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献美人
A+ A-

九霄皇宫,歌舞升平。

  “陛下,这几年我东周仰赖与两位友邦之国的结盟,边境平稳,士兵多解甲归田,而贵邦所供应的生铁数量乃数年前所议定,彼时我东周民寡此时则多,若不增加其供应,恐民心不足。民心不足则生怨怼,君上今日特遣臣来,是想请陛下将此生铁供应在往年基础上多添三成,望陛下恩准!”

  “三成?”东周使臣的奏请一出,座中老臣如同咬了舌头般,半响说不出话来。

  觥筹交错的云殿上,瞬间一片死寂。

  当今天下四分,太商、陈夏、东周、九霄。八年前太商独吞下西南古蜀,自此实力剧增,其他三国深感不安,于云泽会盟,签订了赫赫有名的“云泽之盟”。

  九霄为了打通与其他两国的互市,答应每年向陈夏供应生丝数十万,向东周供应生铁某数,两国也遵守盟约,向九霄供应所需之物,准许商人互通,八年来从未变过。

  不想今日竟忽然改口,要求九霄将每年的生铁供应提高整整三成!那可是能锻造杀伐利器的生铁啊!

  哪怕是沉迷修道,以“克制七情无妄”自称的幽帝,闻言后也微微皱起了眉峰。

  “赵公有所不知,现今这铁矿是采一个少一个,产量逐年递减,维持原来的供应已属不易,此时又逢春耕,贵国的要求恐怕难以满足。”有人大着胆子道。

  “爱卿所言甚是!今夜朕设宴为赵公洗尘,大家玩乐要紧,此事择日再议。”幽帝挥了挥绣着金龙暗纹的深紫色大袖,想起一件令他惦记了大半晚上的重头戏,问道:“你不是说今晚有神物要进献朕么,到底是什么稀世宝?”

  居然要价这么高。

  东周使臣赵公以手指轻叩长桌,但笑而不语。众人议论纷纷,他葫芦里又卖了什么药?

忽然,一阵清妙空灵的玉击声自大殿外飘入,若春夜细雨敲窗,空旷宁静的山洞夜晚雪溶滴水般,咚——

  纷杂的声音渐渐静止,只听见钟磬般长吟在恢宏殿宇间来回游荡。

  袅袅余音将尽未尽,一抹婀娜的身影翩翩然映入众人眼帘,渺渺幽香扩散开来,盈盈莲步似踏雪无痕,让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来者旁若无人一般,在大殿正中站定,若瀑长发,比丝缎还柔滑,比九霄最巧的绣娘织出的玄光丝锦还要细腻墨黑,光可鉴人。

一双惊人的大眼,端的是目若点漆,澄澈若两汪深邃清池;细碎流苏金珠半面纱适时滑落,露出少女精致的鼻梁,以及那精致到难以置信的樱桃小口。

  在场许多贵女的目光定格在她雪白耳垂下的金线美玉双环坠上,绿得如此侬丽鲜亮的昆仑碧玉,可谓世所罕见。

  当少女鲜嫩的葱手扯开曳地薄丝披风绶带的瞬间,有人绯红着脸颊将头颅别到一边。

  她居然没穿衣服!

  皎洁的身躯上虚笼着一层薄薄软纱,自胸口处紧裹,浮出玲珑香肩上一对精巧锁骨。

两团圆润凸耸,尖挺处正好被一朵金花锁住,其形状饱满得令人心颤;人们将目光贪婪地滑了下去,视线不由地随着其腰肢的狭窄一阵紧缩!

  少女修长白臂交握在小腹处,细软薄纱也恰好自她平坦的下腹处加厚了些许,臀不宽也不窄,状若沙漏蜜桃,一双莹白长腿更是笔直紧夹,若隐若现。

  可那若即若离,清冷缥缈的神态,偏偏又让人生不出半点亵渎念头。

  “这……”上了年纪的老臣子,自控力就是比小年轻好,见状不由地板起了面孔。

  “好一个人间绝色,只不过……”幽帝微眯的双眸从少女身上缓缓收回,面上似笑非笑,语气似叹非叹,“朕戒除女色久矣,赵公你是知道的,美人嘛,红粉枯骨!”

  “臣明白。”赵公神态恭敬。

  一旁冷眼旁观了半日的虞后则是冷冷一笑,“既知陛下修行已久,赵公何以献此美人?莫非是想让陛下数年辛勤修为,毁之一旦不成?”

  “皇后娘娘此言差矣。”赵公口中虽说着反驳的话,语气却谦卑的紧:“若是一般的庸脂俗粉,凡躯肉胎,臣又如何敢进献给陛下?此女乃上天所赐,神女山鬼的后人,是集日月精华于一身,寻常男子莫敢消受,只有陛下……”

  “这么说,她就是个神仙托世了,那她吃不吃五谷杂粮呀?”虞后听他有隐射自己“庸脂俗粉”的嫌隙,眼梢一挑,眸中寒光顿生。

  “自是不吃的。”赵公若眼皮一抬,淡淡道:“灵女以花、水、雨、蜜为食。”

  “呵呵。”虞后一阵冷笑,打量着殿下的少女,“那应该也不会死了?”

  那就拿刀戳几个洞试试。

  “皇后娘娘说笑了。”赵公忙道,“灵女本在深山中修炼,夜梦神灵来召,命其下山辅佐君王修仙得道。若要归位仙班,还得襄助明君完成使命后,方能长生不死。”

  “本宫怎么有些不信呢?”虞后美艳的双目闪过一阵杀意,扭头柔声向幽帝道:“陛下玄修数载,早就视女色如无物,此类惑主妖物,恐于国祚不祥,还请杀之。”

  “是啊陛下,微臣越看越觉得此女神色妖异,有妲己褒姒之相。不如就地捆绑起来用火烧,说不定就露出原形来!”有人立马附和。

   幽帝微微蹙眉,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忽然瞥见一身素服悠闲坐在角落里的男人,问道:“国师见多识广,你怎么看?”

  刹那间,无数的目光聚焦过来,原本半遮半挡在鎏金九龙大柱子下的男女二人反倒有些惹眼起来。

尤其是素服男子身畔那穿淡淡烟青纱长裙的少女,约莫十五六的年纪,一双清亮的眼眸,波光流转,隐隐透着一股超乎寻常女子的犀利与敏锐。

  杜陨酒刚沾唇,撩起大袖搁杯,淡淡道:“回陛下,臣未尝见过仙人,不敢言。”

  话里一下包涵的两个意思,就看你如何理解了。

  前者是没见过不好评价,后者是没见过根本不是,烟青长裙少女会心一笑,这话答得甚妙,就看皇上是否舍得了。

  面对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复杂眼神,那烟青长裙少女不慌不忙地拈起一枚松子,刀尖轻巧挑过,捻了捻,棕色种皮如蝉蜕,将饱满香润的白仁送入唇,目光如水般倾注在赵公下巴那小撮山羊胡子上,澈眸闪过一丝冷色。

  幽帝瞅了瞅仙姿婀娜的灵女,莫非真要将眼前这个娇滴滴水灵灵的美人儿一把火烧死?他斟酌了下,觉得烧死太不怜香惜玉,退回又有点打脸,要不……送给太商或者陈夏?

  “既是神女后人,岂可随意杀戮?”幽帝语气间夹着些许微妙的不舍:“朕潜心修道,早已不涉男女之事,不过赵公一番心血朕也实在不忍辜负,不如将她暂留宗室,皇后以为如何?”

  这便是要拿去和亲的打算了。

  虞后心神领会,当即笑容盈脸道:“陛下圣明,妾身莫不敢从。”

  谁知对方听完一点叩旨谢恩的意思都没有,令她大为光火:“陛下恩泽,你还不叩头谢恩?莫非是对陛下心怀不满,还是另有所如图啊?”

  灵女身子一颤,噗通跪地,神色忪怔地望着幽帝,一言不发。

  “陛下——”赵公忙敛衽拜上道:“灵女她天生不会说话。”

  是个哑巴?

  这一下大大出人意料了,真是有意思。

  “是的陛下,灵女乃山鬼后人,贞静处子,在山中秘密修炼数载,虽灵窍已开,舌脉却因过早下山,沾染了红尘俗气而受损,恐怕要百年才能恢复咧!”

  “当真越说越离谱了!”虞后打断他的话,“哑巴就是哑巴。算了,让人带下去安置吧,别耽误大家饮酒看歌舞。”

  “且慢——”

  “赵公。”虞后将两个字重重一咬,眉宇间已有不耐,若非她还有用得着赵家人的地方,定然不会如此大度。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