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初露峥嵘
A+ A-

“好一个名师出高徒!”赵公面色黑沉,自然要将这笔账算到杜陨头上,只是他这人向来城府很深,断不肯因小失大,眼下还要将从这丫头嘴里多套些大逆不道的话出来,方可触怒幽帝,借刀杀人。

  因此冷笑一声后,忽然和煦道:“方才杜小姐说我心意不诚,杜某可否请教一二,要如何才算诚意十足呢?”

  “这个说来也简单。”凤泽下颌轻扬,清秀的小脸上浮起浅浅笑意,晶亮的双眸却呈现一种决断:“而今放眼诸国,太商最强,其势不可挡,若是放任其休养壮大,将来比如猛虎祸患!汝若真有诚心,当趁其羽翼未丰之际,游说国君,联手陈夏东周九霄诸国,灭太商以除大患!此患不除,东周早晚受制于太商;又或者,你们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借与我九霄联盟以震慑太商,暗中却行蚕食之道,密谋图我九霄?”

  清脆的女声穿透大殿的屏障,明明白白传入每一个人耳中。何等惊论,举座变色!

  “哈哈哈哈——”赵公的笑声带着一种毛骨悚然的以为,震得人心颤颤。

  这样的话,在九霄的陶馆,或者早有想要出人头地的辨士谈论过,可这般拿到太阳底下说,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毛丫头!

  赵公眯起眼眸,心道可惜可惜,你若是个男儿,必然能一展怀抱!这等野心,连眼前的一国之君都未必有,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在是个女子,不然东周危矣!

  “杜小姐是古蜀人吧?”赵公忽然问,余光悄悄瞥了眼杜陨,后者果然脸色一白,酒杯中液体抖撒下来。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个重要吗?”凤泽仿佛没有注意到师傅的异状,冷淡地望着赵公。

  “赵某在东周时便听人说,杜国师收养了个女弟子,百般疼爱。想来杜国师一生为人情冷,若是非亲非故,何至于此!嘿嘿,这倒让赵某想起一桩旧案来……”

  “什么旧案,能让赵公如此上心。”杜陨将手中酒盏轻轻搁回桌面,看似漫不经心,入耳却令人背脊一寒。

  赵公森森一笑:“国师真要听?”

  “你想说就说,还问我师傅要不要听,既然是旧案,想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如说说当下局势要紧。”凤泽平静地接过话茬,将胸中涌动的情绪敛在一双透彻清眸里,逼视着对方。

 赵公蹙起了眉头,因为他从凤泽的眼神里感受道一股清晰的恨意,虽然没有他前些日子在东都抓到的那两个蜀国奸细那么深沉,却足以令他心生警惕,眯起双眸道:“杜小姐似乎很痛恨太商?”

  凤泽蓦地回神,眼中的锋利随之敛去,弯了弯嘴角:“难道赵公不恨吗?”

  “太商常年扰我边境,自是恨的。”赵公语气一滞,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错觉,那眼神仿佛在哪见过一般?

  “可是这天下大势,哪能凭咱们一己好恶来决定?杜小姐不愧是蜀国人,报仇心切嘛,赵某能够理解!只是……”赵公干干地笑了两声,接着道:“杜小姐可知打仗征战是要死很多人的?征战乃天下大事,兵戈动,狼烟起,千千万万苍生性命都在这一念之间。杜小姐年纪轻轻,哪里知道这其中厉害?谋国者,岂能为一己私利,让天下大动干戈?此等杀戮罪孽,就是于陛下修行也是万万不利!”

  “是啊杜小姐,你报仇心切我们也能理解,可你不能因此怂恿我们去打战呀,不管是我东周也好,贵国也罢,大家都想要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不受战乱之苦……”能被派来当使臣的人,都是见风使舵的好手,纷纷出言“相劝”。

  “诸位说得真好。”凤泽眸光轻掠,嘴角泛起一丝讽笑,转身拜上道:“陛下,臣女有个不情之请!”

  “今日不是朝堂议事,大家可以随性些,各抒己见。鱼凫,你有什么请求,但说无妨。”幽帝道。

  “陛下,臣女听了赵公方才一番高论,如醍醐灌顶!赵公言之有理,是臣女狭隘了,既然无心起兵戈,又何须购生铁?臣女恳请陛下为天下之安,从即日起减少铁矿开采以及与诸国的生铁供应,只需保证每个百姓家都有锄头使,菜刀用就可以了。”

  “不可!”赵公见幽帝挺了挺身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惊出一身冷汗,立马高声反对:“这起码的军事装备还是不能少啊,战士没有精良的武器,如何镇守边境?臣方才说的是维持原状,相安无事是最好,可太商有灭古蜀的前科,咱们也……不能不防。”

   “臣以为,赵公说得有道理,矫枉不能过正,如今我们与陈夏东周联盟,大家荣辱与共。”朝臣中有人赶紧谏言,这生铁交易的油水远超其他,这帮人私底下都拿过东周的好处,甚至有大型商队合作,每年所获取的利润十分惊人。

  “可是据臣女所知,东周每年所购的生铁至少足够三十万大军的供应,再加上本国的一些开采,装备一支五十万的大军不在话下。如今还要增加三成……”

  “杜小姐言重了,我国铁矿稀少,耕地广阔,百姓种地砍柴宰牲口烧饭,都离不开贵国生铁供应,哪里还有多少去装备军队呢?”赵公暗暗惊叹,余光掠过凤泽身边云淡风轻的杜陨,心想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认真思索一番后,决定以大局为重,少不得狠心拉下脸,笑容满面对幽帝执礼道:“杜国师高徒果然口角锋芒,臣既然不能完胜,还请陛下嘉奖。”

  把正事说成辩论,亏他想得出!就这么轻飘飘一笔带过?

  凤泽勾了勾唇角:“赵公谦逊了,小女并不擅什么口角,不过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不过都是些大实话罢了!”

  “呵呵,呵呵。”赵公皮笑肉不笑,掀起眼皮儿幽幽地盯了她两眼,转头对杜陨道:“国师高徒小小年纪便有此见识,国师教徒有方,难怪深得陛下器重,赵某钦佩不已。”

  杜陨眼睑半垂,半响方慢悠悠道:“小徒性子耿直,赵公勿怪。”

  “是该赏。”幽帝捏了捏身畔冰肌玉骨的美人臂膀,心情不错,吩咐人将宝库内那一方王右军端砚取出来,赐给凤泽。又对赵公道:“卿所言不虚,天下当以和为贵,眼下只要诸国强盛团结,区区一个太商何足惧也?至于生铁供应之事嘛,赵公放心,还是同往年一样!”

  “臣谢陛下。”赵公悄悄松了一口气,深知这件事是办不成了,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嘛。

  凤泽接过内侍奉上的沉甸甸紫檀木匣,拜谢后,捧着坐回师傅身边,眉黛微垂,给人一种宠辱不惊的淡然。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