声,李静怜的话当真是蠢得想让人发笑。

“你以为阎门只有这点能力?我阎门既是在这雁城之中,还能让你们伤了我不成?”

阎门的势力,李静怜终究是小看了,而且不止一点点。

李静怜目光闪烁了几下,但最后还是被仇恨给掩盖得彻彻底底。她袖子一挥,退到了那些侍卫后面。

“杀了她!”她一声令下。

笑暮凉在这瞬息之间抬眼,冷淡平静开口:“朱安就是我杀的。”

李静怜的目光在与笑暮凉的对峙之下,在这句话之中迟滞了数秒,满眼的仇恨瞬间炸开,她的身影一刻也没有停的破开了身前的数人,直射笑暮凉而去。

李静怜盛怒之下,做出了最愚蠢的选择,她正面与笑暮凉交了手。

此刻的李静怜已然对方才的那句话冲昏了头脑,笑暮凉头清醒无比,二人的战斗似乎只是瞬息之间便是结束了,参照之前的凌音,对于笑暮凉来说,李静怜的身手和云力还比不上凌音,又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

笑暮凉没杀她,只是将她击昏,拎在手中,她一人站在玲珑阁之中,缓步往前走,那一众黑压压的侍卫们便是一步步的往后退,谁也不敢对上笑暮凉的目光,也不敢上前。

一步步,笑暮凉来到了一片狼藉的大厅之中,将李静怜扔在地上,她就近找了个还立着的椅子坐下,身前那一堆人依旧不敢上前半分,双方依旧是在安全距离之内。

“她是用什么方法控制你们的?”

笑暮凉扫了一眼众人,慢条斯理的问。

眼前这些人修为比李静怜要高,若不是有什么原因,决计不会乖乖在她手下做事。就算李家为她培养了这种侍卫,但也不会分给李静怜一人这么多,那这么看来,这个势力应该是李静怜自己的。

站在最前面的一人,握着剑的手也是最抖的,他吞咽了一口唾沫,实在敌不过笑暮凉的目光,壮胆回答:“你……你要干嘛!”

笑暮凉将目光对上说话的人,道:“回答我的问题。”

被笑暮凉真正对上,他才真是抖了一下,之后便是再也停不下来了,但是话却始终没有回答。但是这个问题让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同程度的变了一下。

笑暮凉知道他们心里已经有动摇了,看了一眼地上的李静怜,道:“她的修为不高,家世也算不上显赫,你们为她做事,可以说是什么都图不到,若你们什么都不肯说,阎门的人来了,你们可一个都活不成!”

在笑暮凉正中靶心的话下,他们的目光又变了一下,边上一名年纪稍长的男子上前,半信半疑道:“难道我们说了你就能让我们活命不成?”他显然是抓住了笑暮凉话中的意思,也最为镇定。

“昊哥,不能相信她啊!”不知谁先对着他吼出一句,之后便是所有人都附和起来,似乎所有人的意见都与他相左,但是又信任他,颇为挣扎。

男子的脸色也是变得极其难看,似乎是在做什么决定之前的深思熟虑。

“看来她手上有你们的把柄。”笑暮凉看着他们内部的斗争,话出口,又中靶心。

男子抬头看着笑暮凉,眸中虽然挣扎未退,但是理智似乎早已占据了上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

笑暮凉摊手,道:“如你们所见,阎门笑暮凉。”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