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黄雀在后
A+ A-

男子的目光狡诈狠厉了几分,微眯看着笑暮凉,道:“可我听说,阎门小姐天生废脉。”

看来自己天生废脉的事情知道的人还不少,笑暮凉哑然一笑,道:“凡事没有绝对,就像今日你们没有想到你们的计划会失败一样。”

他一愣,再次沉默下来。眉间的挣扎又浓厚了几分,低着头在思考着什么。

“我能帮你们拿回你们想要的东西。”

笑暮凉抛出了最后的诱惑,这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直接命中了他们的死穴。

“命你也能吗?”

他身后的人想要阻挡他说出这句话,但是他看着笑暮凉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这是命运摧残之下的孤注一掷。

笑暮凉一挑眉头,看来自己赌对了,看着他,笑暮凉道:“作为交换,你们不能将今天看到的一切说出去。”

笑暮凉变相的答应,让他越发冷静下来。“你救我们,不会只是想要我们保密这么简单吧?”

他的沉着与冷静,比笑暮凉预想的还要好一些,而且作为自己回来之后第一个想要收付的对象,他明显已经够格了。

“以后,跟着我,为我办事。”

笑暮凉抬眼看着他,目光之中的意味不浓,但是足够让不傻的对方心领神会。

“如果你和李静怜一样,我们宁愿不要命。”李静怜的控制,让他们不可能再吃下一次亏,但是活着的希望谁又想放弃呢。

笑暮凉起身,拖起地上的李静怜,道:“你们走吧,三天后,还是雁清楼,我会给你们想要的东西。”

他半信半疑的看着面色如常的笑暮凉,问道:“你真要放我们走?”

“好生记住我的条件就行。”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笑暮凉,顶着身后一众人对于生的向往,他带头迅速出了这雁清楼,随即一众人便是消失在混杂的人群之中。

灰蓝色的身影在这之后迅速的掠过街道,急速奔波之后终于在雁城的另一头停下,地点正是雁清楼。人数不少,约莫二十多人,带头的人正是赤邢。

留下几人将这雁清楼的门口围住,来往的行人也感受到了这肃杀的气氛,步子变得快了一些,但是口中仍旧小声谈论着这一切,街上不多时便是变得冷清起来。

赤邢带着剩下的人进入雁清楼,笑暮凉孤身一人就坐在杂乱狼藉的主厅之中,面色平静,似乎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小姐,您没事吧?”赤邢上前低头开口,连他自己都知道是明知故问。

“无事。把楼上玲珑阁里的人给我带下来。”笑暮凉淡淡的吩咐了一声,赤邢身后的阎门弟子迅速行动上了楼,没多久凌音就被提了下来。

此时的凌音脸色比之前不知白了多少,一片殷红也已经将身上的半件衣袍浸透,左手铁定是不能动了。她的目光已经由凌傲转向了恐惧,她看着笑暮凉,就像是小猫看着猛虎一般。

“你……你想干什么?!”抖动着白色唇瓣,她终于开口。

阎门的人紧紧的将她围住,空气安静的可怕。“我且问你,那紫云阁中的是什么人?”

凌音的眼神突然慌张了起来,低着头不断的打量着四周,似乎是怕被什么人发现,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更加致命的威胁是笑暮凉。

半晌的颤抖与挣扎过后,她终张口:“是……是…”

话未出口,白毫下破,银白的光芒闪过的一瞬间,凌音刚张开的口中就射入一道白光,字眼还未出口,凌音瞪大眼睛倒地,当即失去生命!

“谁!”赤邢也在这瞬间拔出手中的剑,拔腿就要冲着暗器射来的地方追上去。

“不用追!”笑暮凉目光微眯看着那楼顶射来暗器的方向,眸中红色一闪而过。

赤邢的动作戛然而止,有些不甘心。“小姐!这……就这么让他跑了?!”

若是对方存心想跑,又怎是在场的人能追得上的。

“回阎门。”笑暮凉抄起手中的李静怜,起身淡淡的道。

回到阎门之中,将李静怜扔在了自己房间之中,笑暮凉这才去找笑暮澈报平安。

“凉儿,你没事吧!”还没出门,笑暮澈便是快步先进了笑暮凉的房间,将她上下看了一遍,见她无事,这才缓和了一些。

笑暮澈随即便是发现了地上的李静怜,不免有些惊讶,“凉儿,李小姐这是……”

笑暮凉撇了一眼地上的李静怜,对着笑暮澈道:“大哥,坐。”

没有急于解释,笑暮澈也没问,这半月以来,笑暮凉带给他的惊讶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现在的笑暮凉心里想的什么,他即使再聪明,也是不敢揣测。

笑暮澈皱眉看着她,也看着地上的李静怜,缓缓坐下。笑暮凉与她一同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水,洒在了李静怜的头上。

“凉儿,你这是……”笑暮澈的话被笑暮凉抬起的手给打断,只是他眉头皱的更深,看着如此作为的笑暮凉,心里竟有些生气。

估摸着李静怜也该醒了,笑暮凉将手上的茶杯放下,垂眼看了一眼李静怜,而后对笑暮澈道:“大哥,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何要杀这么多人吗?”

笑暮澈略微愣了一下,笑暮凉说得没错,即使当初的赤瑜该死,但是朱安与银儿阿金他们为何而死,笑暮澈现在都还不得知,但笑暮凉却又太过于神秘,所以一直没问,其实对于这三人的死,笑暮澈心里始终还是有些责怪笑暮凉的。

“你是说,李小姐和这事有关?”笑暮澈将信将疑看着地上娇弱的李静怜,问。

笑暮凉不语,地上的李静怜却是动了,纤长的手指牵动皓腕,将手上的那条淡紫色手链在地上脱出一阵轻微细响。

李静怜并没有受什么皮外伤,只是被笑暮凉封了云力而已,醒了也很快恢复神智。她环视四周之后终于将目光放在了笑暮凉兄妹的身上。

“呵,笑暮凉,你想干什么?”李静怜似笑非笑的看着笑暮凉,虽然眼神略微涣散,但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笑暮凉看着她,是在没有半分自己认识的李静怜的样子。她站起来,围着李静怜闲庭信步,不紧不慢的步子,似乎每一步都在预告着李静怜的下场。

“到了阎门,我自然是要尽地主之谊的,姐姐,你处心积虑算计我这么久,我自然是要招待你的。”

李静怜平静无比,她抬头看着笑暮凉,眼中充满仇恨,但是她又无可奈何,但是想到能马上死去,她心里竟然有了一丝畅然的兴奋。

“阿安的仇,我化作厉鬼也会报的!”

笑暮凉一笑,步伐没停。“放心,我一定让你们都魂飞魄散的。”

“凉儿,怎么回事?”笑暮澈越听越乱,两人又谁都没说,这关乎到阎门,他心里不禁着急起来。

笑暮凉看着地上的笑李静怜,一步一句。

“你爱慕朱安,他应该经常找你倾诉门中之事吧,但是即使如此,他却不喜欢你,只是将你当做发泄的途径罢了。

你知道他的计划,于是为他培养杀手,想帮助他推翻我阎门,心甘情愿为他做一切,赤瑜死的那天,他应该去找你了,你应该也知道了他父亲与赤瑜的关系。

可你怎么也没想到那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朱安死后,你想复仇,但是不知仇人是谁,于是将目标放在了与阎门门主有关的人上,想完成朱安的愿望。

所以你今日才会在邀我去桃花宴。……我应该没猜错吧,姐姐。”

笑暮凉最后一句话出口,半蹲在李静怜身前,两张脸相近咫尺,一张冷漠阴狠,一张绝望从容。

李静怜笑了起来,脸色凄凉。到了现在,隐瞒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她倒是变得从容起来。

“对,你说得没错,笑暮凉,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如此狡诈。”

笑暮凉不管她的话,起身,做回凳子,将衣裙拢好,继续道:“我听说,你好像略懂医术。”

她突然转了话锋,但是李静怜的脸色却是徒然一变,慌张起来:“你要干什么?!”

笑暮凉一笑,道:“只要你好生回答我的问题,我能保你李家在雁城安稳。”

李静怜猛然抬头,似乎是被戳中了什么,对上笑暮凉掌握一切的目光之后又迅速移开,因为她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告诉她,笑暮凉不可能知道这一切。

“今日的白旻轩,也是你计划之中的吧。”

笑暮凉最后的话,让李静怜犹如天雷盖顶一般愣在原地,什么也说不出来。

白家有可能怕阎门,但是却决计不可能怕李家,阎门无事,不代表李家没事。

李静怜紧紧攥着衣角半晌,最后还是将它松开了。

“说话算话。”

笑暮凉早知道她会答应,李静怜死穴实在是太多,根本算不上一个对手,充其量就是一个想被爱的人而已。

“你是用什么方法控制你的手下的?”

李静怜缓缓闭眼,将笑暮凉想要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

“毒药,我自制的,只有我能解。”

笑暮凉手指轻扣桌面。“在何处?”

“据点,密室暗格里。”

笑暮凉该问的事情本应该问完,但是凌音的死让笑暮凉觉得这雁清楼之后肯定还有其他人在注视着李静怜的行动。而且今日只杀了凌音,而没有对自己下手,这就是最大的疑点所在了。

“紫云阁里的人你认识吗?”

“我们没有在阁中安插人手。”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