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非正
A+ A-

不是一伙的,那就有趣了。现在李静怜也没必要撒谎,她说的话大抵可以相信。

笑暮凉嘴角扯开一抹笑,道:“雁清楼后面的势力是谁?”

如果不是李静怜安排的,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在雁清楼的阁楼中消失又没有发生任何事的,就只有雁清楼自己人了。

“不知。”李静怜平静回答。

笑暮凉眉头当即皱了起来,凝视了李静怜半晌,杀意略起。“你知道撒谎的下场吗?”

李静怜摇摇头,道:“雁清楼的事很难打听到,而且我的计划里也不需要他们。”

李静怜话音落下,一言不发看着这一切的笑暮澈若有所思的开了口:“雁清楼背后似乎和官府以及非正都有一些关系。”

“非正?”雁清楼与官府有关倒是不意外,不过这非正,笑暮凉却是从未听说过。

笑暮澈点头,解释道:“非正是雁城最大的地下帮派,听说全城的地下赌场都是他们的,除此之外,听说他们还帮人打听消息,不过价格不菲。”

地下帮派并不少见,无非都是些亡命之徒走投无路之后集结而成的势力,即使在雁城,只要没有触及到阎门,一般都不会管。只是这种帮派想要形成规模是非常不容易的,虽然雁城势力范围不算大,但能够形成这种规模也不会简单。

笑暮凉手指敲着桌面,沉吟道:“这种崛起模式……怎么有点熟悉呢?”

笑暮凉总觉得很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说过,但是又想不起来。

笑暮澈脸色沉了几分,道:“暗楼阁。”笑暮澈淡淡的三个字,让房间之中的空气都凝滞了几分。

暗楼阁,云鼎三大宗派之一,以搜集情报卖出与刺杀为主的宗派,虽说这两个主要业务都不太能见光,但是暗楼阁却是将这两点做到了极致,暗楼阁的消息从未出错过,而且他们培养出来的杀手也是从未失手过,向来都是以一招封喉闻名。

而暗楼阁的前身,也就是和非正一样,是一个地下帮派。

暂且搁置了这非正的问题,笑暮凉看着李静怜,她丝毫畏惧都没有,只是平静的呆在原地,等待着笑暮凉的下一次提问。

她这个样子,定是知道了自己树倒猢狲散的下场,没了手下,为朱安复仇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在阎门杀人更加不可能。

“你配置毒药,可有人教你?”

这不着边际的问题,让李静怜都有些错愕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笑暮凉不语,只是双目直视着李静怜,目光虽淡然,但却是透出一股不可置疑的询问气息,李静怜始终没顶住,还是回答了她。

“是,都是自学。”

笑暮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说话,半晌的沉思之后,她朝李静怜道:“你可以走了。”

李静怜错愕抬头,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笑暮凉说出的话,按照自己的设想,笑暮凉应该是要杀人灭口才是,怎么会放自己走呢。

“不要把你所见之事传出去,要不然你和你家都会不保。”

笑暮凉没回头,只是若有所思的抛出一句话便是没再开口。笑暮澈唤来门外的赤邢,将李静怜送走了,见笑暮凉眉头紧皱,有些不放心,便是开口问道:

“凉儿,你想什么呢?”

关于杀朱安的原因,笑暮澈是清楚了,这等事情兄妹之间自不必明说,倒是笑暮凉,自从听了非正之后,便是苦恼了几分。

“大哥,非正你了解多少?”笑暮凉总觉得这个非正绝对不简单,而且今日出现在雁清楼紫云阁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事发之后又不见身影,这就更奇怪了。

笑暮凉这么一问,笑暮澈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道:“凉儿,千万不可和这非正扯上关系,否则很难撇清关系。”

笑暮凉也知道这其间的关系,但只要对自己有威胁的势力,笑暮凉总是要将它铲除的。

笑暮澈也知道笑暮凉决定的事情绝非一般人能改变,也正是这固执到偏执的性子,让笑暮澈担心不已。

“今日雁清楼的事情,赤邢和我说过了,以后还是让他跟在你身边吧。”

笑暮凉揉了揉发胀的眉间,道:“今日随我出去的阎门弟子怎么样了?”

笑暮澈道:“无碍,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吸入一种***,昏迷还未醒。”

以李静怜的性子,应该不会杀阎门的人,但是能够将这阎门弟子迷昏,足以见她有一定的制毒天赋,这让笑暮凉不禁想起自己在神亡培养了两年的制药天才晶嫣,虽然与李静怜的制毒不同,但是却天赋异禀,实属难得。

见笑暮凉疲惫之色甚浓,笑暮澈也没有再打扰,默默离开了这里,只是出了这门,笑暮澈对笑暮凉的情况更加担忧了。

夜色渐浓,晚间的风总是要刮骨一些,即使是上等的衣料也难免会透着凉意。

雁城边落一处院子之内,主堂之中聚集了十多个人,细细一看,正是那被李静怜控制的手下,主位之上坐着和笑暮凉谈条件那人,厅中气氛似乎凝滞了许久,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昊哥,你……不会真的要相信她吧……”不知谁上前问了一句,让他的脸色沉了又沉,没说话。

苏亦昊是这群人尊称的大哥,平日里除了李静怜的控制之外,他们只听苏亦昊的话。

“笑暮凉的确是阎门的人,但是却不想情报里说的那样是天生废脉,这是怎么回事……”苏亦昊摩挲着自己的手掌,思来想去都将这个问题想不通。

“难,难道是我们情报有误?”

苏亦昊当即摇头否定了这个说法,道:“不,关于笑暮凉的情报,我们可是从非正那里买来的,就算他们情报有误,李静怜肯定也不会记错。”

“那我们到底要相信谁?”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苏亦昊也不知道该相信谁,现在他只想保全自己与这帮兄弟的性命,至于其他的事情,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苏亦昊长叹一口气,无奈道:“三天后再看吧。”现在也只有如此,因为自己的命还握在别人手里,说什么都是徒然。

就在话音落下没多久之后,轻微的步子声在厅外响起,众人现在无异于惊弓之鸟,一瞬转身,看到的却是极其熟悉的身影。

紫色的倩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正是李静怜。她扫了惊诧不敢说话的一众人一眼,不语,只是一个人缓缓走向了这座院落之中自己的房间。

她不同于平时一举一动都带着恨意的李静怜,现在她似乎极其的平静,面色没有波动,眸中也没有丝毫欲望。

“昊哥……怎…怎么回事,她不会是鬼魂吧。”一个胆小的人开了口,一步步往苏亦昊身旁退。

苏亦昊从后扶住他,比其他人冷静一些,但是也免不了惊讶。“笑暮凉竟然没杀她?!”

“我就说那个人的话不能信!说不定她已经死了!”其中一人气急败坏的说了句没脑子的话,苏亦昊眉头一皱,挥了他一掌。

“嫌自己命长吗!下场是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苏亦昊一句话,众人皆都停下了口中的猜测,那被他拍了一掌的人更是悻悻不敢说话。

苏亦昊心里还猜着这其间的原因,李静怜就又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她和之前一样,平静得可怕。

“苏亦昊。”李静怜呆滞开口,声音不带一丝语气与情绪。

厅中的苏亦昊犹豫片刻,最后扒开人群,来到她面前,平常的那称呼还没出口,李静怜又开了口:

“这是解药,这是给笑暮凉的信,转交给她。”

她伸手递过一包药和一封信,似个行走的尸体一般。

“这……”所有人都不可置信,李静怜竟然自己主动将这解药给交出来了。就连苏亦昊都是呆了半晌,这才伸手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感觉沉甸甸的。

苏亦昊将东西接在手中,刚想说什么,李静怜却是机械般的转身,一路向着院子之外走去,没回头,也无语。

朱念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便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虽然阎门的一切都在正常运行,但是笑暮凉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的预兆,未闭不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朱念这边依旧查不出什么,现在也只有从李静怜这边得到一些朱安与朱念计划的线索,只有将朱念是依仗连根拔起,才能将他彻底打倒。

一夜的修炼之后,笑暮凉恢复了些,只不过才起身将自己打理好之后,笑暮澈便是急匆匆的来到了笑暮凉的房中。

“大哥,何事如此心急?”笑暮凉上前,想让他坐下说,但笑暮澈的话,却是让笑暮凉脸色徒然一变。

“李小姐死了。”

笑暮澈呼吸略微有些粗,脸色极其凝重。而笑暮凉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计划暴露了,而且阎门之中必定有内鬼。

“昨日她走之后,我派人跟踪她,最后她进了城边的一座院落里,我的人赶到的时候,李小姐与二十多名男子一同死在了那院落之中。”

“什么!”

笑暮凉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连其余的人都不愿意放过。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重要的是找出幕后黑手,这样才能找出算计自己的人。

本来已经有了头绪的事情,现在完全被截断,笑暮凉不免有些焦躁,笑暮澈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是觉得笑暮凉状态似乎不太对劲。

“凉儿……这,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